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二十一章 馮爺爺,你哭啥呢

美食從和面開始
     現在很少有人用石磨加工花生醬了,一般都是用粉碎機或者破壁機來完成。

    因為用這種現代工具的話,可以盡情的往里面加自己想要的調味品。

    比如喜歡吃甜味的可以加點白砂糖,喜歡吃咸味的可以加鹽。

    喜歡抹面包或者吐司的話,也可以往里面加點黃油,這樣口感會更好。

    甚至嫌花生醬粘稠的,也可以在粉碎的時候摻入一些熟花生油,這樣做出來的花生醬更加細膩油潤,味道也更好。

    但是用石磨的話,這些調味品全都用不了。

    不過用石磨做的話,能做出最純正的花生醬。

    這種花生醬跟芝麻醬一樣,都可以進行二次加工。

    具有很強的可塑性。

    來到石磨旁邊,徐拙首先調整了一下進料口,順便檢查了一下石磨。

    這是磨芝麻的石磨,縫隙比較小,所以徐拙有點把握不準能不能做花生醬。

    不過不能做也沒關系,把店里的料理機找出來,用粉碎功能照樣能把這些花生米安排得明明白白。

    把花生米倒進進料口之后,徐拙開了電機。

    石磨開始緩慢轉動了起來。

    料斗里的花生米在緩慢下降。

    同時一股濃郁的花生香味兒從石磨中飄了出來。

    這么順利的嗎?

    徐拙心滿意足的拿著一個玻璃罐蹲在出醬口等著。

    結果等了差不多兩分鐘,也沒見花生醬出來。

    他原本以為機器壞了,但是看到有花生米在繼續下降。

    這才耐著性子,又等了一分鐘。

    總算是見到了花生醬的影子。

    花生醬跟芝麻醬不一樣,

    花生醬更加粘稠,香味兒也更加濃烈。

    如果說芝麻醬是羞羞答答的姑娘。

    那么花生醬就是熱情奔放的小伙兒。

    熱烈的散發著自己的香味兒,以此來吸引大家的注意。

    這花生醬很細膩,徐拙用指頭刮了一點嘗了嘗。

    味道很香,口感細膩,略微有些發黏,跟芝麻醬的口感還是稍稍有些不同的。

    剛做好的芝麻醬吃起來還能分辨出一些細小的顆粒。

    咽下去的話,口腔能感受到輕微的滯澀感覺。

    但是花生醬卻恰恰相反,不僅沒有滯澀的感覺,反而覺得粘乎乎的,跟芝麻醬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怪不得要把這兩種醬摻合在一起呢。

    甚至還根據比例不同,做出了不同配比的醬類。

    比如京城有名的二八醬、三七醬、五五醬等。

    這些醬幾乎構成了京城的麻醬文化。

    現在花生醬做出來了,徐拙也打算自己做點芝麻醬試試。

    二八醬三七醬這些常規的就不說了,一些非常規的醬,比如一九醬,他也想試試有什么不同。

    另外花生醬多芝麻醬少,做出來的醬是不是會有所不同呢?

    花生醬慢慢流淌進罐子里,這濃郁的香味兒甚至讓馮衛國有些忘乎所以。

    他拿著一個碗湊過來:“小拙,給我接一點兒,我嘗嘗味道。”

    還真是忍不住啊。

    看老爺子,雖然也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但是卻沒有湊過來,還端著架子等徐拙喊他呢。

    這就是心氣高低的區別。

    徐拙給馮衛國接了半碗,遞給他讓他自己折騰去了。

    想怎么拌就怎么拌,自己吃過癮就行。

    只是希望不要想起什么傷心往事。

    比如頭花生醬被抓住吊起來打之類的。

    這要是哭一鼻子的話,說不定還得哄他呢。

    馮衛國端著花生醬去攪拌的時候,老爺子也湊了過去。

    “鹽不要放那么多,多了味道會苦的,你到底會不會拌啊?”

    很快,老爺子就嫌他的小弟操作不當了。

    直接把馮衛國推到一邊,他接手了調制工作。

    徐拙愣了一下才注意到,難道老爺子當年也這么吃過花生醬?

    也是去油坊偷吃嗎?

    剛剛他還想笑話馮衛國小時候調皮搗蛋呢,沒想到老爺子也在其中。

    等會兒你倆別抱著哭就行。

    徐拙沒管這倆憶苦思甜的老頭子,專心致志的捧著他手中的玻璃罐。

    直到漏斗中沒有花生米的身影,磨盤里也不再有花生醬流出,他這才關掉機器。

    不過工作還沒結束。

    他拿著一根筷子,小心的把石磨上的花生醬刮出來,也裝進了罐子里。

    等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后,徐拙這才起身,把上次做的芝麻醬也拿出來,在碗里舀了半碗,接著又往碗里舀了一勺花生醬。

    覺得比例差不多之后,便拿著筷子,開始攪拌。

    不過剛開始攪拌,徐拙就發現了不對勁。

    因為芝麻醬本身就很粘稠,再加上更加粘稠的花生醬,根本攪拌不開。

    甚至越攪拌就越黏。

    像是兩大團膠泥揉在了一起一樣。

    哇日!

    這是什么情況?

    不是這么做的嗎?

    徐拙抬起頭,看到老爺子正美滋滋的拿著一個饅頭蘸著花生醬吃。

    他忍不住問道:“爺爺,這兩種醬怎么才能攪拌到一起啊?”

    老爺子看了一眼徐老板的操作:“先用香油把芝麻醬化開,再用花生油把花生醬化開,然后再進行攪拌,你這樣根本不行的。”

    說完,這老頭拿著饅頭往花生醬里蘸了一下。

    大口大口的開始吃饅頭,根本顧不上跟徐拙說話。

    這么好吃的嗎?

    徐拙把碗筷放在一起,湊了過去。

    他掰了一塊兒饅頭,往碗里蘸了一下,送進嘴里嘗了嘗。

    這味道確實很不錯。

    花生醬比較黏膩,但是跟饅頭配起來卻剛剛好。

    而且加了鹽的花生醬吃起來更加有滋味兒。

    半個饅頭不自覺就進了肚子。

    徐拙剛準備再吃點,突然發現正在大口吃饅頭的馮衛國眼角濕潤了。

    臥槽!

    真吃哭了?

    徐拙又看了老爺子一眼。UU看書 www.uukanshu

    他倒是沒哭,不過老爺子現在吃的很慢,表情也有些恍惚。

    應該也想起了往事吧。

    一個陜西老頭,一個中原老頭,從這花生醬中,居然嘗到了自己的童年往事。

    還真是挺奇怪的。

    徐拙剛準備接著研究自己的那碗醬,小丫頭突然闖進了廚房。

    今天下午她沒課,打算再跟馮衛國拍兩段做面食的視頻。

    但是小丫頭看到馮衛國眼中含著淚水,有些好奇:“馮爺爺,你哭啥呢?是不是徐爺爺又欺負你了?”

    徐濟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