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章 香,真香!

美食從和面開始
     看著豆腐在雞湯中翻滾,徐拙有些詫異的看著老爺子問道:“爺爺,這不就是跟平橋豆腐的做法一模一樣嘛,哪里是你創新的?”

    老爺子笑笑:“接下來全都是我創新的。”

    為了證明自己沒說大話,老爺子主動下手開始做。

    首先用熱油滑鍋,然后放一塊豬油進去。

    豬油化開后,下入蔥片爆香,接著下入香菇片,香菇的香味兒飄出來之后下入午餐肉片。

    徐拙呆呆的看著老爺子操作,這一步確實跟平橋豆腐不一樣,因為平橋豆腐沒有任何爆炒的步驟,哪怕爆香也是從溫油小火進行的。

    正宗的平橋豆腐,講究的是溫和。

    從開始到結束,這道湯最大的特點就是溫和。

    哪怕做好之后,也會在豆腐羹上面淋上明油,鎖住豆腐的熱量,導致這道菜看起來根本不冒煙,比較溫和。

    但是其實這道菜的溫度非常高,吃的時候一不注意就會被燙到嘴。

    所以這道菜有“勺不起,氣不起,勺起氣起”的說法。

    而現在老爺子做的,是典型的魯菜菜式。

    先爆炒,把配料的香味兒徹底爆出來。

    然后加入豬骨高湯。

    正宗的平橋豆腐用的是雞湯和鯽魚腦提鮮。

    之前老爺子說熬雞湯,徐拙還以為是為了做平橋豆腐用。

    結果沒想到雞湯只是用來給豆腐片二次焯水用的。

    現在他把豬骨高湯往里面一加,這道菜的風格就結結實實的變成了魯菜風味。

    因為淮揚菜用豬骨高湯的很少。

    哪怕為了提味,淮揚菜也更喜歡用火腿肉,而不是豬骨湯。

    等鍋里的湯水滾開之后,老爺子開始調味兒。

    做豆腐菜,

    一般都是先調味兒再放入豆腐,這樣做是避免豆腐被攪碎。

    調味很簡單,一勺白糖,兩勺鹽,一勺胡椒粉。

    接著老爺子把豆腐片從雞湯中撈出來,稍微控控水之后,便倒入了高湯內。

    豆腐倒進去之后就把火關小,讓鍋里的高湯慢慢煨著豆腐。

    “打兩個雞蛋,徹底攪開。”

    老爺子吩咐徐拙之后,開始弄芡水。

    這種豆腐湯不能太粘稠,所以薄芡就足夠了。

    雞蛋攪散后,老爺子一手端著雞蛋的碗,順著鍋邊開始往鍋里淋蛋液。

    一圈一圈的,完全不重復。

    蛋液進入湯中之后會迅速散開,形成完美的雞蛋絮。

    蛋液剛剛倒完,老爺子就緊接著把他攪好的薄芡淋進去。

    用勺子的背面在湯的上方輕輕攪動一下,讓鍋里的芡水和湯汁徹底融合在一起。

    然后關火出鍋。

    這份魯蘇雜交的豆腐雞蛋湯就做好了。

    老爺子端著鍋,把豆腐湯倒進湯盆中,再撒上一把香菜,大功告成。

    這道菜前半部分跟淮揚菜中的平橋豆腐做法完全一樣。

    但是后半部分,卻是典型的魯菜做法。

    徐拙拿著一個小碗,給自己盛了一碗豆腐湯,舀了一勺放在嘴邊吹了吹,小心吸溜進嘴里。

    香味兒頓時在口腔中彌漫開來。

    這里面有豆腐的香味兒,也有豬油的香味兒,還有豬骨高湯的香味兒,仔細嚼一下豆腐,雞湯的鮮美又涌現了出來。

    除此之外,還有香菜的香味兒,香菇的香味兒以及午餐肉的香味兒。

    這么多香味兒融合在一起,讓徐拙當即沉醉其中。

    于培庸真沒說錯,老爺子在做菜方面的天賦,真夠牛的。

    只是在人家廚房看了幾次平橋豆腐的做法,就根據這道菜的特性,創造性的改成了魯菜風味兒。

    這種濃郁香味兒的豆腐湯,和以清淡著稱的平橋豆腐相比,味道確實大相徑庭。

    菜品魔改的例子徐拙不是沒見過。

    不過大部分都會被改的不倫不類的。

    比如那種低熱量熱干面,就是菜品魔改的典型代表。

    沒想到老爺子魔改版的平橋豆腐這么好,甚至有種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感覺。

    天賦高真的可以為所欲為嗎?

    徐拙三下五去二便喝完了碗里的豆腐湯。

    不過依然覺得不過癮,又連著喝了兩碗,這才戀戀不舍的放下了碗筷。

    “怎么樣?好喝嗎?”

    老爺子臉上帶著笑容,像是個等待夸獎的孩子一樣。

    這會兒徐老板吃飽喝足,來幾句彩虹屁還是沒問題的。

    反正每次老爺子做吃的,商業互吹和彩虹屁都是后廚的必備環節。

    這會兒大家都在忙自己手里的活兒,就徐拙一個人嘗了老爺子的手藝。

    所以這個光榮而艱巨的任務就落在了他身上。

    “真是絕了,我是完全沒想到,豆腐居然還能這么做,還能這么好吃,這簡直就是我想象力的極限了。特別是把豆腐放在雞湯中焯水那一步,簡直就是神來之筆……”

    聽著徐老板的彩虹屁,老爺子笑得像是喝了蜜一樣。

    不過聽著聽著,眉頭就皺了起來:“用雞湯焯水是人家淮揚菜的步驟……”

    啊?

    徐老板張了張嘴,沒想到自己絞盡腦汁的彩虹屁居然會啞火。

    沒事,那就再來一波。

    不過想半天,他也不知道該夸什么。

    夸老爺子調味調得好?

    感覺這更像是在侮辱老爺子。

    夸他勾芡勾得地道?

    勾芡是廚師的基本功,用這個夸的話,有點假。

    夸他雞蛋絮淋得好?

    感覺分分鐘會挨打啊。

    徐拙想了想老爺子魔改的地方,真的沒什么好夸的。

    但是味道確實很不錯,跟平橋豆腐完全不一回事。

    “嗯……那個……哎呀,反正非常好喝就對了,味道真是讓人戀戀不忘……建國,來來來,該盛米飯了,好幾百份呢,可不能耽誤時間……”

    徐老板糾結半天,也不知道該怎么夸老爺子。

    所以就趕緊敷衍兩句岔開話題。

    省得惹老爺子生氣。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看來以后得好好向馮衛國學習一下怎么夸人。

    人家馮衛國每次夸人都變著花樣,夸得不著痕跡,夸得讓人心曠神怡。

    而自己每次想夸一個人,就非常假,非常浮夸。

    唉!

    愁人啊!

    老爺子光顧著激動,沒在意這些。

    他看著徐拙問道:“你說,我要不要讓于丫頭拍一下傳到網上?這種做豆腐湯的方式比較……比較別致。”

    徐拙就知道,他做出新菜就想在于培庸面前嘚瑟一下。

    也不是老爺子圖什么。

    大概這就是愛……兄弟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