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七十六章 100萬?

美食從和面開始
     這個問題,徐拙也曾考慮過。

    假如為了安穩,呆在林平市足夠了。

    這里物價不高,生活節奏也挺慢。

    而且身邊有一幫朋友。

    還有一群忠實的顧客。

    等回頭把房子換了,妥妥的人生贏家。

    但是想想那個去京城開店的任務,再想想奶奶心心念的四合院。

    徐拙更傾向于去省城開店。

    雖然省城那邊競爭激烈。

    但是省城的顧客更多,受眾也更加廣泛。

    闖出名頭的話,掙的錢將會是在林平市的好幾倍。

    至于被人針對,這事兒倒是沒什么。

    省城可是老爺子的地盤。

    雖然他已經卸任餐飲協會理事長這個職務。

    但是現任的理事長是趙金馬,依然還是自己人。

    所以去省城開店,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兇險。

    相反,還能更好的跟徐家酒樓與趙記私房菜抱團取暖。

    想到這里,徐拙對老爺子說道:“我想去省城。”

    老爺子一聽,笑了。

    這孩子的變化可真不小。

    按照他以前那小富即安的性格,說什么也不會去省城發展。

    現在居然有了進取心。

    這真挺不錯的。

    “之前我跟你馮爺爺打賭,你要去省城開店的話,他將會給你投資一百萬,現在看來,這一百萬他出定了。”

    徐拙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勒個去。

    這倆老頭賭得真夠大。

    一百萬啊!

    就這么輕描淡寫的說了出來。

    不過按照老爺子的脾氣,他怎么會允許有合伙人出現呢?

    自從在省城跟人合伙開店被坑之后,別說合伙人了,老爺子連租房合同都不信任,非把房子買下來才安心。

    現在居然允許別人投資,不知道他這是在打什么主意。

    而且系統完全沒有提示啊。

    按理說,不該出現個什么內心抉擇的任務嘛?

    這狗系統,越來越喜歡偷懶了。

    “這一百萬,他不要分紅,也不要股份……”

    嗯?

    這是什么意思?

    白送嗎?

    一百萬啊,這不是越南盾,更不是津巴布韋幣,而是實打實的鈔票。

    他居然白白扔給自己。

    這是什么精神?

    這是什么品質?

    “不過呢,他有個條件……”

    徐拙白了老爺子一眼,你說話能不能別這么大喘氣?

    “什么條件?”

    馮衛國的條件不難,假如在省城開店的話,他就跟著去省城,在省城找個合適的徒弟,把自己的手藝傳下去。

    “就這?他不投資也能跟著去啊。”

    老爺子說道:“你別急,你馮爺爺的條件是,他如果找到合適的徒弟,等這徒弟繼承了他的衣缽之后,你得同意他打著四方面館的名頭去開店。”

    徐拙有點沒聽懂:“打著四方面館的名義?分店嗎?”

    老爺子點點頭:“對,開一家四方面館的分店。”

    這特么是什么操作,

    徐拙是真不懂了。

    想開店就開店,你借著四方面館的名義是什么意思?

    這還有辦法宣傳山西面食嗎?

    這老頭最近是不是太累忙糊涂了?

    老爺子笑著搖搖頭:“他可不糊涂,相反,他比誰都雞賊,所以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見,那一百萬要不要?”

    雞賊?

    徐拙有點不懂了。

    這有什么雞賊的?

    開個大品牌的加盟店也只需要幾十萬的加盟費而已。

    這白撿了一百萬,為啥要拒絕呢?

    而且聽老爺子這意思,好像馮衛國占了大便宜一樣。

    “孩子,你難道不知道什么叫品牌影響力嗎?”

    老爺子有點恨鐵不成鋼的看了徐拙一眼,這孩子,心眼咋這么死呢?

    表面上看,這跟加盟一個品牌店沒什么區別。

    但實際上,那家店的風評和口碑,直接關系著四方面館的聲譽。

    這也是為什么有些私房菜,死活不開加盟店的原因。

    就是擔心自己苦心經營的招牌被砸了。

    而馮衛國打的就是這個主意。

    以后他的徒弟開店,假如經驗不夠的話,徐拙就得幫他徒弟打理那家飯店,比如派駐廚師什么的。

    不然的話,四方面館的聲譽就會受損。

    畢竟這是分店,不是加盟店。

    特別是在一個城市中的話,分店的風評直接關系著總店的聲譽。

    聽老爺子解釋完,徐拙才算是明白其中的緣由。

    這特么是讓自己當奶爸啊!

    馮衛國還真是有意思。

    真以為錢是萬能的嗎?

    “能不能再加點,一百萬不太夠啊!”

    徐拙沒臉沒皮的說了一句。

    這種奶爸工作可不是一兩年就能結束的,說不定得管一二十年。

    所以這么算下來,一百萬確實有點少。

    老爺子臉上的笑容更盛。

    徐拙越來越像個生意人了。

    擱以前,他絕對不會有這么厚的臉皮。

    “也不少了,再說他到底能不能找到徒弟還兩說呢。”

    老爺子對馮衛國找徒弟這事兒有點不看好。

    人家趙金馬在省城找了好幾年,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到現在不也沒找到嘛。

    憑什么馮衛國就能找到呢?

    徐拙很想告訴老爺子,馮衛國肯定能找到的。

    因為他很早之前就接了幫馮衛國找徒弟的任務。

    但是這事兒不能說。

    徐拙想了想說道:“趙老爺子是因為要求太高,所以沒找到合適的,但是馮爺爺是個隨和的人,只要拜師的人態度端正,他肯定會收下的。”

    老爺子挺認同這話。

    不過他沒同意再加錢。

    人家花一百萬買個念想已經很不錯了。

    不能把他的家底掏光。

    再說以后就算他找到徒弟,那人不一定愿意開四方面館的分店。

    年輕人嘛,都想闖出自己的名頭。

    最討厭沾別人的光。

    特別是徐拙也年紀輕輕的。

    他心里肯定更不服氣了。

    “一百萬也不少了,總比一分錢沒有強。”

    聽了老爺子的解釋,徐拙倒也很知足。

    現在馮衛國無償在店里幫忙已經夠可以了。

    不能總逮著他這一只肥羊薅羊毛。

    到了省城,徐拙沒去徐家酒樓。

    而是直接去了老太太的住處。

    今天要開家庭會議嘛,店里亂糟糟的,沒家里清靜。

    再說好久沒來老太太這邊了,正好過來看看。

    快到小區的時候,徐拙給陳桂芳打了個電話。

    讓她和徐文海也一塊兒回來。

    就這樣,徐家第一次家庭會議,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