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八十五章 裝逼機會來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隨后,徐拙跟著關俊杰。

    把整個后廚參觀了一遍。

    看完之后,徐拙眼中除了羨慕還是羨慕。

    各區域劃分井井有條,每個人都有自己負責的工作范圍。

    相反,四方面館的后廚,每到上班時間就亂哄哄的,大家湊在一起干活兒,雖然熱鬧了點,但是分工不明確,導致效率不算很高。

    要不,回頭也把四方面館的后廚也劃分一下?

    徐拙有些心動。

    不過也只是心動一下而已。

    人家蓉城味道的后廚面積比四方面館的營業面積還大。

    所以才有條件把后廚劃分為不同的區域。

    要是四方面館也這么玩的話……

    徐拙認真想了想,估計整個店全都扮成廚房才能做到。

    還是算了吧。

    等以后搬到省城了再說。

    轉完一圈,關俊杰帶著徐拙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泡上一壺茶,關俊杰看著徐拙問道:“轉完這一圈,有啥感受沒?”

    徐拙笑笑,他還真有不小的感受。

    大飯店的后廚,洗菜切菜都已經成了流水線作業。

    而且還使用機器代替人力。

    食材從進廚房到走上餐桌的過程中,除了炒菜這個必須使用人工的環節之外,其他步驟能用機械就用機械。

    比如洗菜和切菜。

    比如肉類的初加工。

    跟小飯店所有步驟都要親力親為有著很大的區別。

    不過徐拙卻總覺得,

    這樣做出來的菜,沒有煙火味兒。

    他看了兩個師傅炒菜,完全就是程式化操作。

    燒油、爆料、翻炒、調味、勾芡、裝盤……

    幾乎所有小炒類步驟都一樣。

    而且做出來的菜品,不管顏色搭配還是味道,也都非常雷同。

    用網上流行的話叫,這種菜都沒有靈魂。

    哪怕一道家常菜呢,也沒有任何家常的味道。

    關俊杰聽了徐拙的話之后,笑了笑,然后問道:“兄弟,你吃過農家樂吧?”

    徐拙點了點頭:“吃過,飯菜都很貼胃。”

    關俊杰又問道:“你吃的農家樂價錢如何?”

    徐拙想了想:“比小飯店的飯菜要貴一點,但也沒貴太多,主要是那種柴火地鍋做出來的飯菜,特別讓人喜歡。”

    關俊杰把蓉城味道的價目表遞給徐拙:“要是把農家樂的飯菜增加幾倍給你吃,你還會覺得好吃嗎?”

    這個……

    徐拙認真想想,假如一盤韭菜炒雞蛋賣六七十塊錢的話。

    他或許還會覺得好吃,但是絕對不會像剛剛那樣,認為很劃算了。

    而且一旦農家樂出現高價菜,大家首先第一感覺就是,我何必花這么多錢來這種地方吃呢?

    自己在家做不也是這個味道嘛。

    花這么多錢,完全可以去吃海鮮或者別的美食了。

    這也是一些原本名噪一時的農家樂,在漲價之后生意迅速衰敗的原因。

    “小飯店要有煙火氣,主要就是讓味道接近家常風味,讓顧客有在家吃飯的感覺,而且價錢方面也比較合理。”

    “但是大飯店就不一樣了,大飯店不管從軟件設施還是硬件設施,都給人一種華貴的感覺,菜品更是堅決不能有煙火氣,避免顧客也會有吃農家樂的心理。”

    “那些人均動輒好幾千的料理,更是跟煙火氣無緣,做的菜比我們這里還不接地氣。但越是這樣,去吃飯的人越覺得好。”

    “相反,在那種店里你要給他端一份最常見的酸辣土豆絲,哪怕味道超級好,顧客也覺得好虧,因為在他看來,這道菜不值三四百一份的價格。”

    徐拙點點頭。

    設身處地的想想,他估計也會有這方面的心理。

    正聊著,突然曾老板推門走了進來。

    見到徐拙,曾老板笑著打了個招呼。

    雖然徐老板在蓉城借不到老爺子的光,但是他還有魏君明干兒子這個身份。

    曾老板見到徐拙這么客氣,也是因為魏君明的緣故。

    寒暄過后,曾老板坐下來,沖關俊杰問道:“關師傅,我小舅子這兩天在家鬧騰得厲害,他說他的廚藝不差,現在我老婆也開始來勁了……”

    最近蓉城味道生意不錯,所以曾老板的小舅子就再次打起了后廚的主意。

    想過來插一腳。

    這次他不打算把關俊杰搞走了,而是想加入關俊杰的團隊。

    在后廚某個區當個廚師長就行,或者管倉庫也可以。

    只要能撈到油水,他就心滿意足了。

    關俊杰自然不會這么同意。

    現在后廚團隊都是他和他的師弟們把持著。

    這么冷不丁插進來一根釘子算怎么回事?

    所以,關俊杰想都沒想就打算拒絕:“你不早說,現在后廚的人事架構已經完善,大家也都挺努力,不太好安排。”

    曾老板也知道他的意思。

    不過老婆在家里催得急,他只得象征性的過來問一句。

    其實他是老板,真想安排一個人進來的話,根本不用征求關俊杰的意見。

    但是蓉城味道現在生意剛有起色,他可不想被那個成事不足的小舅子給毀掉。

    曾老板走了之后,關俊杰看了看時間,沖徐拙說道:“咱去后廚,我一般這時候會指點我的幾個徒弟做菜,你正好也幫我看看,有沒有什么不足之處。”

    這話純粹就是為了客氣了。

    關俊杰成名已久,烹飪水平比魏君明差不了多少。

    所以他教徒弟,再怎么不堪,也輪不到徐老板挑不足之處。

    徐拙笑笑:“我今天就是來學習的,能看你教做菜真是意外之喜,正好也學學師兄的手段。”

    兩人來到烹飪區,今天上午要用到的食材基本上已經處理完畢。

    幾個二十多歲的廚師正在練習刀工。

    見到關俊杰進來,UU看書 .uukanshu.com 幾人趕緊打招呼:“師父,今天我們可以上灶了嗎?”

    “你們先一人炒一份魚香肉絲我看看,行的話就允許你們上灶。”

    幾人一聽,趕緊準備做魚香肉絲需要的食材。

    上灶可是代表著從學徒到真正廚師的轉變。

    不僅僅在廚房有地位,而且工資待遇也完全不一樣。

    所以他們都很激動。

    關俊杰擔心徐拙干站著無聊。

    扭臉問道:“師弟,你在中原學過魚香肉絲嗎?”

    嗯?

    徐拙原本就有些技癢,這會兒聽到關俊杰這么問,心里頓時一喜。

    終于輪到我來裝逼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