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八十八章 你到底是哪邊的?

美食從和面開始
     金大彪架上炒鍋的時候,徐拙剛剛把要用的豆莛給收拾好。

    他不緊不慢的走到水池邊,準備把豆莛浸泡一下。

    金大彪輕蔑的看了徐拙一眼,熟練的滑鍋,重新舀一勺菜籽油倒進去,估計覺得這樣炒菜不香,他又挖了點豬油丟進了鍋里。

    這一幕,看得關俊杰直搖頭。

    做川菜,確實有葷菜素油、素菜葷油的說法。

    但不代表所有菜都要這樣做。

    比如這道酸辣綠豆芽,就完全沒必要加豬油。

    一道開胃爽口的豆芽菜,你加豬油算怎么回事?

    等涼了你讓顧客還怎么下筷子?

    但是金大彪卻自我感覺良好。

    為了展示自己做菜的功夫,豆芽菜倒進鍋里的時候,他還特意表演了一個大翻勺。

    不過這道菜不適合大翻勺,而且他的操作也有些不專業,導致好幾根被熱油裹著的綠豆芽掉在了他手腕上。

    疼得他差點把手中的炒鍋給扔掉。

    徐拙把豆莛泡在水里之后,就架上炒鍋。

    把鍋燒熱后倒入花生油,然后他撈出水中的豆莛,開始控水。

    做這道菜,一定要把豆莛表面的水分控一下。

    這樣做的時候才不容易出現炸鍋的現象。

    從操作上來講,會更加安全。

    不然豆芽上的水滴到鍋里,那些滾熱的熱油立馬就會四處迸濺。

    以前廚房脫水,一般都是放進筐里端著顛幾下,或者小心的甩幾下。

    現在不用這樣做了。

    現在廚房一般都有做沙拉用的蔬菜脫水器。

    先把豆芽倒進一個特制的筐里,

    然后放進配套的一個盆里,蓋上蓋子,轉動蓋子上的手柄,里面的菜筐就會快速轉動起來。

    利用慣性,把菜品表面的水甩干。

    做完這些后,徐拙把豆芽端出來,放在一邊,等待油溫升高。

    鍋里冒出縷縷青煙的時候,徐拙抓了幾十顆花椒丟進鍋里,炸出香味兒后,用細網篩撈出來丟掉。

    接著他把豆莛倒進大漏勺中,等油溫升高到九成熱的時候放在油鍋正上方,左手端著漏勺,右手拿著勺子,把鍋里燒開的熱油舀起來,澆到豆莛上面。

    一邊澆,左手還得一邊翻動漏勺,讓豆莛受熱均勻。

    “他這是在干嘛?閑得慌啊?”

    曾老板的老婆看不懂徐拙的操作,覺得好無聊。

    做菜就做菜,搞那么多噱頭做什么?

    但是其他人,包括關俊杰在內,都被這一手給驚到了。

    沒一定油炸功底的話,這一步絕對要翻車。

    而且做這一步對臂力的要求也很高。

    左手不僅要一直用小翻勺的技法翻動漏勺,而且還得讓漏勺始終處于油鍋上方,這樣漏勺中淋出來的熱油才會重新滴到鍋里。

    而右手得不停的把鍋里的熱油舀起來,然后均勻的澆在豆芽上。

    這個步驟看似簡單,但是真正操作起來卻很麻煩。

    因為兩手的動作不一樣,偏偏還得同時進行。

    就跟周伯通的左右互搏術一樣。

    一不小心就會出錯。

    徐拙做這一步的時候也有些膽戰心驚。

    雖然他已經拿到了技能,操作起來很簡單。

    但是往豆莛上澆熱油的時候,依然會擔心右手突然來個小翻勺該怎么辦。

    都漏勺中的豆芽變得微微透明時候,徐拙關上或,然后端著漏勺控下油,倒進了一個盆里。

    接著他捏了點食鹽灑上去,再端著盆顛兩下。

    用筷子扒拉到盤子里。

    一道油潑豆莛就已經做好。

    這道菜得趁熱吃,因為剛做好的時候,豆芽依然保持著脆嫩的口感,不過一旦時間長了,豆芽受熱脫水,就會逐漸變軟。

    口感也會變差。

    金大彪的酸辣綠豆芽已經做好一會兒了。

    這會兒曾老板的老婆正絞盡腦汁的說著好聽的話。

    只不過那盤被她夸得天花亂墜的酸辣綠豆芽,在關俊杰和其他廚師眼中,甚至都不及格。

    拋開味道和火候不說,光他下入豬油的這一步就已經大錯特錯。

    曾老板作為一個飯店老板,自然也懂這些。

    他拉了拉自己老婆的衣服“炒酸辣綠豆芽不應該放豬油,你就別在這尬吹了。”

    他老婆還不服氣“我吃著好吃,哪條法律規定炒酸辣綠豆芽不能放豬油的?”

    ……

    “油潑豆莛做好了,大家可以來嘗嘗。”

    徐拙把做好的菜品放在桌子上之后,便站到了一邊。

    他其實是想嘗嘗味道的。

    但是這個時候,保持逼格最重要。

    所以還是先讓曾老板兩口子嘗吧。

    曾老板的老婆一看,率先拿著筷子走了過來“根本不用嘗,你們看大彪做的,不管色澤還是搭配都非常美觀,但是他這道呢,全都是白生生的豆芽,看上去……”

    她認真看了看,剛剛徐拙裝盤的時候特意把盤子里的豆芽擺了擺。

    現在盤子里的豆芽全都一個方向平放在盤子里,一根根的猶如玉器一樣。

    看上去比那盤酸辣綠豆芽高端多了。

    她干咳兩聲“現在的年輕人啊,不踏實學藝,總喜歡搞那些華而不實的東西,也不知道是跟誰學的……”

    她一邊說,一邊夾了一筷子豆芽看了看“喲,還沒熟,也不知道能不能吃。”

    不過為了挑刺,她還是把豆芽塞進了自己嘴里,一邊嚼還一邊嘟囔“啥味兒啊,根本就不好……臥槽,這味道也太絕了吧!”

    金大彪原本很高興,看他姐的反應就知道,這事兒已經十拿九穩。

    結果聽到后面這幾句,他的臉色立馬就拉了下來。

    你到底是哪邊的?

    怎么夸著夸著,夸起了對方?

    這白生生的豆芽真會好吃嗎?

    根據金大彪以往教學的經驗,UU看書.uukanshu 他敢斷定,這豆芽絕對有股豆腥味兒。

    曾老板嘗了一口,沖徐拙豎起了大拇指“老弟這手藝,真是沒得說,俊杰,安排一下,這么好的人才可不能放走了……”

    嗯?

    徐拙有些迷茫的看著曾老板。

    你們兩口子這是在做什么?

    一個踩了半天,突然夸這道菜好吃。

    另一個二話不說直接安排工作。

    真把我當成無處可去來找工作的了?

    關俊杰覺得有些丟臉,他輕輕拉了崔老板一下“我師弟家的飯店不比蓉城味道小,他爺爺是魯菜的泰斗,還曾做過國宴主廚,再走投無路也不會來咱們店里打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