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五十六章 這也能牽扯到智商稅?

美食從和面開始
     出于對安全的考量,徐拙覺得應該把外賣停下來。

    但是系統現在又安排了十天內售出兩千碗熱干面的限時任務。

    要是停了外賣,是絕對不可能達到的。

    而且距離熱干面任務規定的時間差不多也有十天時間。

    按照系統的尿性,就算電瓶車出事兒,也得十天以后,兩個任務的時限全部耗完。

    不過把安全寄托在系統身上,多少有點冒險。

    但是貿然叫停外賣的話,還得面對所有人的質疑。

    所以思來想去,徐拙只得交代外賣員們,騎車時候一定要注意安全。

    不要飚車,更不要趕時間。

    同時還讓大家時刻關注電瓶車的問題。

    一旦有什么故障出現,一定要及時反饋。

    交代完這些之后,徐拙又讓鄭佳在群里宣傳店里明天會上熱干面外賣的事兒。

    這個是大事兒,關系著限時任務的完成情況,可不能馬虎。

    “咱們要上熱干面了?真的假的?”

    鄭佳瞪大眼睛,有些不相信的看著徐拙。

    前幾天,她還在馬蜂窩上翻看著黃鶴樓戶部巷江漢路等武漢景點,打算等月休的時候坐高鐵去一趟,好好品嘗一下武漢美食。

    沒想到店里居然冷不丁的推出了熱干面。

    這真是意外之喜呢。

    鄭佳覺得,可以通過店里的熱干面,對比一下武漢的熱干面。

    看看徐拙做的到底正不正宗。

    徐拙交代完之后,便離開面館,到商鋪做小磨香油去了。

    相對于上午的單打獨斗,下午倒是好了不少。

    因為魏君明不知道聽說說了一嘴,

    開車過來觀摩徐拙做小磨香油。

    順帶著也成了幫工,給徐拙打下手。

    “昨天做了一些香油,本來想通知你來拿,結果忙忘了。今天咱們多做點,你走的時候多帶走點,省得不夠用。”

    魏君明點點頭,忙著從清洗池中往外撈芝麻,顧不上說話。

    徐拙今天準備了一百多斤芝麻,打算多做點香油。

    未來十天,他是沒時間做香油和芝麻醬的。

    所以一定要把這十天要用的量給趕出來。

    清洗過后開始炒制,接著是揚煙。

    然后開始磨醬。

    做到這一步的時候,魏君明才算是有了喘氣的機會。

    “你咋突然想起自己做香油了?”

    徐拙笑笑:“咱不是買不到好的嘛,所以就想自己動手做點試試,網上有各種教程,做香油不是很麻煩。”

    魏君明點點頭沒有說話。

    做香油的步驟他也知道。

    但是知道步驟,不代表就會做。

    比如炒料這個環節,沒有一定經驗的話,根本炒不好。

    不是炒糊就是炒得火候不夠。

    而徐拙,居然完美的把握住了火候。

    炒出來的芝麻熟度剛剛好,簡直讓人驚訝。

    不過他并沒有多問。

    干兒子有本事,他這個當干爹的也臉上有光。

    會的越多,他就越驕傲。

    年輕人嘛,就得想干啥就干啥。

    整整一下午,兩人都在這商鋪中做小磨香油。

    六點多,天已經黑下來的時候,香油才徹底做好。

    一百多斤芝麻,做了差不多六十斤香油。

    未來十天是絕對夠用的。

    徐拙讓魏君明帶走半桶芝麻醬和十斤香油。

    這已經足夠川味小館用十天了。

    至于原本打算給徐家酒樓送的那些,徐拙已經延后到了十天后。

    嗯,等熱干面的任務完成了再說吧。

    別忙到最后不夠用,還得重新磨醬做油。

    回到店里,徐拙顧不上吃飯,就投入到了晚高峰的工作中。

    到八點多人少的時候,他匆匆吃了碗鹵肉飯,開始做面條。

    這才第一天,徐拙就忙得腳不沾地。

    渾身各個部位都酸痛得要命。

    然而這才剛開始,明天應該比今天更辛苦更忙。

    一想到這些,徐拙就后悔得不行。

    以后再也不得瑟了。

    他做了二十斤手搟面,全部煮出來,又用香油拌開晾干。

    忙完這些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

    他叫醒在小隔間已經睡著的老爺子,鎖上店門,回家休息。

    早上五點半,徐拙就被鬧鐘吵醒。

    要做的活兒太多,根本不允許他睡懶覺,急匆匆的穿好衣服,洗漱完畢后就和老爺子來到了店里。

    今天還得繼續做熱干面。

    昨天早上和晚上做的那些根本不夠賣,至少再做幾十斤才行。

    做完后,他還得調配芝麻醬、準備配料。

    順便還要去催一下孫立松,這幾天要再做點辣蘿卜條和酸豆角末。

    “老板,熱干面定價會不會顯得太高了?群里有人在鬧意見,說你黑心什么的。”

    鄭佳看著外賣后臺上徐拙定下的十五一份的價格,覺得有些夸張。

    街上的熱干面一般都是幾塊錢一碗,哪怕馬蜂窩上寫的武漢美食的攻略上,一份也才十來塊錢。

    現在一下子定這么高的價位,老板你是認真的嗎?

    徐拙擦擦頭上的汗:“不能光看價格,得看質量。別家賣六塊的熱干面用的是什么料?咱用的是什么料?就咱用的料,賣這個價位真一點都不貴。”

    四方面館的熱干面,用的是徐老板親自磨的小磨香油和芝麻醬。

    再加上孫立松親手做的辣蘿卜條和酸豆角。

    哪怕面條也是用搟面杖一點一點做出來的。

    要不是擔心學生們嫌貴不買賬。

    別說十五一份了,徐拙甚至想把價格定到二十。

    因為十五塊錢一份,真的賺不了幾個錢。

    徐拙把手機掏出來遞給鄭佳:“我手機上有我做芝麻醬和小磨香油的視頻,你發到群里讓他們看看,懂的人自然會懂。”

    說完,徐拙回到廚房,繼續忙活。

    鄭佳拿著徐拙的手機,UU看書www.uukanshu.com 先看了看他拍的那些視頻,確定沒什么問題后,便一一發到了各個群中。

    然后認真的介紹了一下店里所用的配料。

    不過群里卻依然有人在起哄。

    說徐拙這是割韭菜,買這么貴的熱干面就是在交智商稅。

    很明顯,四方面館推出的熱干面外賣,碰觸到了某些人的利益。

    鄭佳皺眉看著這人的言論,十五塊錢而已,這也能牽扯到智商稅?

    群里徐拙的鐵粉也不少,很快就有人下單預訂。

    還把截圖發了出來。

    “拋開味道不說,就沖徐老板的長相,這智商我們也交定了。”

    “對,我們樂意交智商稅,你管得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