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零一章 于培庸的邀請

美食從和面開始
     看到這條消息,剛剛吃過油潑刀削面的徐老板,突然有些反胃。

    臥槽,你能不能有點追求?

    就算發誓,也用不著吞糞吧。

    就你這飯量,得吞多少才能有效果啊?

    徐拙剛準備讓李浩說說他的想法,周雯突然在群里發了條消息:“我和盼盼正在吃東西呢,你居然說這種話,自求多福吧!”

    沒多久,周雯發到群里一條視頻。

    孫盼盼舉著一根甘蔗,在一個巨大的院子里追著李浩打。

    周圍有不少騎馬的人,看樣子像是在馬場中。

    徐拙有些好奇:“你們這是在騎馬?”

    周雯又發幾張大家騎在馬上的照片:“在體驗騎馬,我和盼盼有點餓,剛買了點東西吃,李浩就在群里說什么吞糞自盡的話,正好旁邊有一匹馬在拉屎,我倆差點吐了……”

    好吧,希望孫盼盼手下留情,別把這貨的腦子給打壞了。

    徐拙去拿了瓶冰可樂,剛喝兩口,李浩居然發起了群視頻。

    徐拙點進去之后,看到這貨正拿著甘蔗在啃:“徐老板,我有個萬全之策,只要你點頭答應,保證咱們的泡菜銷量會很好。”

    徐拙喝了口可樂:“什么辦法?”

    李浩滿臉自信:“咱們可以根據武林外傳拍一部類似的情景喜劇,只要劇情好收視率高,賣泡菜絕對非常比喝涼水還簡單……”

    徐拙:????

    我要能拍出媲美武林外傳的情景喜劇,還用得著發愁怎么賣泡菜?

    徐拙冷笑一聲:“李浩,我打算等你們回來后,好好請馬老師他們吃一頓飯,拜托他們上課時候多關照關照你,你可不要太感動喲……”

    李浩趕緊服軟:“剛我那是開玩笑呢,徐老板,我聯系到一個給網店刷單的公司,回頭咱們把數據做起來,就等著賣斷貨吧。”

    相對于打廣告或者其他宣傳手段,

    刷數據是最直觀的。

    現在網店刷數據已經成熟,不光會刷銷量和評論,還有搜索權重等。

    把搜索權重的數據提上來,只要有人搜索泡菜,美香泡菜就會在前幾列出現。

    這就是網店推廣的套路。

    要是數據做得好,這確實能快速打響知名度。

    而且到時候直播間那邊也配合一下。

    孟立威、周雯、羅陽以及B站其他幾個關系不錯的主播,每個人做一兩次宣傳,美香泡菜的銷量絕對能提上去。

    而粉絲們的購買和好評,也有利益數據公司那邊做數據,達到雙贏的效果。

    具體怎么操作,徐拙打算等他們回來后再商量。

    現在森林公園那邊的產量還很一般,正好先屯點貨。

    國慶節最后一天,徐拙和于可可開車來到高鐵站,送于培庸回去。

    在高鐵站進站口,于培庸沖徐拙說道:“小拙,元旦沒什么事的話,跟可可一塊兒去揚州吧,正好見見可可的父母。”

    徐拙有些意外,這么快就要見家長了嗎?

    感覺有點快啊。

    不過想想小丫頭現在已經完全把自己當成了徐家人,確實該去見見人家父母了。

    正好也嘗嘗第一樓的淮揚菜,彌補一下以前去旅游時候的遺憾。

    他剛答應下來,小丫頭卻在擔心。

    “他去了睡哪里?總不能跟我一個房間睡吧?那樣的話,豈不是……”

    這丫頭嘴上在擔心,其實臉上的笑意根本憋不住。

    甚至還舔了舔嘴唇,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

    這情景,看得徐拙一陣恍惚。

    為什么我總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

    現在分手還來得及嗎?

    于培庸揉了一下小丫頭的腦袋:“說什么胡話呢,你爸新買的那套別墅,光臥室都七八間,不夠住嗎?”

    小丫頭吐吐舌頭:“那他半夜闖進我房間怎么辦?”

    說完,還瞟了徐拙一眼。

    那眼神,讓徐拙渾身一激靈。

    心里暗暗下定決心,等去了揚州可得把門反鎖好。

    不然被他家人覺察到,太尷尬了。

    接下來,于培庸交代兩人注意身體,以后天氣會逐漸轉冷,及時增減衣物,可不能著涼了。

    倆人答應下來,又囑咐于老爺子在家也注意身體。

    烹飪可是個體力活兒,可不要勉強自己。

    畢竟人老不以筋骨為能嘛。

    于培庸提著行李,剛準備進去,突然沖徐拙說道:“告訴那個老流氓,不賠我一瓶路易十三,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他。”

    說完,他大踏步走進了高鐵站。

    徐拙微微嘆了口氣:“你爺爺還真是嗜酒如命啊。”

    于可可不在乎的說道:“他珍藏的名酒非常多,別墅兩層地下室,全都擺放得嚴嚴實實的,喝一瓶酒就急眼,心眼可真小……”

    徐拙笑笑,沒有說話。

    和小丫頭手牽手的在高鐵站廣場溜達著。

    今天是返程高峰期,進站出站的人都很多。

    兩人從進站口溜達到出站口,徐拙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徐爺爺快到了吧?”

    “快了!”

    原本老爺子是打算在省城下車,跟老太太一塊兒呆兩天再回來的。

    結果老太太嫌他影響牌局,連車都沒讓他下,直接給老爺子補了一張來林平市的高鐵票,然后提著行李下車,連句再見都沒留下。

    老爺子無奈之下,只得順從老太太的意思。

    徐拙在送于培庸的路上接到了老爺子的電話。

    當時他聽完老爺子的敘述,差點說出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無所有這句話。

    但是想想老爺子的身份,徐老板最終還是忍住了。UU看書 www.

    畢竟人家在老太太面前是舔狗,但是在別人面前,可是讓人不忍直視的徐逼王。

    這種時候還是別捋老虎須了。

    他不敢沖老太太發火,可不代表不敢收拾徐老板。

    正想著的時候,出站口涌出一群人,徐拙看了半天才找到老爺子。

    這老頭打扮得很時髦。

    戴著墨鏡和棒球帽,穿著一套灰色的阿迪達斯運動裝,腳上穿著三葉草的板鞋。

    再加上拖著一個貼滿死侍貼畫的黑色拉桿箱,怎么看都不像是個七十多歲的人。

    見到徐拙,老爺子也不說話,把手中的拉桿箱往徐拙面前一放,就背著手向前走去,大佬氣質顯露無疑。

    徐老板在后面小聲嘀咕著:“有脾氣在我奶奶面前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