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四章 做芝麻醬

美食從和面開始
     魏君明今天過來找徐拙,主要是聽說附近縣里有個開了幾十年的老油坊。

    所以他想邀請徐拙一塊兒過去看看,可以的話,就訂購一批香油和芝麻醬。

    解決現在兩個飯店沒有香油和芝麻醬的尷尬局面。

    只是沒想到,剛進門就看到徐拙大言不慚的說要做芝麻醬。

    你以為這是過家家嗎?

    做芝麻醬是個非常講究的活兒。

    對各個環節要求都非常高,可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

    比如炒芝麻,火小了不出香味兒,火大了又會糊掉,很多在油坊做了一輩子的老師傅還會失手呢。

    真不知道徐拙從哪看了個做芝麻醬的視頻,就動了自己做的歪腦筋。

    要是真的很容易做,自己早就動手了,還至于這么四處找好用的香油和芝麻醬嗎?

    徐拙沖魏君明笑笑:“試試唄,我最近一直在研究怎么做芝麻醬,萬一成功的話,咱們就不用再在這方面受制于人了。花高價還買不到好用的香油,這往哪說理去?”

    魏君明無奈的點點頭:“行吧,既然你想試試,那就試試看,萬一呢。”

    雖然這么說,但是他卻完全不相信徐老板能做好。

    徐拙這孩子做菜確實有天賦,但是做芝麻醬跟做菜是兩碼事。

    所以他根本不看好徐拙。

    不過作為徐拙的干爹,就算不看好,也得讓徐拙試試。

    不然人家還沒動手呢,自己這個當干爹的就冷嘲熱諷,這像什么話?

    所以很快,這機器旁邊就從徐拙和建國,變成了徐拙和魏君明。

    兩人把石磨與佩帶的漏斗以及其他配件全部認真清洗干凈,然后把石磨重新組裝好。

    接著徐拙把贈送的那個清洗包打開,才發現里面居然是鋸末。

    倒進漏斗中之后,

    徐拙打開了電源。

    石磨開始緩慢轉動起來,那些鋸末也逐漸進入石墨中,最后從石磨的邊沿出逐漸出來。

    經過這種清理之后,石磨才算是徹底干凈下來。

    拆開把鋸末清洗干凈后,徐拙就去雜物間,把前兩天讓陳桂芳送來的白芝麻給找出來,準備做芝麻醬。

    “徐拙,你真的要做?”

    徐拙點點頭:“試試吧,反正用不了多長時間。”

    說完,徐拙拿來一個盆子,往里面倒了半盆白芝麻。

    接著,他往盆里加了半盆水,用手攪拌一下,讓所有的芝麻都徹底沾上水。

    然后放在一邊,靜靜的等芝麻泡開。

    這一步很重要,不僅關系著芝麻醬的濃稠程度,還有對芝麻清洗和篩選的作用。

    芝麻泡進水中,里面一些比較癟的芝麻和雜質就會漂浮上來,正好趁機清理出去,免得影響最后成品的質量和味道。

    另外泡水過后,芝麻上的塵土也會在水底沉淀。使得芝麻更加純凈。

    這些都是技能給予徐拙的經驗,不然徐老板可不懂這些。

    等芝麻的顆粒變得膨脹,泡水的步驟就算是告一段落。

    徐拙用細篩先把水面上漂浮著的癟芝麻和空心芝麻給清理掉。

    然后再小心的把芝麻從水中撈出來。

    用清水沖洗兩遍后,放在一邊控水。

    等水分控干,徐老板就架上炒鍋,準備炒制。

    從徐拙開始做到現在,老爺子一直關注著他,不過卻一直沒說話。

    沒表示支持,也沒表示反對。

    要擱以前,他或許會說徐拙兩句。

    但是自從發現徐拙的天賦不亞于他的時候,便不再管徐拙的興趣在哪里。

    烹飪一道,殊途同歸。

    不一定非得讓孩子走自己的老路。

    他有自己的人生,也有自己的規劃。

    想做什么就讓他去做,這個時候,興趣比天賦更重要。

    說不定這孩子瞎琢磨出什么有意思的東西呢。

    比如做芝麻醬,他既然花幾千塊錢把機器買來了,就不要再阻止他。

    讓他去嘗試,萬一成功了呢?

    再說就徐拙這性格,他要沒幾分把握,會買個這么個玩意兒嗎?

    鍋燒熱后,徐拙把芝麻倒了進去。

    把火調大,開始翻炒。

    剛開始翻炒的時候,芝麻表面因為有大數量水分,所以不管多大的火都沒事。

    用的火越大,越能盡快把芝麻中的水分蒸發掉,同時這種快速炒制,也能把芝麻的香味兒激發出來。

    徐拙翻炒了一會兒之后,便覺得胳膊開始發酸。

    人家油坊都是用專用的滾筒炒制,炒出來的芝麻不僅香,而且用滾筒炒制也能讓芝麻受熱均勻。

    不像現在,稍微沒翻到,芝麻的受熱就變得不均勻起來。

    好在有技能在手,徐拙雖然炒芝麻的手法不怎么樣,但是至少受熱均勻方面還是沒問題的。

    等芝麻表面的水分炒干之后,徐拙就把火關小。

    再用大火的話,很容易把鍋里的芝麻變成黑芝麻糊,所以還是關小火比較保險。

    用小火慢慢把芝麻的香味兒炕出來,這樣做出來的芝麻醬味道才更加濃郁。

    魏君明站在一邊,看著徐拙這熟練的操作,心里已經隱隱覺得,這孩子說不定真的能把芝麻醬給做好。

    這就解決了當下最緊要的問題。

    至于香油,反而不用太擔心,因為菜品中淋香油的步驟,完全可以用蔥油或者其他類型的油品所代替。

    反倒是芝麻醬,除了花生醬之外,就找不到別的替代品了。

    等鍋里的芝麻微微發黃的時候,徐拙把火關掉,然后把鍋里的芝麻倒進細網篩中。

    端到外面,他找個順風的地方,把篩子里的芝麻簸動一下。

    利用風吹的力量,把里面的碎屑吹出來,同時也是給芝麻降溫,避免余溫導致芝麻出現糊味。

    等芝麻溫度徹底降下來之后,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徐拙端著芝麻來到石磨旁邊,準備磨芝麻醬。

    魏君明已經找了兩個無水無油的玻璃罐子,準備盛芝麻醬用。

    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孩子絕對在哪認真學過做芝麻醬,不然這手法不會如此老道。

    真不明白,他這腦子是怎么長的。

    怎么做什么都那么好呢?

    徐拙把漏斗上的流口關小,避免出現芝麻研磨不徹底的現象。

    然后把芝麻倒進去,打開電機的開關,石磨就緩慢轉動了起來。

    很快,在兩塊磨盤的對接處,一股粘稠的液體就順著石磨流淌了下來。

    同時一股濃郁的香味兒開始在四周彌漫。

    芝麻醬,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