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二十章 石磨花生醬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老板的打算很簡單。

    既然老爺子會調配芝麻醬,等潛心好學那個技能冷卻后,跟著老爺子做一些調配芝麻醬就行了。

    到時候從姚美香那邊拿點腌蘿卜條和酸豆角,自己再做點堿面條。

    這么一加工,熱干面就成了。

    自己煮面有技能加持,辣椒油也有技能加持。

    再加上調配芝麻醬的技能,把熱干面做出來不要太簡單。

    到時候再稍微有用點計策。

    比如灌大姜喝酒。

    或者學李浩那樣帶著他去爬山。

    等大姜餓得前胸貼后背的時候,把熱氣騰騰的熱干面往他面前一端。

    這種情況下,熱干面能不香嗎?

    徐拙覺得大姜能把碗舔干凈。

    所以熱干面的問題,對徐老板來說已經不算什么。

    只需要耐心等待潛心好學那個技能冷卻就行。

    隨后兩天,店里又加了一些新的服務員。

    另外徐拙還購置了一臺掀蓋式雙缸雙泵洗碗機。

    這玩意兒一小時能洗六十筐碗盤。

    雖然需要一定的人工輔助,但是比以前純手工洗刷要省力很多。

    店里那幾個洗碗阿姨也正式升級,成了店里的服務員。

    高峰期的時候只需要推著小車收拾碗筷,然后把碗盤歸類用洗碗機洗干凈,再一一擺放在消毒柜中就行。

    雖然聽起來有點復雜,但是比之前坐在水池邊,不停的洗碗刷碗輕松了很多。

    增加的服務員主要的工作重心是打包外賣。

    另外諸如盛米飯和盛鹵肉,

    這些原本是廚師們的活兒,也交給服務員來做。

    盡可能的給后廚減少工作量。

    雖然現在人多,但是工作量也大。

    每天光外賣一千多份,再加上店里的顧客也經常爆滿,這對廚師們來說,工作量簡直不敢想象。

    別的飯店,上午悠哉悠哉的準備食材,渡過中午的小高峰期之后,下午還能偷懶打個盹兒。

    結果在四方面館,根本沒多少休息的時間。

    上午前半截一直在忙著準備食材,后半截就開始做外賣。

    中間抽空吃兩口飯,中午的高峰期又到了。

    等忙完已經是下午兩點多,還沒喘口氣又得準備晚飯和晚上的外賣。

    根本沒有空閑時間。

    不過這樣也好。

    別的后廚的廚師因為太過清閑,總會生出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

    不是廚師拌嘴,就是跟前臺吵架。

    這種情況在四方面館根本看不到。

    天天忙得要死,根本沒時間去勾心斗角。

    至于吵架更沒可能。

    有那功夫還不如坐下來歇會兒呢。

    而且店里的人一忙,就會琢磨偷懶的方式。

    比如提前把該過油的食材進行油炸。

    把一些可以提前加工的食材進行粗加工。

    這樣不僅能提高工作效率,主要原因是,可以多歇會兒。

    “店里的氛圍不錯,得繼續保持。”

    老爺子贊嘆一句之后,便走到薛明亮身邊,指點他的小炒。

    而現在馮衛國已經徹底融入了后廚的工作。

    身體也強壯了不少。

    甚至連之前那根裝模作樣的拐杖也扔到了一邊。

    每天早上八點,他就會大步流星的來到店里。

    一邊麻利的跟幫廚們做準備工作,一邊給他們講山西煤老板的花邊新聞。

    “叮!四方面館累計售出一萬份外賣,特獎勵特殊調味技能——石磨花生醬,恭喜宿主。”

    外賣突破一萬當天,徐拙收到了這么一條提示音。

    剛開始徐拙并沒有在意,花生醬在北方的菜品中沒啥用處。

    基本上西餐才用到這玩意兒。

    而且石磨的做法更是小眾。

    現在基本上所有花生醬都是用粉碎機做的。

    用石磨的話效率太低。

    但是他突然想到,調配芝麻醬要用到花生醬。

    頓時就動了做點花生醬的心思。

    上次做的芝麻醬還有不少,最近石磨沒咋開動過。

    現在既然有花生醬的技能,那就做點試試。

    老外不是喜歡在吐司上抹點花生醬當早餐嘛,正好回頭試試。

    就是不知道老外吃的那種花生醬,跟這個石磨花生醬有沒有區別。

    說干就干。

    趁著不忙的時候,徐拙準備了一些花生米。

    先先淘洗一下,然后倒進鍋里。

    開小火慢慢翻炒。

    炒花生米不能急躁,得慢慢來。

    特別是做花生醬用的花生米,更得小心點,一點都不能糊掉。

    鍋里溫度上來之后,花生米外表的水分在快速消失。

    “炒這么多花生米做什么?”

    老爺子見徐拙又在“逃課”,忍不住湊過來詢問。

    花生米是個對火候要求很高的食材,不管炸還是炒,都很容易翻車。

    所以見到徐拙突然做花生米,老爺子有點好奇。

    “我想磨點花生醬試試。”

    徐拙一邊翻炒,一邊回答老爺子的話。

    馮衛國也湊了過來,臉上帶著回憶:“做的時候加點鹽,小時候特別喜歡用饅頭蘸著花生醬吃,簡直就是絕配。”

    嗯?

    還有這種吃法?

    徐拙一直以為,只有西方人才喜歡蘸著花生醬吃。

    沒想到幾十年前國人就有這習俗了。

    正好這次技能到手,可以多做點,讓這些人回憶一下童年。

    “馮爺爺,你小時候家境不錯啊,還能吃得上花生醬。”

    馮衛國笑笑:“都是去老油坊偷的,那會兒軋花生油都在老油坊,花生醬磨出來之后偷一點,撒上鹽,用粗糧饅頭蘸著吃,味道特別美。”

    說話的時候,這老頭已經忍不住要流口水了。

    徐拙愣了一下,至于這么夸張嗎?

    等會兒給你做點,讓你回味一下偷花生醬的時候被追著打的感受。

    炒花生米是個力氣活,需要不停的搖動鍋具,UU看書 .uukanshu 讓鍋里的花生米在鍋里不停的滾動。

    這樣花生米才會受熱均勻,不會出現過生或者過糊的情況。

    花生米不能炒熟,七分熟就得出鍋。

    大概就是鍋里有劈啪聲響起,花生米開始微微變黃的時候,就得關火。

    因為花生米油脂大,降溫慢。

    就算這會兒出鍋,余溫依然能把花生米給烤熟。

    把花生米倒在托盤中攤開。

    等晾涼后徐拙捏了一粒嘗了嘗。

    花生米香酥可口,絕對是下酒利器。

    用手把花生米表面那層紅色的包衣搓下來,讓花生米變成一顆顆白胖子。

    做完這一步之后,就可以上磨磨花生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