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八章 做男人不能太快

美食從和面開始
     于培庸這么一解釋,讓薛明亮苦惱了起來。

    這問題好解決。

    于培庸指了指灶臺上灑落的那些食材笑著說道:“做菜慢一點,穩一點,盡量一點碎屑都別灑出來,這就行了。”

    接著,于培庸又讓他養成每做好一道菜,就把灶臺擦拭一遍的好習慣。

    一個合格的廚師,不管用的廚具還是灶臺,都要時刻保持干凈整潔。

    對于一個廚師來說,這就是他的臉面。

    可不能邋里邋遢的,不僅給人留下壞印象,還會給店里帶來不好的聲譽。

    而且這種名聲傳出去之后,基本上就斷了去大飯店的路。

    飯店越大,后廚的規矩就越多。

    每個步驟和環節都有嚴格的規定。

    像薛明亮這種炒完菜灶臺上一堆食材碎屑的行為,是嚴厲制止的。

    這就跟現在大公司小公司一個道理。

    小公司比較自由,各項規定都比較人性化。

    但是什么事情都需要你親力親為,每個人都是多面手。

    而且小公司不穩定,說不定今天還在公司熬夜加班,謀劃公司的未來,第二天公司就關門歇業了。

    而大公司更加正規,有各種條條框框的束縛。

    從衣著打扮到言談舉止,都有規定,而且動輒就要罰款扣薪水,讓人非常不爽。

    但是大公司的優勢就是人員齊備,福利完善,工作穩定,有完整的晉升路線。

    只要你做好自己的分內事就行。

    這幾年一直有大公司好還是小公司好的爭論。

    各有各的好處,但是總體來說,還是大公司優勢更明顯。

    套入到餐飲行業中,

    也是大飯店更好。

    小飯店中,不僅要承受老板的苛責,有時候還得直面顧客的刁難,甚至一些顧客專門找茬,也得廚師出面應對。

    但是在大飯店,任你洪水滔天,跟廚師們都沒任何關系。

    從個人能力提升方面來講,小飯店也不如大飯店鍛煉人。

    就拿薛明亮來說,十幾歲就開始在自家小飯店炒菜掌勺,一直干到快三十歲才想出去看看。

    原本以為去飯店能當個大廚什么的,結果找了一圈工作,一試菜就抓瞎。

    這么碰壁好幾次之后,他自己都懷疑是不是不會做菜,所以才有了去徐家酒樓當學徒的想法。

    到了徐家酒樓之后,他才知道好多事情。

    比如怎么熱鍋,怎么做準備工作,甚至連炒菜放料的順序,都是跟著徐文海和徐濟民新學的。

    他以前在家里那個小飯店做菜的手法,多半都是錯的。

    有的做法比較浪費食材,有的做法比較費油。

    反正在徐家酒樓那一年多,后廚的幾個大師傅全都在糾正他炒菜的錯誤。

    聽了于培庸的話之后,薛明亮感慨的說道:“你不說我還真沒把這灶臺衛生當回事,以后你放心,絕對收拾得干干凈凈。”

    說完他又沖著徐拙和建國說道:“我不是那小心眼的人,哪里做得不對你們盡管說,我盡量改。”

    以前剛去徐家酒樓的時候,薛明亮對店里幾個廚師的建議不屑一顧。

    結果后來慘遭打臉,他除了做菜快之外,別的任何優點都沒有。

    而且在大飯店中,做菜快不代表做菜好,相反,大家還會認為你做的菜品火候不夠。

    所以從那以后,薛明亮才明白了一個道理。

    對男人來說,快,有時候并不是優勢。

    聊完這些,薛明亮開始纏著于培庸,想讓他指點一下自己的小炒。

    于培庸閑著沒事,自然欣然同意。

    馮衛國喝了口水,指著灶臺前的一老一少小聲對徐拙說道:“保持虛心就是進步,到了明年,一萬二可留不住那小子。”

    徐拙也知道,薛明亮在做菜方面的天賦真不是一般的高。

    要是他十幾歲那會兒就跟著老爺子學做菜,現在的成就絕對不一般。

    至少也能混個徐家酒樓的廚師長。

    可惜,他基本功不扎實,除了小炒之外,別的都是弱項。

    得多努力才行。

    不過他努力,自己也在進步呢。

    明年說不定自己已經能掌握小炒的要領了。

    醒面結束后,這對臨時師徒也開始行動。

    徐拙擔心看著馮衛國用弧形刀做刀削面會學不到想要的技法,便一再建議馮衛國用菜刀削面。

    “弧形刀多簡單啊,根本看不出手藝,我還是喜歡用菜刀,這要是水平不夠,一下子就會露餡兒。”

    用菜刀削面片,確實很考驗水平。

    要是刀工不到家,說不定就能削出一塊鞋底厚的面片。

    馮衛國思索片刻,便答應了徐拙的要求。

    這臭小子,好像考我。

    一張鐵片子我都能削成面片,更別說菜刀了。

    說完,馮衛國走到徐拙用的刀架前,仔細翻出了一把鋒利的切片刀。

    然后又給徐拙說了一通選刀的要領。

    不過徐拙直到聽完,徐拙也沒聽出個所以然來。

    “說了這么多,不就是選最輕的嘛。”

    馮衛國說得正起勁的時候,旁邊在切豆腐的建國插了一嘴。

    他算是聽明白了,這老頭洋洋灑灑說一大堆都是沒啥用的屁話。

    剛剛選刀的時候建國看得真切,馮衛國一直在對比菜刀的重量,根本沒有試刀鋒的力度。

    居然還扯到了什么夾板鋼刀什么的,完全就是胡扯一氣。

    昨天馮衛國見于培庸教徐拙做菜,說了一通怎么選鍋怎么開鍋平時該怎么保養。

    今天他有樣學樣的想要說說菜刀。

    結果被建國無情嘲諷。

    不過馮衛國臉皮厚,UU看書 www.uukanshu 訕訕一笑之后,便托著面團,在面團上面抹了一些清水,用力貼在托面板上。

    然后他一手端著托面板,一手抓著切片刀,來到灶臺前。

    等鍋里的水燒開之后,馮衛國就開始削面。

    刀鋒過處,一片片雪白的面片被削進鍋里。

    這面片寬窄一致,厚薄相等,每一片都有至少二十厘米長。

    徐拙已經看傻了。

    馮衛國今天真是使出了真本事。

    七十歲了還能削出這么均勻完美的面片,刀工真不一般。

    要是自己有這么好的刀工該多好……

    “宿主成功激發【潛心好學】技能,獲得入門級刀工專業技法——削法,恭喜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