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二十七章 極致美味

美食從和面開始
     小庸庸?

    這名字一聽就是個受好不好!

    趁著跟老太太私聊的功夫,小丫頭好奇問道:“奶奶,為什么喊我爺爺為小庸庸啊?”

    老太太發了個捂嘴笑的表情:“因為你爺爺以前很文氣,跟個書呆子一樣,所以我們家老頭子就老這么喊他,跟調戲良家婦女一樣。”

    好吧,原來是這種情況。

    不過小庸庸這個稱呼太羞恥,小丫頭有點喊不出來。

    加上這會兒身份已經暴露,再聊下去的話說不定爺爺真的會暴走,還是算了吧。

    不過臨走前,小丫頭還在群里得瑟了一句。

    “@于培庸,酒不錯,我會替你好好品嘗的,不用謝我。”

    說完,她退出微信,拿著手機一蹦一跳的找老爺子去了。

    而遠在揚州,某個廚房中傳來了打碎碗盤的聲音。

    “你還好意思跟我提酒字!”

    于培庸覺得很受傷。

    他多年不聯系的好哥們,國慶期間來到第一樓。

    不僅把他珍藏多年的路易十三打開喝了,還拿走了兩瓶五十年代的茅臺。

    而提供那兩瓶酒信息的,就是他最寶貝的孫女于可可童鞋。

    真是女大不中留。

    還沒結婚就這么向著婆家。

    等以后真結婚了還不得翻天?

    于培庸回到揚州后,因為酒的事兒生了好幾天悶氣。

    原本這幾天心情已經好了不少。

    然而剛剛小丫頭發的那個酒字,又讓他想起了被徐濟民偷竊的三瓶酒。

    心痛啊!

    真不愧是親孫女,

    捅了刀還不忘撒把鹽。

    “灑的鹽少不少?總覺得味道會很淡。”

    四方面館的廚房中,徐拙正在向馮衛國請教撒鹽的問題。

    做鹽煎羊肉有兩個要點。

    第一就是倒水,水的多少直接關系著羊肉的成色。

    另外就是放鹽,這道菜只放這一樣調味品,所以一定要把握好度。

    既不能多,也不能少。

    “這道菜放鹽不能放多,現在你覺得少是因為里面有湯汁。等湯汁熬干之后,鹽分就徹底進入肉中,稍微一點就能讓肉有滋有味的。”

    馮衛國耐心的給徐拙講著放鹽的比例,一定要比平時做飯時候放鹽的量要少一點。

    這樣湯汁收干之后,鹽分比例才會剛剛好。

    “徐爺爺,給你的手機,你們在做什么呢?”

    老爺子接過手機塞進衣兜里,笑瞇瞇的說道:“你馮爺爺在做鹽煎羊肉呢,等著吃吧。”

    小丫頭一聽就來了興趣:“我還沒吃過呢,好吃嗎?”

    馮衛國剛準備自夸兩句,結果老爺子便說道:“馬馬虎虎吧,不會很難吃,畢竟你馮爺爺在做菜方面,還是很有水平的。”

    他這夸獎,讓馮衛國有些哭笑不得。

    你還不如不夸呢。

    又差不多過了十五分鐘。

    鍋里傳來了滋滋的響聲。

    這預示著鍋里的湯汁已經徹底熬干,里面的油脂正在煎著鍋底的肉。

    馮衛國掀開鍋蓋,用勺子按了按鍋里的肉。

    肉已經酥爛脫骨。

    用勺子輕輕一碰,肋排上的骨頭就從肉中滑落下來。

    他把火開到最大。

    端著切好的蔥段倒進去,翻動一下。

    讓鍋底的熱油正好能煎到蔥段。

    當蔥郁的蔥香味兒從鍋里飄出來的時候。

    馮衛國把火關掉,羊肉開始出鍋。

    屋子里滿是裹著蔥香的肉香味。

    鍋里的羊肉香氣四溢,汁水豐盈。

    盛出來的時候,在盆里顫巍巍的。

    讓后廚的人全都驚住了。

    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吞了下口水。

    根本不用嘗就知道,這羊肉的味道絕對一級棒。

    用水熬煮成熟,最后開大火收汁的時候,羊油又把肉稍稍煎了一下。

    讓香味兒更加濃郁。

    而且用羊油煎羊肉,這本身就是很出彩的做法。

    肉全部盛出來之后,馮衛國看了一眼徐拙:“孩子,學會了沒?”

    徐拙雙眼直勾勾的盯著盆里的肉:“大致步驟已經知道了,等會兒我就做一鍋試試,這玩意兒還有沒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

    這道菜首先要保證羊肉的品質好。

    按理說最好的就是大同周圍山上那些吃草藥長大的綿羊。

    這樣做出來味道才更加純正,羊肉吃起來還有股淡淡的草藥香味兒。

    現在店里用頂級的錫盟羊肉,雖然跟大同羊肉不一樣,但是做鹽煎羊肉倒是沒問題。

    食材的問題解決掉之后,剩下的就是做羊肉時候,放水和放鹽的問題了。

    這道菜不能放太多的水。

    要是真放半鍋水,肉中的香味兒會全部被湯汁吸收,反而不美。

    而且放水多了的話,最后收汁也收不好,會直接影響菜品的成色。

    放水之外,就是放鹽了。

    鹽寧肯少點也不能放多,不然肉味發苦,一鍋肉就毀了。

    他認真給徐拙講了一遍做鹽煎羊肉的要領。

    最后看了一眼剛剛用的生鐵鍋,對徐拙說道:“做的時候一定要用這種很厚實的鐵鍋,這種鍋就算沒有湯汁,也輕易不會糊底。”

    生鐵鍋的好處就是不容易糊底,不像炒菜用的熟鐵鍋,稍微不注意就會糊底。

    特別是做燉菜的時候,得一直守著。

    不過生鐵鍋比較笨拙,除了農村的地鍋還是生鐵鍋之外,現代廚房中,生鐵鍋越來越沒有市場了。

    特別是飯店后廚中,生鐵鍋根本沒有用的地方。

    這么重,哪怕有用到生鐵鍋的菜,廚師們也會盡量避免。

    兩人在討論鍋具的時候,旁邊幾個人已經下手開始吃盆里的鹽煎羊肉了。

    老爺子盛了一碗,捏了一塊嘗了嘗味道:“不錯,鹽味兒恰到好處,而且肉的表面稍稍用油煎了一下,吃起來口感更加香。”

    老爺子對這道菜的評價很高,讓馮衛國很是高興。

    徐拙挑著碗里的肉塊,他剛剛吃過涮羊肉,這會兒還不是很餓。

    挑來挑去,UU看書 .uukanshu.com 他選了一塊肥瘦相間的羊腿肉。

    送進嘴里咬了一口。

    瘦肉酥爛,肥肉流油。

    輕輕一嚼,肉中的汁水便充斥在唇齒間。

    香!

    真是太香了!

    整塊肉吃完,也沒品嘗到任何膻味兒。

    只能說這羊肉真好。

    這個做法,把羊肉的鮮美最大化的展現了出來。

    吃了一塊之后,徐拙根本停不下來。

    隨手又捏了一塊送進嘴里。

    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