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想學這道菜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一扇肋排,兩條前腿,加在一起十幾斤肉。

    結果被店里的廚師和服務員一掃而空。

    下手晚的甚至只嘗到一兩塊,完全不過癮。

    徐拙剛剛吃涮羊肉就有點撐。

    這會兒又連著吃了好幾塊羊肉。

    撐得胃有點不舒服。

    但是這羊肉是很好吃,他覺得再來幾塊的話,照樣可以吃下去。

    這兩道美食,都是對羊肉有著很高的要求。

    涮羊肉就不說了,京城人早把這道菜吹破了天。

    這道菜算是首都人民對羊肉的文明吃法。

    羊肉的各個部位都有明確的吃法,甚至連切法也各不相同。

    至于涮肉的順序以及涮肉的時間,更是有著詳盡的步驟。

    甚至還有老饕們,為了讓外地人感受到京城人對美食的態度,還專門寫一份教程出來。

    可以說,京城人用最文明的方式,把一只羊的各個部位給安排得明明白白。

    每個部位,每個步驟,都有詳細說明。

    而山西人對待羊肉,更加粗獷,更加接地氣。

    一如山西那些不出名卻非常好吃的面食一樣。

    沒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配料,也沒有名目繁多的規矩。

    更沒有牽扯什么名人典故。

    吃肉就是吃肉,并不牽扯其他。

    而做法也簡化到了極點。

    一把鹽。

    一碗水。

    跟開玩笑一樣。

    然而就這么簡單的做法,

    卻能讓羊肉成為人間至味。

    真真切切驗證了,高端的食材只需要簡單的方法去烹制這一美食理念。

    這不僅體現了美食中返璞歸真的思想。

    還充分說明了山西人對羊肉的自信。

    沒有上好的羊肉做支撐,這道菜根本就做不出來。

    就算做出來,也會被不自信的廚師加好多配料。

    什么去腥的去膩的增香的。

    這些香料在使用的同時,也會掩蓋住肉本身的鮮香味道。

    比如這道鹽煎肉,假如放了姜片料酒花椒八角之類的東西,絕對沒有一把鹽做出來的味道好。

    “大家別急,都繼續干活兒去,我現在再做一鍋,今天什么時候讓大家吃過癮了,咱什么事才算完。”

    徐拙沖眾人說完之后,扭臉沖馮衛國說道:“馮爺爺,現在我來做,你在旁邊指點著怎么樣?”

    馮衛國點點頭:“沒問題。”

    說完,他得意了看了老爺子一眼。

    意思很明確。

    看看,不讓我教你孫子,現在他可是主動要學的。

    跟我沒關系。

    馮衛國甚至還想給趙金馬打個電話。

    你個老東西還跟我搶徒弟。

    現在我在教徐拙做菜。

    你呢?

    馮衛國真有種春風得意馬蹄疾,一夜看盡長安花的自豪感。

    甚至還想在老爺子面前裝個逼。

    但是看到老爺子那副認真思索的表情,他忍住了這個作死的念頭。

    現在徐大哥一直沉默不語,說不定是在憋什么大招。

    還是別招惹他為好。

    免得等會兒又成背景板被打臉了。

    他憑多年前吃過一次鹽煎羊肉就能推測出做法。

    現在完整的看完了這道菜的做法。

    肯定在琢磨著廚藝上的事兒。

    說不定會用這種方法做出其他菜品。

    所以還是低調點為好。

    免得等會兒徐大哥裝逼的時候波及到自己。

    馮衛國和徐拙來到廚房,又挑選了十來斤羊肉。

    之所以選這么多,一來是因為剛剛馮衛國也是這么選的,等會兒做的時候比較好模仿。

    另外那口鍋就能做十來斤,再多點就不好翻了。

    而且徐拙覺得一次可能做不太成功,等會兒說不定還得再做一鍋。

    還是少點比較好,省得太多了大家吃不完。

    徐老板對這道菜勢在必得。

    哪怕一點點練習呢,也要把這道菜掌握住。

    現在店里不缺高端食材,只缺招牌菜品。

    像鹽煎羊肉這種硬。

    一旦學會,能給店里創造不計其數的利潤。

    而且店里的菜品都太家常,到現在還沒一道能扛鼎的招牌菜。

    假如能把這道菜學會,一切都迎刃而解。

    “這道菜你不會又定價很便宜吧?”

    在徐拙剁羊肉的時候,馮衛國湊過來,跟徐拙聊著鹽煎羊肉的事兒。

    以前店里有涼拌羊肉,價格很低。

    可以說基本上不賺錢,甚至還有點賠錢。

    開業之后,徐拙已經取消了那道菜。

    但是馮衛國在店里混了這么多天,多少也知道點內幕。

    那些大學生也時不時會扯一兩句。

    這讓馮衛國很是不解,開飯店就是為了掙錢,這孩子怎么到手的錢不掙呢?

    定價那么便宜,這是做慈善嗎?

    他當然不知道,當時徐拙定價太低是為了吸引學生。

    畢竟有三個主線任務追著呢。

    想要讓學生們來吃飯,定價就不能太高。

    所以馮衛國很想知道,這道菜徐拙會怎么定價。

    徐拙想了想說道:“分大小份。小份一斤左右的量,定價為88元,比較適合兩個人吃。大份兩斤左右,定為158元,適合四個人吃。”

    徐拙很快就把價格定了出來。

    現在不愁客源,也沒有什么需要做的主線任務。

    所以價格就得按照市場價來。

    而且這道菜的味道,也確實值這個價。

    馮衛國點點頭,拍拍徐拙的肩膀說道:“你已經有點當老板的樣子了,這種林平市沒有的菜品,定價方面一定記住,越貴越好。”

    其實88一小份這個價格,也不算太貴。

    在馮衛國的預想中,怎么也得一百元左右。

    當時他在大同開飯店的時候,鹽煎羊肉是店里的招牌。

    一小份188元,就這還得預定,去晚了根本趕不上。

    不過考慮到林平市的物價,這個價位應該已經是百姓們接受的極限了。

    還是不如省城啊,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要是徐家酒樓上這道菜,絕對一百元起步。

    而且還是限量供應。

    馮衛國感慨連連,覺得徐拙選擇林平市有些遺憾。

    當時直接在省城開店,應該就不會這樣了。

    不過徐拙還年輕,而且四方面館早晚會拆掉。

    等以后看他會搬到哪里吧。

    假如那時候自己還在林平市,就勸他去省城。

    與其在小城市安逸的掙錢,不如去省城跟那些飯店短兵相接。

    只有從激烈的競爭中殺出來。

    四方面館才能從飯店招牌,升級為一個品牌。

    一個讓無數食客垂涎三尺的美食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