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三十六章 淮南牛肉湯

美食從和面開始
     剛做出來的豆餅沒啥味道。

    徐拙嘗了一口便放到了一邊。

    全部做好之后,徐拙把泡牛骨的水換掉,繼續浸泡。

    牛肉則是撈出來。

    切一多半讓曹坤做鹵牛肉,剩下的則是放進冷庫,明天熬煮牛骨湯的時候放進去。

    用牛骨湯煮牛肉,不僅能讓湯汁香醇,牛肉也會變得鮮美。

    忙完這些之后,徐拙又把牛板油熬成了牛油。

    第二天一早,徐拙來到店里,就準備熬煮牛骨湯。

    昨晚走的時候,徐拙給牛骨換了水。

    結果今天來了之后,盆里的水再次變得血紅。

    怪不得老爺子說得可勁兒泡水呢。

    這玩意兒里面的血水可真多。

    先把牛大骨和牛肉焯水,然后在大號湯桶中接半桶水放在灶上。

    焯好水的大骨頭。牛肉以及老爺子準備的料包丟進去。

    為了增加香味兒,徐拙在鍋里化了兩大勺牛油,然后倒進去一些辣椒粉。

    等炸出香味兒之后,把鍋里的牛油辣椒一股腦的倒進湯桶中。

    有了牛油的加持,湯水會變得更加香醇。

    而辣椒的加入,讓整桶湯都變得精彩起來。

    徐拙把火關小,讓湯桶繼續熬煮著。

    早飯是趕不上了,估計中午才能吃上正宗的淮南牛肉湯。

    為了做好這碗湯,徐拙從雜物間拿來粉條泡起來。

    淮南牛肉湯用的是芋頭粉條,但是林平市這邊沒有賣的,只有紅薯粉條。

    貌似也沒什么區別。

    除了這些,

    徐拙還特意去老羅的豆腐店買了一些千張。

    千張是老羅店里新上的品類。

    現在兩口子沒啥別的事兒,所以有時間做千張這類豆腐制品了。

    在老羅的店里,徐拙買完剛準備出去,就聽到宋亞飛在外面,用他那潮汕味兒的普通話說道:“老羅,來五斤豆腐。”

    徐拙提著千張從店里出來,看到宋亞飛在外面站著,一手提著從菜市場買的菜,一手正拿著一根鴨脖啃著。

    這貨現在越來越不講究了。

    原本看到辣椒就躲。

    沒想到這會兒居然也開始啃鴨脖了。

    好兆頭啊。

    他吃的越隨便,任務的難度就越低。

    見到徐拙,宋亞飛多少有點不好意思。

    之前在四方面館,徐拙喊他吃辣的都不吃,結果自從上次喝醉酒吃了兔頭和羊蹄之后,他就有些迷戀這股味道了。

    雖然一直在心里告誡自己這玩意兒吃了不好。

    但是卻總是忍不住。

    正好菜市場旁邊就是一家周黑鴨的店。

    每次從門口過,對宋亞飛來說都是煎熬。

    “飛哥最近忙啥呢,有些少見啊。”

    宋亞飛笑笑:“最近我通過馬老師介紹,跟醫學院一個教營養的老師學膳食營養,所以沒時間去找你串門。”

    說完他看著徐拙手里提著的千張,好奇的問道:“你們店又有新菜了?”

    徐拙點點頭:“對,今天中午做淮南牛肉湯,沒事的話過去吃唄,這玩意兒可不容易,從昨天就是準備了。”

    宋亞飛說道:“行,中午我給老太太做完飯就去找你,嘗嘗這聞名全國的淮南牛肉湯。”

    徐拙跟他告別后,就溜達著去了店里。

    先把千張切絲,放在一邊備用。

    接著開始忙活其他事兒。

    九點多的時候,徐拙把牛肉撈出來。

    這牛肉已經鹵制得差不多了。

    他切了一塊嘗了嘗味道。

    香味兒馥郁。

    口感很不錯。

    而且因為湯水中加了鹽,所以吃起來略微有點咸味兒,一點也不膩。

    挺不錯的。

    把牛肉放在一邊晾著,徐拙做鹵肉去了。

    一直到快十一點的時候,徐拙才有時間來看看湯桶里的牛肉湯。

    他舀了一勺看了看。

    湯水濃稠,香味兒濃郁。

    特別是最上面,飄著一層厚厚的紅油,特別饞人。

    “爺爺,你覺得怎么樣?”

    老爺子嘗了口湯:“很不錯,咸淡適宜,鮮香味美,可以用了。”

    徐拙點點頭,開始準備做牛肉湯。

    先把涼透了的牛肉切成薄片。

    接著把豆餅準備好。

    一切就緒之后,徐拙拿著一個碗,往里面抓了點泡軟的粉條,和一些千張絲,接著又抓了一小把豆餅和一小把牛肉。

    鼓鼓囊囊的塞了一大碗。

    然后用端著碗來到湯桶邊。

    拿著一個深斗笊籬,把碗里的食材全都倒進去。

    把笊籬放進湯桶中,這么稍微燙一兩分鐘。

    提起來之后,食材已經吸收了肉湯的味道。

    徐拙把食材重新倒入碗中,用勺子舀一勺帶著紅油的肉湯澆在上面,再撒上一把蔥末和香菜碎。

    一碗淮南牛肉湯就做好了。

    端出來之后,孟立威已經等得有些著急了。

    看到徐拙做的那滿滿一大碗的牛肉湯,孟立威頓時吃驚不已。

    “臥槽,這湯做得好地道啊。”

    他趕緊接過去,放在桌上,用勺子舀了點湯水送進嘴里:“臥槽,這味道真美!燒餅呢?拿燒餅來,我今天要吃五大碗!”

    燒餅是現成的。

    剛剛建國從菜市場街口那家老燒餅攤買了兩大兜子燒餅。

    原本徐拙打算做燒餅的,但是想想連做燒餅的鏊都沒有,還是算了吧。

    而且燒餅很講究技巧,不如直接出去買。

    這家香酥燒餅徐拙從小吃到大,味道真是沒得說。

    徐拙沒打算上淮南牛肉湯,所以他拒絕了孟立威的直播請求。

    萬一有顧客過來非要點牛肉湯,這不是多此一舉嘛。

    在徐拙眼中,這玩意兒跟水盆羊肉之類的一樣,都是給店里的人調劑一下生活而已。

    店里現在飯菜搭配得挺不錯,沒必要上這碗湯來打破平衡。

    再說他這碗湯的代價不低。

    用的都是上好的材料。

    利潤空間不是很大。

    根本干不過那些用濃湯寶勾兌的牛肉湯店面。

    所以還是省省吧。UU看書 .uukanshu.com

    現在因為忙,店里都是分批吃飯。

    徐拙做完之后,端著一碗牛肉湯坐在孟立威身邊:“你前妻那邊又有啥動靜了?你這眉開眼笑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買彩票中獎了呢。”

    孟立威咬了一口燒餅,樂呵呵的給徐拙講了起來。

    新郎官礙于面子,沒把聊天記錄公布出來。

    只是給新娘子那邊遞了話,只要把彩禮錢退回來,這事兒就結束了。

    結果新娘子那邊找了一大堆親戚去新郎官家鬧事,甚至要打人。

    新郎官迫不得已,拿出了聊天記錄。

    然后……

    全縣人都知道這事兒了。

    “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C位出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