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九十章 惡人還需惡人磨

美食從和面開始
     隨后幾天,徐拙都跟著老爺子和魏君明參加遺體告別、參加追悼會,參加吊唁之類的。

    直到張老太爺下葬后,這種忙碌才告一段落。

    確定好行程后,徐拙買了機票,跟關俊杰他們吃了頓飯。

    還特意去了曹坤的媽媽家。

    既然來了,肯定要拜訪一下的。

    徐拙也不知道買點什么,直接掏了一萬塊錢。

    老板嘛,就得有個老板的樣子。

    蓉城這邊的事情處理妥當后,三人就坐飛機離開,回到中原。

    在機場,徐拙找到自己的車,交了停車費,帶著老爺子和魏君明來到了徐家酒樓。

    這會兒是傍晚,徐拙打算吃點飯就回林平市。

    連著幾天不在,也不知道面館的生意如何。

    剛進徐家酒樓的大門,正好碰到謝海龍出門。

    “謝叔叔,你怎么在這?”

    見到謝海龍,徐拙有點意外。

    好久不見這位粵菜廚師了,不知道他今天來徐家酒樓做什么。

    謝海龍見到徐拙,也有點意外“你們這是剛從蓉城回來嗎?我那里進了一批進口的皮皮蝦,一時間處理不完,就給你爸送了點。”

    喲,來送皮皮蝦的?

    這就更不能走了。

    怎么也得留下吃頓飯再回去。

    而且不光徐拙挽留,老爺子也讓謝海龍留下。

    他沒有鄭光耀的微信號,趁著這個機會正好加上。

    粵菜傳奇鄭光耀,現在都快八十歲了,老爺子居然想要他的微信號,這讓徐拙有些哭笑不得。

    人家知道微信是什么東西嘛,

    還要人家的微信號。

    真不知道老爺子是怎么想的。

    結果謝海龍加了老爺子的微信之后,還真把鄭光耀的微信名片發了過來。

    老爺子一邊打著驗證信息一邊說道“要是八大菜系中最能接受新事物的,就是人家粵菜了,老鄭要是沒這個本事,也不會成為粵菜領頭人。”

    粵菜取百家之長,用料廣博,選料珍奇,配料精巧,善于在模仿中創新,依食客喜好而烹制。

    所以說,粵菜是最喜歡接受新事物的菜系。

    比如一些東南亞的香料,比如西方的一些烹飪方式,粵菜都有所嘗試,最終根據粵菜的特性,融會貫通后變成粵菜的技法和菜品。

    而且跟其他菜系不同,粵菜到現在還一直在發展著。

    他們每天都在琢磨各種食材的新奇做法。

    沒有停滯不前,更不會故步自封。

    因為口味刁鉆的嶺南人,會逼著這些廚師去追求更鮮更新的美味。

    回到店里,謝海龍閑不住,去廚房收拾他帶來的皮皮蝦,打算做成椒鹽皮皮蝦讓老爺子品一下味道。

    徐拙原本想跟過去學一下的。

    潛心好學的技能已經冷卻了好久,他卻不知道學什么好,既然今天謝海龍做皮皮蝦,他就打算學一下。

    看看這皮皮蝦到底是怎么做的。

    回頭也好在面館裝裝逼,讓他們也感受一下皮皮蝦我們走的樂趣。

    結果剛走到廚房門口,徐拙就接到了陳桂芳的電話“兒砸,你們是不是到省城了?你來接我一下,我的車今天保養,現在在4s店停著呢。”

    徐拙無奈的看了一眼廚房。

    看來只有等下次再學了。

    他跟老爺子說了一聲,便跟著導航,開車直奔郊區的方向。

    陳桂芳配貨的倉庫在郊區一個物流工業園內。

    距離市區有些距離,不過租金便宜,而且還有各種優惠政策。

    徐拙來到之后,陳桂芳正在大門口等著。

    “走走走,先去4s店幫我取車,順便跟你說點事兒。”

    坐上車,陳桂芳就迫不及待的讓徐拙開車。

    “啥事兒啊,你又缺錢花了?”

    不過不應該啊,前一段老太太剛給她戶頭上轉了一百萬,不會花這么快。

    徐拙看了陳桂芳一眼,正好陳桂芳也轉向了這邊。

    母子倆對視的一瞬間,徐拙張口就說道“沒錢!”

    嗯,確認過眼神,是想要錢的人。

    結果陳桂芳白了他一眼“看把你嚇的,不是問你要錢,是趙金馬收你當徒弟的事兒,你是怎么看的?”

    嗯?

    陳桂芳怎么突然關心起這個事兒了?

    有點不正常啊。

    “你問這個做什么?我爺爺不同意這事兒,問我的態度有啥用?”

    陳桂芳說道“你要是能跟他學做菜的話,以后我就是趙記私房菜的唯一供應商,這個對媽媽來說很重要,你得幫幫我……”

    果然,還是跟錢有關系。

    徐老板下意識的就要拒絕“生意上的事兒,我管不著,你要不再想別的辦法吧。”

    “我就知道,你這小沒良心的,自從有了女朋友就不管老媽的死活了,唉,你說我生個兒子是圖什么?”

    徐拙無奈的看了她一眼,服了。

    他想了想,張口問道“之前不是已經有合作嗎?為什么提了這么一個條件?”

    陳桂芳嘆了口氣“以前我們僅限于羊肉方面的合作,但是羊肉的利潤就那樣,還是香料的利潤更高,不過趙金馬已經發話了,你不拜他為師,他就不跟我合作。”

    喲,老爺去了林平市之后,趙金馬這老毛病又犯了?

    居然還敢威脅。

    “我有辦法收拾他,等會兒這事兒就能解決。”

    陳桂芳一愣“你有什么辦法?跟他講道理?或者背著你爺爺偷偷拜師?”

    徐拙搖搖頭“不用,惡人還需惡人磨,讓他在我爺爺面前把這話再說一遍就行了,我爺爺應該會教他做人。”

    說完,他把手機的藍牙連到車上,給趙金馬打了過去。

    “趙爺爺,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我是徐拙啊,您吃飯了沒?”

    徐老板像個乖寶寶一樣跟趙金馬打了個招呼,然后熱情的邀請他去徐家酒樓吃飯,還說已經準備好了,趙金馬要是不去他就坐在店里一直等著。

    “我爺爺不在,他在林平市沒過來……對對對……要不我開車去接您?那好,那我就在酒樓等著您了哈。”

    掛斷電話,徐拙才笑著說道“趙金馬見到我爺爺之后,肯定會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陳桂芳詫異的看著徐拙“兒砸,你最近看了什么書嗎?怎么變得這么腹黑了?這可不像你的性格啊。”

    徐拙白了她一眼。

    不幫忙的時候說自己小沒良心。

    幫忙又說自己腹黑。

    當媽的都喜歡這么挑自己兒子的毛病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