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一十七章 酸辣白菜幫

美食從和面開始
     “別看了,都嘗嘗吧。”

    老爺子見幾人都舉著筷子一副猶豫的樣子,忍不住催了幾聲。

    他知道大家什么想法,放了那么多醋,還有那么多蜂蜜,擔心這玩意兒不好吃。

    其實嘗嘗而已,不好吃就扔了唄。

    這次做法確實跟別的不一樣,以前做乾隆白菜的時候,會在醬汁中攪一些香油進去,這樣能增加醬汁的香味兒。

    可現在店里的香油,被徐拙這個敗家子給扔了。

    所以現在店里根本沒有香油,像樣增香也無從做起。

    不過今天的芝麻醬質量高,按理說不會出現什么問題的。

    這道菜吃的就是酸甜香脆的味道和口感,是一道經典爽口菜。

    要是把這道菜當成什么大菜硬菜,那就大錯特錯了。

    徐拙拿著筷子,夾了一片白菜葉塞進了嘴里。

    剛入口的時候,老陳醋那股特有的酸味兒確實稍稍有些沖。

    不過酸味兒過去,嘴里就只剩下了甜味兒和香味兒。

    嚼幾下之后,脆生生的白菜葉格外爽口。

    吃完之后,舔一下嘴唇上的醬汁,居然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然后,徐拙的筷子便停不下來了。

    見他吃得這么歡實,其他人也趕緊拿著筷子嘗試。

    頓時就被這道菜那爽口的味道給吸引住了。

    芝麻醬本身就比較絲滑柔和,摻了蜂蜜之后,這種特性就更加明顯。

    脆生生的白菜配著這絲滑的醬汁。

    別說,這口感真是絕了。

    很快,小半盆乾隆白菜就被搶了個干凈。

    吃完之后,

    徐拙咂咂嘴,看著老爺子問道:“要不,這道菜開始在店里上?”

    老爺子點點頭:“行,你看著安排吧,反正做法很簡單,白菜也比較便宜,適合當開胃小菜。”

    徐拙倒是沒想那么多,他只是單純的覺得,乾隆白菜這四個字比較有吸引力。

    那些不明真相的食客,肯定要點一份嘗試嘗試的。

    現在大白菜不貴,正好可以賺一波。

    “那就說定了,新上乾隆白菜,十六塊錢一份。”

    徐拙原本想定二十的,但是想想這道菜的成本,還是忍住了。

    一盤乾隆白菜的成本最多兩塊五,真要價太高會影響店里的名譽,有點得不償失。

    不能光顧著賺錢不考慮影響。

    開飯店還是得穩著點來比較好。

    再說這種菜就是吃個稀罕,跟蓑衣黃瓜一樣。

    就是圖個名氣罷了。

    銷量不會太高。

    “這些白菜幫子怎么辦?扔了嗎?”

    薛明亮看著建國撕下來的白菜幫子,有些發愁該怎么處理。

    馮衛國一聽,當即搖頭說道:“扔了干嘛,正好可以炒醋溜白菜幫啊!”

    醋溜白菜幫是醋溜白菜的衍生品。

    醋溜白菜作為魯菜名品,一直深受人們喜愛。

    但是醋溜白菜用料太講究,必須用白菜心才好吃,做起來太浪費食材,老百姓可不敢這么糟蹋,所以就出現了醋溜白菜幫這個變種。

    這道菜是一道很有特色的家常菜。

    用料很簡單,就是最常見的白菜幫子。

    配料也簡單,除了陳醋就是辣椒。

    不過這道菜吃起來酸辣爽脆,非常下飯。

    是一道北方常見的家常開胃菜。

    不過徐拙沒咋吃過這種菜。

    對于家里有大廚的人來說,想吃這種菜直接拿菜心炒了,根本用不到菜幫子。

    但是對于馮衛國來講,這道菜就太熟悉了。

    山西菜可沒有魯菜那么嬌氣和講排場,對食材的要求不是很高。

    甚至有點就地取材的感覺。

    馮衛國說完,就拿著菜刀,開始切白菜。

    山西人愛吃醋,這種酸辣爽口的菜更是他們的心頭好,所以做起這道菜,馮衛國非常有經驗。

    徐拙本以為這道菜會是那種大開大合的家庭做法。

    結果看到馮衛國切菜,他就意識到自己想錯了。

    因為馮衛國這會兒正仔細的把白菜幫子從中間截斷,然后把根部比較厚的地方橫著片開。

    然后細細切絲。

    他刀工不錯,切出來的絲整整齊齊的。

    猛一看還以為是白蘿卜絲。

    “看來,你經常做這道菜啊?”

    馮衛國點點頭:“大同有幾個老板喜歡吃,我以前幾乎天天做。”

    把所有白菜幫子切好之后,馮衛國用清水沖洗一下,開始準備配料。

    他抓了一把小米辣,先從中間片開,然后豎著切成辣椒絲。

    接著又切了一些蔥絲和姜絲。

    因為白菜幫子切得太細,所以這道菜炒制的時間很短。

    這個時候就得提前把料汁準備好。

    馮衛國拿一個料碗,在里面依次放入白糖、陳醋、食鹽,攪拌均勻后,又拿著一個碗,勾了一點點薄芡。

    全部做完之后,開始炒制。

    起鍋燒油,等油熱之后,馮衛國把蔥絲姜絲辣椒絲倒入鍋里爆炒。

    出香味兒后直接倒入白菜絲,翻炒十來秒后淋入料汁,醋的酸味兒和小米辣的味道頓時在房間中彌漫開來。

    翻炒半分鐘之后,馮衛國把薄芡倒進鍋里,再次翻動兩下。

    然后淋上一點蔥油,便關火出鍋。

    這是典型的家常菜精致做法。

    這是高檔飯店飯店常見的一種做法形式。

    就是用精致高端的方式把家常菜做出來。

    而且味道一定要家常,這樣才能吃出菜品的本味兒。

    比如這道菜,做料汁的時候馮衛國沒有選擇那些增香增鮮的配料,只有陳醋白糖和食鹽這三種配料。

    其實白糖還是為了中和陳醋中的沖味兒才加的。

    看著盤子里這道精致的菜品,徐拙有些不確定的問道:“這一盤菜,賣得不便宜吧?”

    馮衛國有些自傲的說道:“那當然,得好幾十,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而且還得預約。”

    越是大飯店越喜歡用這些噱頭。

    不過那些有錢人卻喜歡。

    但是這道菜的成本,剛剛馮衛國就用了兩片白菜幫子,加上小米辣和姜蔥,估計也就三塊錢的成本。

    結果價錢至少翻了二十倍。

    這就是美食的魅力。

    “這算什么,陜西菜那道有名的金邊白菜,其實就是酸辣白菜,但是因為《舌尖三》播放過,身價倍增。”

    “一份大師做的金邊白菜,至少也得上百塊,就這還不一定能買到呢。”

    馮衛國一邊碎碎念,一邊拿著筷子品嘗自己的手藝。

    不過徐拙卻來了興趣。

    “馮爺爺,你會做金邊白菜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