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三百九十九章 男人,就是這么快!

美食從和面開始
     我擦,這就來了?

    毫無期待感啊。

    技法來得這么快,徐拙有點不適應。

    “你眼睛往哪看呢?不看著我削面你能學會嗎?”

    馮衛國見徐拙在走神,隨即停下了手中的操作。

    這孩子,一會兒吵著想學,結果這剛動手又不專心看,什么時候才能學會刀削面啊?

    別看馮衛國一臉不高興,其實心里比喝了蜜還高興。

    徐拙越是這么不專心學習,他就能多體驗一下當師父的樂趣。

    真是太好了。

    希望這孩子能學個一年半載的,正好填補一下自己的空窗期。

    等以后找到新的徒弟再放過他。

    不過雖然心里這么想,卻不能表現出來,不然有損名師的形象。

    馮衛國咳嗽兩聲,準備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聽話的學生。

    先過過癮再說。

    最近不是被趙金馬教訓就是被徐濟民呵斥,終于有機會可以訓別人了。

    這種感覺真的不錯,希望以后天天能吼他幾嗓子。

    他正說著的時候,徐拙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馮衛國不耐煩的擺擺手:“干嘛呢你?好好聽我說話,我說到哪了?”

    剛進入狀態就被徐拙給打斷了,這孩子可真氣人。

    不過沒關系,再重新來。

    得趁著徐濟民不在的時候,好好體會一下。

    他正胡思亂想的時候,徐老板突然來了一句:“我已經會了。”

    什么?

    馮衛國不相信的看著徐拙:“你會削了?”

    徐拙點了點頭。

    這么快的嗎?

    馮衛國有點不信。

    男人快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兒。

    這話放在現在依然有用。

    馮衛國可不想徐拙這么快就學會。

    “孩子,吹牛可不是這么吹的,你不是會嗎?來來來,你給我削幾片面試試,我不信你已經會了。”

    這才剛找到當師父的感覺,他怎么就會了?

    他要是會了的話,自己還怎么過癮呢?

    等會兒看看他削的面到底如何,只要稍微有點瑕疵,就說他不行。

    這么好的機會可不能錯過,得把握住再說。

    不管以后怎么樣,先享受一下當師父的感覺。

    可以隨便訓斥人真的太好了。

    徐拙接過菜刀,端著托面板,很麻利的就往鍋里削了好幾片刀削面。

    雖然跟馮衛國做的有差距,但是不得不承認,他做的面片絕對合格,甚至比一般的削面師傅還專業呢。

    馮衛國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有些詫異的攪了一下鍋里的面片,然后拿著漏勺,把鍋里的面片一股腦的全撈出來。

    等鍋里的水開之后,他沖徐拙說道:“再來,我不信你能削那么好。”

    徐拙笑笑,抬手刷刷刷的往鍋里削起了面片。

    這面片又窄又長,薄厚均勻,絕對過關。

    馮衛國這下愣住了。

    完全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世界上還真有這么快……學習的男人?

    這可是刀削面啊,他怎么可能一看就會?

    這得多高的天賦才能做到啊?

    馮衛國這個臨時師父還沒開始過癮呢,這邊徐拙就已經結束。

    真是太快了。

    “你真學這么快?”于培庸湊了過來,看到徐拙削的面片,有些不敢相信。

    這天賦,絕無僅有啊!

    徐拙自然不會承認:“我前些天在家就自己偷偷做過,不過沒掌握住要領,這次專門跟著馮爺爺看了看,這才懂了怎么用力怎么削面。”

    于培庸笑笑:“這已經很不錯了,有的人學做刀削面,光和面都能學一年多,這就還時不時就翻車呢……”

    馮衛國:????

    姓于的你什么意思?

    在這指桑罵槐的說誰呢?

    徐拙削了一鍋刀削面,然后抓著一把小油菜丟進了鍋里。

    等面熟了之后,徐拙拿個干凈的盆子撈出來。

    這會兒沒有做鹵子,但是這卻難不倒徐老板。

    他往盆里撒上食鹽胡椒粉,倒幾勺辣椒粉,再灑一把熟芝麻。

    然后鍋里燒一些熱油潑上去。

    香噴噴的刀削油潑面就做好了。

    于培庸抽抽鼻子,忍不住夸獎道:“不錯不錯,這味道一聞就知道絕對好吃,給我盛一小碗,讓我好好嘗嘗。”

    徐拙拿著碗,給于培庸盛了一碗,接著他給自己也盛了一碗。

    剛準備出去嘗嘗,于可可就跑了進來。

    “你做刀削面了?”

    徐拙點點頭:“沒有鹵,所以做成了油潑面,你要不要嘗嘗?”

    說完,他把手中的碗遞了過去。

    結果小丫頭確保不干,直接把剩下的半盆面給端跑了。

    看得徐拙一陣錯愕。

    前兩天不是還吵著減肥嗎?

    怎么突然成了這樣?

    “徐拙你別難過,書上說女人一旦有了對象,就會放任自我,不過讓可可重新注重身材也很簡單,你只要找個小三刺激一下她就行了。”

    徐拙:????

    我謝謝你提醒啊。

    從廚房出來,徐拙看到于可可正在勸鄭佳嘗嘗徐拙的手藝。

    “你看你都流口水了,趕緊的,來嘗嘗這面條,超級好吃有木有,比燴面片做的更筋道有木有……”

    她像個推銷員一樣熱情的推銷著徐拙做的面條。

    還讓幾個正打掃衛生的服務員停下來,也來嘗嘗徐拙的手藝。

    等大家開吃之后,徐拙才拉著小丫頭問這是什么意思。

    “拿著我做的美食,收買我店里的人嗎?”

    小丫頭白了他一眼:“切,我要吃肯定得拉著她們一塊兒吃,不然回頭我像氣球一樣胖起來,而她們還依然苗條,人家見了肯定說我是個饞嘴丫頭。UU看書 www.uukanshu.com ”

    徐拙愣了一下:“就算你們一塊兒胖,不是一樣被嘲笑嗎?”

    小丫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看著他:“要是我們都胖說明店里的伙食好啊,你好笨喲……”

    說完又自怨自艾的嘆了口氣:“我為了這個店操碎了心,你居然還這么不知好歹。”

    徐拙拿著紙巾擦掉小丫頭嘴角沾著的辣椒片:“直說吧,這次要幾個親親幾個抱抱?”

    一說到這個,小丫頭就來勁了。

    “嗯……我要八個親親,十個抱抱,不許太快喲……”

    徐拙抬手捏了一下小丫頭的臉蛋:“我這人一向都不快的。”

    結果他剛說完,剛準備低頭吃飯,馮衛國那張老臉就湊了過來。

    “說,你到底為什么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