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九十一章 半瓶路易13

美食從和面開始
     兩人很快取了車,回到徐家酒樓。

    來到包間,徐拙看到倆老頭正在抬杠。

    不過表情卻全然不同,趙金馬全程怒氣沖沖,老爺子則是風輕云淡。

    見到徐拙,趙金馬幽怨的瞪了他一眼。

    你這臭小子,不是說你爺爺不在嗎?

    他接到徐拙的電話就興沖沖的跑了過來。

    門口沒見到人,他也沒在意,直接上二樓徐家自己的小包間中,結果推門一看,老爺子一個人正在里面喝茶。

    倆老頭之間的恩怨雖然已經化解。

    但是老爺子依然保持著時不時懟他兩句的習慣。

    所以說著說著趙金馬就炸毛了。

    但是他口才太差,而且越急就越說不出來。

    被老爺子好一通擠兌。

    現在見到徐拙,趙金馬真有種流淚的感覺。

    我這是圖什么嘛。

    “趙爺爺,對不起啊,路上有點堵車,你跟我爺爺聊什么呢這么開心?”

    這話讓趙金馬差點把手中的水杯扔掉。

    你這死孩子怎么哪壺不開提哪壺?

    我這樣子像是開心的樣子嗎?

    徐拙端著茶壺給他倒了一杯茶水:“趙爺爺,我媽說有個合同要跟您過一下,她這會兒在隔壁財務室核對賬目呢,要不您現在過去看看?”

    趙金馬剛才就想離開,但是畢竟是人家酒樓,他也沒法四處溜達。

    而且既然來了,這會兒拍屁股走人的話更不合適。

    所以就這么干坐著。

    不管扯什么話題,老爺子都能準確找到懟他的點。

    弄得趙金馬差點掀桌子。

    趙金馬起身,跟徐拙來到隔壁房間,陳桂芳已經拿著合同在等著了。

    “這合同我就是開個玩笑……算啦算啦,我現在就簽上。小拙,聽說馮衛國在你店里干得風生水起?是不是有這回事啊?”

    他也沒看合同條款,直接簽上名字,然后從手包中掏出自己的手章按上去。

    合同的事兒算是搞定了。

    合同一式兩份,陳桂芳整理好之后給趙金馬找了個密封袋裝了進去,遞給了他:“謝謝趙伯伯。”

    趙金馬無奈的笑笑:“反正錢給誰掙都一樣,肯定選自己人啊。桂芳,酒水方面有渠道的話,我們店的酒水也歸你了。”

    陳桂芳搖搖頭,她也很眼紅酒水的市場。

    雖然利潤沒有食材香料高,但是銷量大啊。

    特別是趙記私房菜這種店面,各種酒水的銷量非常高。

    假如能拿下的話,絕對掙錢。

    可惜她對這一行不太熟,而且就水市場的競爭早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還是守著食材調料這些吧。

    人要懂得知足。

    簽了字,晚飯也準備得差不多了。

    回到小包間之后,徐拙看到椒鹽皮皮蝦已經上桌。

    之前謝海龍說吃皮皮蝦的時候,徐拙還以為是那種二十來厘米的普通皮皮蝦,所以也沒當回事。

    當時還在想,這玩意兒十來塊一斤,

    消耗不完給員工吃不就行了嘛,至于再送過來嘛。

    結果看到桌上一尺多長幾乎快有小臂粗的巨型進口皮皮蝦,才知道會錯意了。

    這種皮皮蝦徐拙以前在羊城吃過一次,一只都好幾百塊錢。

    現在桌上擺了差不多有二十只這種巨型皮皮蝦。

    聞著皮皮蝦散發出來的香味兒,徐拙不自覺就吞了吞口水。

    看來今天要好好過過癮了。

    接著,其他菜品也依次上桌。

    老爺子看了一眼趙金馬:“喝點兒?”

    趙金馬冷哼一聲:“喝點就喝點,誰怕你啊?”

    老爺子轉身走到酒柜旁邊,看了看里面擺著的酒類。

    從里面拿出一瓶八十年的五糧液。

    倆老人要喝白酒,而徐文海魏君明和謝海龍三個中年人,卻選擇了喝紅酒。

    徐文海去拿酒的時候,翻出了一個只剩下半瓶的路易十三酒瓶,他拿在手中掂了掂,扭臉問老爺子:“爸,這瓶酒能喝嗎?”

    老爺子連忙說道:“那瓶不行,換別的吧,那瓶路易十三可是你于叔叔的命根子,據說在家生了大半月悶氣,哈哈哈哈……”

    徐拙走過去,拿著酒瓶拍了兩張照片。

    當時老爺子把于培庸的珍藏的這瓶路易十三打開,連喝帶造的干掉半瓶,剩下半瓶配上兩瓶五十年代的茅臺,用快遞發到了中原。

    結果地址填錯,發到了徐家酒樓。

    所以直到現在,徐拙才算是見到了讓于培庸心心念的路易十三。

    拍了幾張照片發到朋友圈:“珍藏幾十年的路易十三,真漂亮。”

    發這個朋友圈倒不是為了裝逼,而是讓于培庸看看,省得他心里還想著這事兒。

    再有一個多月就要去揚州了。

    該示好就得示好,省得他回頭給自己擺一道鴻門宴。

    果然,發出去不到兩分鐘,于培庸就點了個贊。

    顯然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思。

    老爺子找半天沒找到白酒杯,這會兒店里忙,也懶得讓服務員送,直接拿了兩個喝紅酒用的高腳杯。

    打開酒瓶,他一邊倒酒,一邊向趙金馬吹噓著那瓶路易十三的來歷。

    高腳杯能裝半斤酒,肯定不能倒滿。

    趙金馬盯著自己面前的酒杯,頗有感觸的嘆了口氣:“唉!于師傅還真是交友不……你!”

    他正說著,老爺子手一抖,酒杯倒得溜滿。

    趙金馬一臉無奈。

    不光于培庸交友不慎,我趙金馬也交友不慎啊。

    干嘛要和解啊?

    還不如痛痛快快斗一輩子呢。

    現在和解之后,自己卻成了受氣包,往哪說理去?

    要不是看在徐拙的面子上,他早就跟老爺子翻臉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可惜,徐拙的天賦那么高,他越看越喜歡。

    上次去四方面館的時候,他加了馮衛國的微信。

    結果馮衛國老發一些徐拙做菜的視頻來氣趙金馬。

    徐拙今天又學會做這個了,又學會做那個了。

    還拍徐拙做香油做芝麻醬的視頻。

    甚至連徐拙吃飯的視頻也發。

    看得趙金馬很是眼熱。

    這么有天賦的孩子,偏偏不是自己徒弟,你說氣人不氣人?

    菜上齊后,眾人開吃。

    徐拙剛剝開一只皮皮蝦還沒來得及吃,趙金馬就湊了過來:“小拙,你做的小磨香油和芝麻醬的產量高嗎?要是可以的話,能不能給我也勻點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