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八十九章 這有什么難的

美食從和面開始
     曾老板只知道徐拙是魏君明的干兒子,具體身份啥的一概不知。

    他今天在關俊杰的辦公室見到徐拙,第一感覺就是這小子想走后門來找工作。

    結果沒成想,人家根本看不上蓉城味道。

    金大彪還沒被打臉呢,曾老板先挨了一下。

    他憤恨的瞪了金大彪一眼,這二傻子也不搞清楚就亂扯。

    讓自己白白丟了一次臉。

    這下,他也沒心情在這呆了,大步向外走去。

    原本還想表演一出破格錄取讓徐拙感激涕零的橋段,結果成了笑話。

    他老婆不知道什么情況,好奇的看了曾老板的背影,不明白這是什么意思。

    金大彪見自己姐夫走了,趕緊湊過來,拿著筷子夾了一口徐拙做的油潑豆莛嘗了嘗。

    口感爽脆,還帶著一絲絲的麻。

    剛吃進嘴里,他就知道,自己大意了。

    怪不得關俊杰那么有恃無恐呢。

    這道菜確實好吃。

    不過他不認為是徐拙的手藝好。

    只是這道菜的做法比較討巧。

    “有本事跟我比炒菜啊,這道菜根本就不是小炒!”

    金大彪的話多少有些虛。

    不過有他姐撐腰,他倒是不怕。

    這會兒徐拙逼也裝了,臉也打了,突然有些索然無味。

    自己好端端去哪玩兒不行,陪這種二傻子做什么。

    難道去網吧打會兒游戲,它不香嗎?

    所以徐拙跟關俊杰打了聲招呼,溜達著出去了。

    徐拙一走,

    金大彪立馬來了脾氣“這有什么難的?他這做法就是討巧而已,只要我想做,我也能做出來。”

    曾老板的老婆把一整盤油潑豆莛吃了個干凈,她最近有點厭食,沒想到這道菜這么開胃。

    聽了金大彪的話,她立馬來了興趣“大彪,你做吧,只要你也能做出他那種味道,你要什么姐就給你什么。”

    金大彪一聽就來勁了。

    二話不說就開始做。

    不就是把豆芽掐頭去尾用熱油淋嘛,弄得跟誰不會一樣。

    說干就干,趁著這會兒后廚不忙,他飛快的操作了起來。

    關俊杰也沒阻攔。

    根據他在飯店干活的經驗,可以跟老板頂嘴抬杠,但是千萬別招惹老板娘,不然沒啥好果子吃。

    而且剛剛徐拙的操作他看得真切,絕對不是一上手就能學會的。

    得經過長時間練習才行。

    特別是兩手同步做不同的動作,沒有一定的基礎,絕對會出事兒。

    要是后廚的某個廚師吵著要做,關俊杰絕對會攔住他。

    但是金大彪想做,那就做唄。

    哪怕他把自己油炸了也跟自己無關。

    端著茶杯,關俊杰離開了后廚,同時跟幾個主廚使了個眼色,讓他們各忙各的,別湊在邊上看熱鬧。

    省得等會兒被滾燙的熱油濺到。

    果然,十五分鐘后,烹飪區傳來了一聲凄慘的嚎叫聲。

    金大彪要是老老實實做,問題倒也不大。

    偏偏他想學徐拙那樣左手顛勺右手淋油。

    結果左手顛著顛著,右手跟著也顛了一下。

    然后一勺子熱油就被他翻到了自己胳膊上。

    要不是他下意識的躲了一下,這勺熱油絕對能潑到自己臉上。

    等大家手忙腳亂的把他送到醫院后,關俊杰這才從辦公室出來“你們剛才誰拍到了給曹師弟發過去,讓他在中原安心工作,說不定以后咱們也要去中原呢。”

    經過今天這個場面,關俊杰深深認識到曾老板兩口子的不足。

    成績剛好點就想卸磨殺驢,想著法子要把金大彪安插進后廚隊伍中。

    很明顯,他不信任自己這個行政總廚。

    哪怕幫他掙錢了,他依然相信自己那個一事無成的小舅子。

    畢竟,那是自己人嘛。

    一些老板總是說,遇不到好的廚師。

    其實廚師想要找到讓自己工作舒心的好老板,也挺不容易的。

    另一邊,徐拙從蓉城味道出來,本想去網吧玩會兒游戲的,結果魏君明打來電話,邀請徐拙去張富貴的飯店里吃飯。

    徐拙便打車去了張富貴的店里。

    來到店里,徐拙先去廚房找張富貴打了個招呼,然后來到二樓,見到老爺子跟幾個六七十歲的老人坐在窗邊,一邊喝茶一邊欣賞著外面的美景。

    魏君明坐在一邊,像是在做什么統計。

    見到徐拙過來,魏君明把手中的本子遞了過來“你閑著沒事,幫我統計一下人名和錢數。”

    徐拙有些不解“啥意思?有人要給你送禮嗎?”

    魏君明笑笑“這是餐飲協會的成員為吊唁張老爺子給湊的禮金,他們交給了我,我正在忙著統計呢,你幫我算算,明天咱們去吊唁的時候帶過去。”

    徐拙也沒拒絕,開始幫著計算。

    名單在手機一個微信群中,現在需要一個個寫出來,明天直接遞給負責接收禮金的人就行。

    為了方便記住,每個人名后面還寫有這人所在的飯店和具體職務。

    有的是飯店經理,有的是廚師長,還有的是飯店老板。

    禮金也有多有少。

    不過大家都是有頭有臉愛面子的人,基本上都是五百起步。

    能加入這個協會的人基本上都不差錢。

    所以禮金上都多出點,這樣也顯得排場。

    當然,也有沒出的。

    比如蓉城味道的老板曾學明同志。

    徐拙從頭寫到尾,也沒見到他的名字。

    倒是關俊杰拿了兩千塊錢。

    不過他沒有代表蓉城味道。

    而是代表個人拿的。

    徐拙又特意檢查了一遍,確實沒曾學明的名字,他好奇的問魏君明“蓉城味道的曾老板沒出錢?”

    魏君明點點頭“對,協會還特意有人通知了他,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結果他說他老婆管著錢,現在手上沒現金,讓大家幫他墊一下……這種事兒沒人會幫他墊,所以就沒寫他的名字。”

    嘖嘖……

    真夠摳的。

    好歹也是同行呢,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就不怕得罪人被大家聯合起來針對?

    雖然大家各自掙各自的錢沒啥牽連。

    但是畢竟是同行,而且這個社會是人情社會,一些人情往來還是很有必要的。

    怪不得當時曾老板托魏君明找廚師呢,當時徐拙以為是他不是圈內人,聯系不到高手。

    現在看來,他純粹就是人緣太差。

    也不知道關俊杰能在他店里干多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