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五章 這才是芝麻醬

美食從和面開始
     雖然已經得到技能,也知道該如何操作。

    但是現在看著金黃色的芝麻醬接連不斷的從石磨中流出來,徐拙依然被震驚得不輕。

    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真的做出了芝麻醬。

    這芝麻醬全程沒有任何添加,炒制的芝麻也火候更好。

    所以現在的芝麻醬味道,比在外面賣的那種聞起來舒服很多。

    雖然香味兒沒有那種有添加劑的味道濃烈,但是聞起來比較柔和。

    魏君明已經看傻了,直到芝麻醬流到出口才趕緊捧著玻璃罐湊過來,讓芝麻醬穩穩流到罐子里。

    “香!這芝麻醬的味道真棒!”

    芝麻醬非常細膩、

    流到罐子里的時候,看上去絲絲縷縷的,猶如融化的巧克力一樣。

    拋開味道不說,光這造型就把人看饞了。

    徐拙看著出口處的芝麻醬,再次把流量口關小一些。

    這個流量開關很重要。

    開得太大,芝麻下去的速度會加快。

    導致芝麻還沒經過細細的研磨就會被后面的芝麻頂出來,磨出來的芝麻醬比較粗。

    這種芝麻醬因為沒有研磨透徹,所以香味兒不佳。

    而且里面還有芝麻的碎渣,影響口感。

    但是關得太小,石磨就會出現石頭磨石頭的情況。

    這些石頭碎屑還會摻進芝麻醬中。

    不僅味道不好,吃多了對腸胃還有損傷。

    所以這個度,一定要把握好。

    老爺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湊了過來。

    拿著筷子蘸了一點芝麻醬放嘴里嘗了嘗。

    不住的點頭。

    “好醬,這麻醬質量非常高!”

    說完,老爺子看著徐拙問道:“小拙,炒芝麻的時候,你是怎么把控火候的?”

    他把徐拙做芝麻醬的整個過程都看了一遍。

    別的步驟不怎么在意,但是對徐拙炒芝麻的手法,卻充滿了好奇。

    徐拙做菜的短板就是對火候的把控不足,不是欠了火候就是火力太猛。

    做出來的菜品總是差了點意思。

    剛剛炒芝麻的時候,按照徐拙的水平,那些芝麻絕對會被炒糊的。

    或者火候不足,導致香味兒散不出來。

    但是徐拙不僅做得完美無瑕,還讓鍋里的芝麻沒有出現一粒糊掉的。

    這就太神奇了。

    老爺子很是奇怪。

    徐拙沒想到老爺子觀察這么仔細,隨口扯了個謊。

    “我其實也很擔心會炒糊,但是后來想想,糊就糊唄,大不了再炒一鍋,抱著這個心思,反而把芝麻炒的很好。”

    老爺子贊許的點點頭:“放開手腳,不畏首畏尾,有時候確實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獲。”

    魏君明接好一罐之后,換了另一個空罐。

    擔心不夠用,他沖正在忙活的建國喊道:“建國,再找兩個罐子,沒有的話就拿個干凈的盆過來。”

    這么好的芝麻醬,可不能浪費了,得趕緊裝起來。

    魏君明高興得眉開眼笑的。

    終于不用再為芝麻醬的問題發愁了。

    干兒子真是有本事,連芝麻醬都會做,簡直就是驚喜。

    這么高的天賦,以前還說人家不適合當廚師。

    魏君明很想問問老爺子。

    羞愧不?

    這會兒老爺子可沒什么羞愧的心思,他捧起那滿滿一罐芝麻醬看了看。

    再嗅嗅味道,非常肯定的說道:“味道真不錯,越聞越讓人喜歡。”

    徐拙好奇的問道:“這芝麻醬沉淀之后,表面晰出的那層油,是不是就是香油?”

    老爺子笑著搖搖頭:“不算是香油,只能算芝麻油。做香油和做芝麻醬有區別,炒芝麻的時候,做香油的芝麻會炒得更熟一些,而做芝麻醬的芝麻,炒得比較輕。”

    還有這種區別?

    徐拙一時間有些失落。

    原本他還覺得,既然會做芝麻醬了,回頭研究一下“水代法取油”,通過這些芝麻醬弄些香油出來呢。

    沒想到居然不是一碼事。

    老爺子指著徐拙做的芝麻醬說道:“知道你做的芝麻醬為什么這么好嗎?”

    徐拙搖搖頭。

    老爺子說道:“市面上那些芝麻醬,很多都是用提煉芝麻油的殘渣做的,所以質量不行,味道也不好。你這是正了八經芝麻醬的做法,所以味道才這么好。”

    說出來很可笑,大家日常吃的芝麻醬和香油,大多數都摻了假。

    特別是芝麻醬,更是摻假的重災區。

    以前在網上,徐拙看到不少人在求助。

    為什么在火鍋店吃的芝麻醬那么好吃,而自己調制的就是不行呢。

    當時徐拙覺得是調制的手法不同。

    現在看來,根本就是芝麻醬本身就存在嚴重問題。

    買到這種摻了假的芝麻醬,不管你怎么調制都白搭。

    “有了這芝麻醬,能做出不好好菜。小拙,下次送貨的車子來的時候,讓他們捎兩罐回去,以后酒樓就用你做的芝麻醬。”

    老爺子很快就做出規定,這芝麻醬只供應三個飯店,不對外出售。

    魏君明舉報了菜市場那家油坊,這邊要是賣芝麻醬的話,這不落人口實嘛。

    再說就徐拙是廚師,得把重心放在做菜上面。

    可不能天天琢磨著賣芝麻醬。

    這正好遂了徐拙的念頭。

    其實他連這個芝麻醬都不想做,但是前兩天剛打算把這個技能丟在一邊,菜市場那個油坊就出了事兒。

    要是再拖下去,不定又會出什么簍子呢。

    徐拙今天炒的這些芝麻,一共磨了三罐芝麻醬。

    川味小館的菜品多,用量大,徐拙讓魏君明帶走兩罐。

    四方面館有一罐芝麻醬就夠用了。

    明天他打算再多做一些,至少要保證三個店十天左右的用量。

    芝麻醬到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幾個廚師躍躍欲試,總想做點什么來襯托一下這芝麻醬的好。

    但是至于做什么菜,大家卻沒有個統一標準。

    建國覺得麻醬豆角就好,簡簡單單就能展現出芝麻醬的濃香。

    但是其他幾個廚師都覺得逼格太低。

    既然要做肯定做個有代表性的菜,比如乾隆白菜之類的。

    這么好的芝麻醬做豆角,有點大材小用。

    “要不做熱干面吧?”徐拙想起大姜那個熱干面的任務,這會兒芝麻醬做出來,正好試著做點熱干面嘗嘗味道。

    結果老爺子搖搖頭:“這芝麻醬做不了熱干面。”

    徐拙一愣:“為什么?”

    “因為沒花生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