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零八章 熬雞湯

美食從和面開始
     聽到老爺子語氣中帶著自得,徐老板很好奇。

    難道這道湯是他自創的?

    仔細看了一下碗里的豆腐雞蛋湯,跟常見的那種稍稍有些不同。

    平時見到的豆腐湯,豆腐都是切成方塊。

    而老爺子做的這道豆腐湯,豆腐卻切成了很小很薄的菱形片。

    雞蛋也不是炒的或者煎的,而是做成了雞蛋絮。

    另外湯里面還有午餐肉和香菇。

    跟豆腐一樣,也切成了菱形薄片。

    但是僅僅是把賠了切成片,把雞蛋做成絮,這道湯的味道就變得這么好喝嗎?

    徐拙有點不信。

    他仔細品著這道菜,里面有高湯的香味兒,還有一點點鮮。

    但是具體是用什么提的鮮味兒,徐拙品不出來。

    看來,老爺子在揚州這幾天,可不光白吃白喝的。

    肯定在第一樓的廚房學到點東西。

    不然不會這么賣弄。

    吃過飯后,大姜和馬志強彼此加了微信。

    然后一前一后跟徐拙告別,離開了四方面館。

    他們走后,徐拙看著老爺子問道:“這豆腐湯,到底有什么秘訣?”

    老爺子得意的抿了口茶:“真的好喝嗎?”

    徐拙點了點頭:“真的很好喝。”

    “我在第一樓的后廚看他們做平橋豆腐,覺得好麻煩,就改了一下。”

    改了一下?

    老爺子趕緊說道:“這道湯雖然出自平橋豆腐,但是做法卻是標準的魯菜做法,跟平橋豆腐根本是兩碼事。”

    徐拙無奈的笑笑。

    跟人家學就學唄,干嘛不承認呢。

    還弄個雖然但是的句式。

    說白了就是學了人家的技術,又想顯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把人家的菜改得面目全非的,還好意思說魯菜做法。

    算了,畢竟是自己親爺爺,就少吐槽兩句吧。

    拋開老爺子偷師平橋豆腐這個槽點,這道豆腐湯真的可圈可點。

    秒殺現階段店里的湯品是沒問題的。

    估計也就老爺子做的鯽魚豆腐湯能跟這道湯相媲美。

    不過鯽魚豆腐湯還沒上店里的菜譜,除了私底下大家嘗過幾次之外,顧客們還沒喝過。

    主要是這道湯現在就老爺子會,而他又得在廚房盯著顧全大局,沒時間去燒湯。

    另外,做鯽魚豆腐湯的鯽魚需要現殺,萬一讓薛明亮看到暈過去,太得不償失。

    現在既然老爺子做了這道豆腐湯,徐拙自然不會錯過的。

    “先熬雞湯,今天做的時候沒雞湯,味道有點瑕疵,等雞湯熬好了就教你怎么做。”

    最近店里用的高湯都是豬骨湯,還沒怎么熬過雞湯呢。

    不過這難不倒擁有骨湯技能的徐老板。

    不管什么骨頭,到了徐老板手里都能熬成湯,雞骨頭自然也不例外。

    他開車去市場上買了一些新鮮雞架,又讓店家宰殺了兩只老母雞。

    為了增加湯水的香味兒,還宰了一只鴨子。

    回到店里,徐拙開始熬制雞骨湯。

    在烹飪行業中,雞骨湯還有另一個名字,叫清湯。

    高湯分為兩種,一種是奶湯,一種是清湯。

    豬骨湯、羊骨湯、牛骨湯都屬于奶湯,湯汁濃稠,香味十足。

    而清湯一般指的是用雞骨頭為主熬制的高湯。

    這種湯水清澈透亮,充滿鮮味。

    不過單純用雞骨熬制的湯水雖然聞著鮮美,但是后味不足。

    所以在熬制的時候,一般會配上豬大骨或者整鴨。

    這樣做出來的湯水才鮮香美味。

    熬煮高湯有一套完整的口訣:無雞不鮮,無鴨不香,無骨不濃,小火湯清,大火湯濃,清湯更鮮,濃湯更香。

    買來的雞架和老母雞先用清水清洗兩遍,去除血水。

    然后用剔刀小心的把雞屁股上的油脂去掉。

    接著燒一鍋水,把雞架老母雞和整鴨丟進去汆燙,清洗掉雜質。

    然后整齊的擺放進湯桶中,加入清水。

    再淋上一些白酒,開大火開始熬煮。

    水開之后,撇去浮沫,轉為小火,讓桶里的湯水保持將開不開的狀態。

    這樣熬出來的雞湯才清澈透亮,鮮味十足。

    從科學的角度上來講,就是湯桶里的水沒有沸騰,導致肉中的膠原蛋白無法融進到湯水里,所以湯水清澈見底。

    而豬骨湯則是相反,從開始到結束都需要大火熬煮,豬骨上的膠原蛋白與豬肉徹底融入湯水中,導致湯汁濃稠白皙,香味兒十足。

    熬制雞湯至少需要兩個小時。

    徐拙閑著沒事,開始研究怎么把豆腐切成菱形薄片。

    他剛把豆腐擺在案板上,馮衛國就拄著拐杖走了進來:“外賣的訂單出來沒?出來的話我現在就開始準備做小炒。”

    這會兒才八點多,哪有那么早啊。

    徐拙一邊讓他再等等,一邊打開了前臺的電腦。

    進入小程序的后臺之后,接二連三的點餐消息從音箱中傳出。

    “臥槽,這會兒就有人點餐了?”

    徐拙點開訂單,發現外賣訂單已經達到一百多份。

    大部分都是鹵肉飯套餐,有的明顯不是一個人吃,點兩份炒菜三份米飯。

    也有的人不走尋常路,點一大份水煮肉片,然后備注說是就著饅頭吃的,希望味道重一些。

    徐拙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各種備注五花八門。

    光對徐拙的稱呼都有很多。

    有喊老公的,有喊親愛的,還有人直接喊爸爸。

    至于留言的內容,除了不要香菜不要蔥花之類的常規要求之外。

    更多的人寫的卻是各種撩撥徐拙的話。

    有膽大的,甚至直接留出了附近賓館的房間號。

    “哇日,UU看書 .uukanshu這些留言……好大膽啊!”

    徐拙看得正起勁的時候,查爾斯先生湊過來,看著那些肉麻的話,眼睛立馬直了。

    什么情況?

    這是外賣小程序啊,怎么跟酒店小卡片的內容一樣?

    現在的大學生這么開放的嗎?

    兩人從頭看到尾,建國碰了一下徐拙:“怎么樣,心動沒?”

    “沒。”

    建國拍了徐拙一下:“這會兒又沒外人,說說唄,真的沒心動?”

    徐拙點點頭:“真沒有。”

    建國舔了下嘴唇:“我都看得心動了,你居然沒感覺……”

    徐拙白了他一眼:“這些留言的都特么是男的,我能有個屁的感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