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七十章 蛋清糊的作用

美食從和面開始
     胡大寶站在他飯店的門口,滿臉呆滯。

    根本沒想到,自己只是打了個電話而已,居然成了這副樣子。

    他沒有去跟那些大學生解釋,也沒辯駁什么。

    這個時候,他不管說什么做什么都沒用。

    因為鄭佳的演技實在是太好了。

    而且那段話真的讓他無所適從。

    他也想裝逼打臉,狠狠地教訓一下四方面館的人。

    也很想打個電話,找一群人把四方面館砸了。

    但是他也只能想想。

    要是有這個實力的話,他至于開這么個破破爛爛的熱干面店,連服務員都雇不起嗎?

    回到店里,胡大寶點上一根煙,開始認真審視自己招惹的這個對手。

    心里肯定是不甘心的。

    但是報復人家的話,自己用什么報復呢?

    總不能被人罵兩句,就鬧出兇殺案吧?

    想了想,他決定給自己的小舅子打個電話。

    胡大寶的小舅子在新區那邊是個混混,認識不少有頭有臉的人。

    假如能幫忙教訓一下四方面館那最好不過。

    要是沒有,那自己就接著等機會。

    電話打來打去,最后在他小舅子鐵哥們兒的介紹下,他找到了崔勇。

    當崔勇一聽說要報復四方面館,有些詫異。

    不明白徐拙怎么跟這人有過節。

    不過不明白歸不明白,這并不影響他劈頭蓋臉的把胡大寶臭罵一頓。

    然后崔勇還經過胡大寶:“四方面館的老板是我兄弟,你敢對他胡來,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

    掛了電話后,崔勇打給了徐拙。

    “兄弟,聽說你跟美食街一個賣熱干面的有過節?”

    徐拙有些詫異,崔勇的消息這么靈通嗎?

    剛發生不到一小時的事兒,他居然知道了。

    CIA嗎?

    徐拙把經過簡短的給崔勇說了一下,并表示了自己的擔憂。

    雖然鄭佳的做法比較冒失,但是徐拙可不想自己的得力干將被人報復。

    “你們前臺那個小妹確實挺潑辣的,不過你放心,那人沒這個膽子,他已經打算搬出美食街了,以后有啥事兒直接找我就行,你們別出面。”

    徐拙答應了一聲,邀請崔勇沒事了來店里吃飯。

    寒暄好一陣才掛斷了電話。

    由于崔勇的干預,這事兒算是告一段落。

    不過徐拙卻不敢掉以輕心。

    那些開飯店的不定有什么背景呢。

    能不招惹還是不招惹。

    還是那句話。

    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做事。

    想想老爺子當年單槍匹馬在省城開店,怕是比這兇險萬倍。

    他能挺過來不說,還讓徐家酒樓一直占據著私房菜的頭把交椅,也真是不容易。

    怪不得老爺子喜歡裝逼呢,他確實有裝逼的資本。

    第二天一早,徐拙來到店里。

    看到了建國買到的豬網油和雞胸肉以及一箱子馬蹄。

    終于,可以做網油雞卷了。

    這是一道C級招牌菜。

    徐拙真是沒想到,自己得到的兩道C級招牌菜,一道是甜品,一道是炸品,都不算什么硬菜。

    倒是店里的幾個D級招牌菜,現在真成了店里的招牌。

    C級還干不過D級,你們不羞愧嗎?

    這會兒他不著急做,先準備早飯。

    昨晚光顧著考慮鄭佳罵人的后果,忘了吃飯。

    天不亮就被餓醒了。

    現在肚子餓得咕咕叫,得趕緊做點吃的。

    吃飽了才有力氣做菜。

    不過吃什么好呢?

    徐拙在后廚轉了一圈,打算做幾碗羊肉湯。

    因為羊肉湯是現成的,熟羊肉也有。

    只要把湯燒熱把熟羊肉燙一下就能出鍋。

    比其他飯都快,所以徐拙選擇喝羊肉湯。

    不過老爺子不喜歡大早上就吃這么油膩,自己熬小米粥去了。

    “建國,你去買幾個燒餅,沒燒餅的話買蔥油餅也行,等會兒咱喝羊肉湯,暖和。”

    現在已經是11月初了,早上得穿著羽絨服。

    這么冷的天氣,來上一碗熱騰騰的羊肉湯,真是一種享受呢。

    建國穿著買菜用的軍大衣就出去了,沒多久就提著一兜子燒餅走了進來。

    菜市場口那有一家賣燒餅的,天不亮就出攤,風雨無阻。

    據說那家燒餅攤已經賣了幾十年,打燒餅的人從三十來歲變成了現在滿頭白發。

    他做的燒餅味道很棒,每天買燒餅的人都絡繹不絕。

    也幸好今天建國去的早,不然得排好長的隊。

    燒餅買回來的時候,徐拙也已經把羊肉湯做好。

    兩大碗羊肉湯,里面切了一斤多羊肉,舀一勺羊油辣椒丟進去,紅潤的羊油逐漸在碗里化開,別提多饞人了。

    “爺爺,明天咱倆回省城一趟吧?”

    老爺子正在熬小米粥,聽了這話有點詫異:“去省城做什么?”

    徐拙笑笑:“看我奶奶啊,好久沒見她了,怪想得慌。”

    “是你媽要用錢的事兒吧?你奶奶跟我說了。回去一趟也行,正好規劃一下以后家里的安排。”

    以后的安排?

    這話怎么聽著有點別扭啊?

    這會兒有建國在,徐拙也沒法多問。

    等明天去省城的路上,再好好問一下老爺子。

    以后的安排到底是什么安排。

    難不成老爺子還打算整合一下家里的資金,玩一把大的嗎?

    吃完羊肉湯,徐拙喝得渾身冒汗。

    他先去商鋪那邊和面做面條,把今天要用的熱干面做出來。

    然后運到店里,用夾層鍋煮出來,拌上香油。

    接著再熬一鍋羊肉湯,再把今天要用到的鹵肉給鹵上。

    一切安排妥當后,徐拙開始動手制作網油雞卷。

    他從雜物間拿出一包面包糠。

    又從冷庫里把那根火腿提出來剁下一大塊。

    然后把豬網油泡在水中。

    去除血水和雜質。

    這樣豬網油香味兒會更加純正。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小拙,你這是……打算做網油雞卷嗎?”

    老爺子看了一下徐拙準備的食材,詫異的問道。

    徐拙點點頭:“也不知道能不能做成,我先試試,不行了就去問問我干爹,這是他的拿手菜。”

    老爺子笑笑:“做這道菜,得會調蛋清糊,只要蛋清糊調的好,這道菜的形就有了。有了形,這道菜已經成功了七成。”

    很顯然,老爺子對這道菜很有研究。

    徐拙知道蛋清糊,也會調制。

    但是就不懂,為什么這道菜這么注重蛋清糊。

    “傻孩子,蛋清糊可是廚房最常用的粘合劑,這種包裹類的菜你想要做得好,蛋清糊是重中之重!”

    (又是五更哈,希望大家把票投給我,月票、推薦票多多益善,不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