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五十四章 煮熱干面

美食從和面開始
     “熱干面?徐老板現在會的可是越來越多了,那今天我們就借著姜老板請客的機會,好好嘗嘗你做的熱干面。”

    一聽有新上的美食,馬志強就特別來勁。

    而且還是名氣不比燴面遜色的燴面,他就更來勁了。

    作為一個吃貨,馬志強不太喜歡吃帶湯的食物。

    他總覺得吃飯的時候喝一些湯湯水水會占用胃部的空間。

    所以馬志強特別喜歡干拌類的食物。

    幾人寒暄之后,徐拙繼續去后廚忙活。

    交代他們想吃什么就跟服務員報,絕對保證讓大家吃飽。

    大姜拿著菜單開始點菜。

    “蓑衣黃瓜、乾隆白菜、泡椒鳳爪、水晶皮凍、李莊白肉、賽螃蟹、麻辣羊蹄、粉蒸肉、水煮肉片、鹽煎羊肉,這個要一大份。”

    吃飯的也就六個人,大姜居然呼呼啦啦點了十道菜。

    馬志強擺擺手:“太多了,減幾個,等會兒還有熱干面呢。”

    大姜笑笑:“沒事沒事,吃不完我打包帶走,徐老弟的手藝真是沒得說,味道讓人念念不忘。”

    服務員記好之后,去前臺報飯了。

    很快,一道道的小菜就陸陸續續上桌。

    崔勇從身后的空地上拿起大姜帶來的白酒,看到包裝后頓時樂了:“臥槽,這瓶酒我惦記兩年了吧,你這貨總算舍得拿出來了。”

    他拿出的是個木質盒子,上面印著國窖1573原窖酒的字樣。

    盒子上還帶著一把小鎖,顯得很精致。

    馬志強也是個好酒之人,對這酒不陌生。

    “臥槽,這酒現在一瓶得上一萬吧?”

    大姜笑笑:“甭管多少錢,今天咱們兄弟就喝這個。”

    今天大姜帶了兩瓶酒,

    除了這瓶國窖1573,還有一瓶五糧液。

    六個人喝兩瓶白酒,不算多,甚至根本喝不夠。

    不過這種場合又不是哥們兒聚會,肯定不能照死里喝。

    得讓大家保持足夠的理智,省得說出什么不該說的話。

    崔勇今天話不多,趁著大姜跟幾個老師寒暄的時候,他擺弄著酒盒,研究那把鎖該怎么打開。

    這酒盒上按說該有一把鑰匙的,但是不知道是大姜遺失了還是哪個熊孩子拿著玩兒,弄得現在沒法打開這把精致的小鎖。

    不過這難不倒崔勇。

    他掏出自己的打火機,伸到鎖具中,抓著用力一扯,這把精致的小鎖就毀于一旦。

    看得馬志強有些心疼。

    他剛剛還想把酒盒拿回去擺著裝個逼呢。

    打開盒子,里面靜靜的躺著一個陶制酒瓶。

    崔勇把酒瓶拿出來之后,大家的目光頓時被這瓶酒給吸引住了。

    深褐色的瓶身看起來非常有格調。

    瓶身上還印著偉人詩詞暗花,逼格立馬就顯現出來了。

    擰開瓶蓋,崔勇開始給大家倒酒。

    馬志強端起酒杯嗅了嗅:“真不愧是濃香酒的酒,味道就是不一樣。”

    菜上得差不多的時候,幾人共同舉杯。

    品嘗這瓶價值五位數的白酒。

    廚房內,徐拙則是在忙著準備做熱干面的配料。

    拉蘿卜條成丁,用小碗裝著。

    然后把孫立松做的酸豆角末用花椒炒一下,也用小碗盛著。

    接著徐拙又切了一小碗香蔥末。

    最后弄了一小碗花生碎。

    再配上早上新炸的辣椒油,做熱干面的配料基本已經齊全。

    原本徐拙打算做的時候直接把這些配料放進碗里的。

    但是想想大姜好不容易攢了這么個局,不能搶他的風頭。

    徐拙決定等會兒上飯的時候,直接把這幾個料碗擺上,然后給他們一人上一碗澆上芝麻醬的熱干面。

    接下來的時刻,交給大姜來表演。

    作為一個武漢人,大姜肯定深諳如何調配這些小料,讓熱干面吃起來更加美味。

    所以徐拙把這個機會交給大姜。

    讓他教大家怎么往碗里放小料。

    馬志強是個大吃貨,跟他聊別的他或許會心不在焉,但是這種吃東西的事兒,他每次都恨不得拿筆記下來。

    啥是吃貨?

    吃貨就是不僅能吃,喜歡吃,而且還得會吃。

    光喜歡吃那叫飯桶,只有了解到每種美食的吃法,知道美食的由來,這才是一個標準的吃貨。

    趁著這個機會,大姜說不定能跟馬志強的關系更進一步呢。

    另外,徐拙之所以這么做,也有他的考量。

    系統給的任務是熱干面,但是鬼知道大姜想吃的熱干面到底是怎么搭配小料的。

    萬一自己動手搭配失誤,說不定還會起到反作用。

    所以把搭配小料的事兒交給大姜自己來做,讓他有種參與感。

    就算味道一般,他也只能一個勁兒的說好吃。

    小料準備好之后,徐拙開始做別的菜。

    這會兒上飯還太早,等什么時候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再上熱干面,讓大姜盡情的表演一番。

    差不多一個小時后,徐拙忙里偷閑出去跟他們打了個招呼。

    兩瓶白酒已經干光,馬志強說話都有點大舌頭了。

    其他幾個老師也喝得兩頰紅撲撲的,有了醉意。

    只有大姜和崔勇,這倆貨像是沒事人一樣,崔勇甚至還特意要了兩瓶啤酒,當成茶水小口的抿著,明顯沒喝過癮。

    徐拙覺得這倆人的酒量都在一斤以上。

    崔勇作為一個修車店老板,三教九流都認識,喝酒肯定是必備技能。

    而大姜作為一個生意人,喝酒更是硬功夫。

    “兄弟,熱干面呢?趕緊上,哥哥我等著吃呢。”

    馬志強見到徐拙,沖他直嚷嚷。

    要不是心里盼著熱干面,他這會兒已經回家睡大覺去了。

    徐拙笑笑:“行行行,稍等哈,我馬上就去做。”

    說完,徐拙回到廚房,開始煮熱干面。

    起鍋加水,大火燒開。

    讓鍋里的水保持沸騰狀態。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然后徐拙拿著笊籬,往里面抓一大把油面條,放進鍋里開始燙。

    差不多二十秒之后,他把笊籬從鍋里拿出來。

    笊籬中的面條已經發軟。

    還染上了一層黃澄澄的顏色。

    而上面沾的那層小磨香油,此時也被熱力逼出香味兒,聞起來有股饞人的幽香。

    熱干面二次煮制的時間不能太長。

    原因就是容易把面條外面的那層香油給煮沒了。

    另外煮時間長了,面條就會失去筋道的口感。

    變得又黏又糟,讓人完全吃不下去。

    “接下來,就到了注入靈魂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