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零二章 砂鍋刀削面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爺爺,我說的那兩瓶酒你找到了嗎?”

    小丫頭一邊走,一邊詢問老爺子的戰況。

    攤上這樣的閨女,真不知道于家做了什么孽。

    人家結了婚還一個勁兒的向著娘家呢,這位可好,結婚的事兒八字還沒一撇呢,就恨不得把整個于家拆開了送過來。

    徐拙很頭疼。

    元旦去了揚州,于家的人不會找自己算賬吧?

    畢竟自己比小丫頭大好幾歲,他們肯定會認為是自己慫恿的。

    唉!

    希望年底的揚州之行,不是一場鴻門宴。

    談戀愛好麻煩,真沒有游戲好玩兒。

    上了車,老爺子摘下太陽帽,這才說道:“找到了,高鐵上不讓帶,我就用快遞送了過來,估計明天就能到。”

    嘖嘖……

    徐拙能想象出來,于培庸回家后會有多惱怒。

    真不明白老爺子為什么這么熱衷拿于培庸的東西。

    先是把人家的玉佩藏了幾十年,這次殺上門去,又把人家藏了四十年的路易十三給開了。

    這還不算,臨走時候還偷了兩瓶五十年代的茅臺。

    可以說,土匪都做不出這種事兒。

    真不知道于可可的家人怎么就這么縱容老爺子撒野。

    要是有人來徐家這么連吃帶拿的鬧騰,光老太太就饒不了他。

    徐拙可是聽老街坊們說過,當年老爺子剛開四方面館的時候,有人喝了酒在店里鬧事。

    還沖正在柜臺后面算賬的老太太說渾話。

    被老太太連著抽了幾十個耳光,臉腫得跟個豬頭一樣。

    從此,

    再也不敢有人在老太太面前造次。

    要是碰到老爺子這種人,估計老太太能把他滿嘴的牙齒扇掉。

    可惜,于家的人比較文明,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爺爺,那瓶路易十三真的一點沒留嗎?”

    上外環快速路的時候,徐拙忍不住問了老爺子這個問題。

    老爺子摘掉眼睛,捏了捏眉心:“哪能喝完啊,畢竟那是他的命根子,給他剩了一多半呢。”

    徐拙一愣:“你給于爺爺剩下了?”

    老爺子笑了笑:“沒,這次跟快遞一塊兒發來了……”

    說完,老爺子打了個哈欠,往后座上一歪:“你開穩點,我瞇會兒。高鐵上那些熊孩子吵了一路,當家長的不僅不說一句,還一個勁兒的夸孩子嗓門大,適合當播音員……現在的人素質……唉!”

    老爺子感慨一聲,蜷在后座上便沉沉睡去。

    “丫頭,你爺爺來的這幾天,都給你們做什么好吃的了?”

    來到四方面館,徐拙把老爺子叫醒,讓他打算去小隔間接著睡。

    結果老爺子一下車就打算去廚房做菜,繼續撩撥于培庸。

    結果店里的配料不全。

    做平橋豆腐沒有火腿,做軟兜長魚沒有鱔魚。

    老爺子無奈之下,這才打消了做菜的念頭。

    他做淮揚菜,可不是湊合著做,而是嚴格按照淮揚菜的方法來,所有的步驟和配料都不能出錯。

    不然做法不正宗,可達不到撩撥于培庸的目的。

    老爺子回來后不久,烤全羊旅行團的人也回到了林平市。

    “餓死我了,有啥吃的沒?”

    李浩一進門就吵著要吃的。

    徐拙指了指馮衛國:“馮爺爺打算做刀削面,你想不想嘗嘗?”

    李浩這貨就沒有不吃的:“好好好,饞死咱們店里的面食了,那邊的面食吃不太慣,烤全羊倒是不錯,我一人吃了一整只,味道著實好。”

    嘖嘖,幸虧李浩家條件不錯,不然就他這胃口,一般小門小戶的絕對養不起。

    一人吃一整只烤全羊,這是什么概念?

    徐拙以前去草原旅游,一群游客AA點了一只烤全羊,結果愣是沒吃完。

    現在李浩一人就把當時徐拙他們一群人干趴下了。

    這胃口真讓人羨慕。

    “我剛把面和上,今晚咱們吃骨湯刀削面,可可,記得幫我拍視頻哈。”

    這兩天,馮衛國抓到時間就讓小丫頭給他拍視頻。

    從最常見的牛肉刀削面、番茄雞蛋刀削面,再到炒刀削面、全都做了一遍。

    今天他要做的這個骨湯刀削面,也被稱為老式刀削面。

    做的時候先把配菜一一下鍋,用骨湯燒開,再把刀削面直接削進去。

    煮熟后連湯帶水的一塊兒盛進碗里,這樣吃起來面條筋道,面湯濃香,絕對讓人忘不了。

    徐拙上高中時候吃過這種刀削面,對里面煮得軟糯的豆芽印象深刻。

    但是這幾年,好像所有的刀削面都是用清水煮好,撈出來之后澆一勺面條鹵子完事兒。

    這種方法確實更適合商業運作,但是這么一來,刀削面那種久煮不爛的特性就完全發揮不出來,也吃不到那種老味道了。

    “咱們店里有砂鍋嗎?”馮衛國覺得既然正了八經做老式刀削面,就復古到底,用砂鍋做刀削面。

    以前限制鐵器,特別是山西,北鄰草原,百姓做飯都不能用鐵鍋,而是用砂鍋。

    所以最早的刀削面,就是砂鍋刀削面。

    現在一些飯店也有砂鍋刀削面,不過都是用鐵鍋煮好后,再倒入砂鍋端給顧客,和真正的砂鍋刀削面有很大區別。

    用砂鍋煮刀削面,首先不能熗鍋,面湯的香味兒全靠骨湯,所以骨湯好不好,直接決定刀削面的味道是否過關。

    現在馮衛國居然想用砂鍋做刀削面,徐拙自然不會反對。

    他把以前做鹵肉的砂鍋找出來遞給馮衛國:“這口鍋不知道不知道夠不夠你施展……”

    這是市面上能買到的最大號的砂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燉二三十斤肉很輕松。

    用它做刀削面的話再好不過。

    而且今天店里吃飯的人,正好可以讓馮衛國發揮一下。

    馮衛國一看這鍋的造型,有點猶豫。

    他打算用那種單人小砂鍋做一鍋刀削面,這樣拍出來更加精致,更加吸引人。

    可是現在這個跟澡盆一樣的大砂鍋,讓他有些無所適從。

    這么大的鍋,完全體現不出刀削面的精致啊。

    小丫頭鬼點子挺多的:“馮爺爺,就用這口鍋,到時候咱們的視頻就用全網做大的砂鍋刀削面來做標題,絕對能火!”

    一聽能火,馮衛國頓時來勁了:“好,那咱們就用這口鍋來做砂鍋刀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