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四百九十二章 胡大寶的消息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老板一愣,趙金馬怎么也知道這事兒?

    陳桂芳又四處嘚瑟了?

    他看了陳桂芳一眼,這會兒自己老媽正專心致志的跟皮皮蝦較勁呢,根本沒注意這邊聊的話題。

    看來不是她吹噓的。

    要是她的話,這會兒大概率會一口應承下來,然后從自己手中拿下香油和芝麻醬的代理權,當中間商賺差價。

    不是她的話,那會是誰呢?

    趙金馬主動說了出來:“馮衛國天天發視頻炫耀,看得我真是眼饞,你也知道,現在好的小磨香油和芝麻醬不好買,你做的量多的話,就給我勻點,價錢好商量。”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徐拙自然沒法拒絕。

    他答應趙金馬,等回去就做一些香油和芝麻醬出來。

    不過話是這么說,還得看有沒有時間。

    畢竟在徐老板心里,香油和芝麻醬都是添頭,好好經營面館才是本職工作。

    結果趙金馬見徐拙這么爽快的答應了,立馬在微信上給他轉了一萬塊錢:“這算是我的定金,以后我們趙記私房菜的香油和芝麻醬就全用你做的了。”

    臥槽!

    這定金未免也太多了吧?

    省城的有錢人都這么花錢嗎?

    “趙爺爺您真是太客氣了……”

    徐老板一邊說著,一邊麻利的點了收款。

    然后決定回去就開始加班加點的做香油和芝麻醬。

    原本他沒當回事,只是抹不開面子口頭上答應一下而已。

    但是現在既然收了錢,就不能懶散了。

    回去真得多做點,爭取過年之前把買設備的錢掙回來。

    皮皮蝦很好吃,

    特別是這種很大一只的蝦,再加上謝海龍那精湛的手藝,讓徐拙實實在在吃爽了。

    倆老頭對這種海鮮不感興趣。

    魏君明徐文海和謝海龍的心思都在廚藝的探討方面,也沒法下手去剝蝦吃。

    而老太太因為身體原因,現在不能吃這種高嘌呤的食物。

    所以這二十多只巨型皮皮蝦,全都便宜了徐拙和陳桂芳母子倆。

    最后剩下六七只實在吃不下,陳桂芳拿了個袋子打包裝好,塞到了徐拙手中。

    這舉動把徐拙感動壞了。

    破天荒第一次啊。

    陳桂芳居然沒留下來自己吃。

    看來幫她簽下趙金馬那個合同,還挺有分量的。

    “這是給可可捎的,你可不許偷吃!”

    陳規范的警告,讓徐老板頓時覺得一切都索然無味。

    唉!

    我果然是多余的。

    還是早點會林平市吧。

    徐老板開著車,帶著魏君明直奔林平市。

    老爺子因為喝得有點多,徐拙讓他留在省城,等過兩天來給趙金馬送香油的時候再接他回去。

    一路飛車,把魏君明送到川味小館后,徐拙直接開車回到面館。

    這會兒才夜里八點多,店里人聲鼎沸。

    鎖好車門,徐拙提著皮皮蝦來到店里,正好碰到小丫頭和孫盼盼一人提著一個包裝好的一次性飯盒往外走。

    “你們怎么不在這吃,干嘛打包帶走啊?”

    小丫頭沒想到徐拙來這么快,笑嘻嘻的說道:“周學姐病了,我讓馮爺爺給她做了碗酸湯吃,盼盼說要看電影,打包了一些小吃……你提的這是什么啊?”

    徐拙把裝有皮皮蝦的袋子遞給了她:“今天吃了皮皮蝦,沒吃完,正好你帶回去吃吧,店里人多,讓這個吃不讓那個吃都不合適,你們三個好好嘗嘗。”

    說完,徐拙開車把倆丫頭送到她們租房的地方。

    等再次回來,徐拙坐在臺前,開始查這幾天的賬目。

    鄭佳站在一邊,匯報著最近店里的情況。

    這幾天徐拙和老爺子都不在,馮衛國成了店里的頂梁柱,店里一些高難度的菜品都是他來完成的。

    得益于他的幫助,店里的生意倒是一直很平穩。

    收入跟前些天沒什么區別。

    日流水甚至還有些上揚。

    大概率是因為店里提供的那些盒飯,給那些大學生留下了深刻印象。

    面館附近的三個大學還好,大家都知道四方面館的飯菜不錯。

    但是這次參與半程馬拉松的志愿者,不光有三個大學的學生,還有其他院校的。

    他們對主辦方訂購的盒飯非常感興趣。

    比賽結束后,他們閑著沒事,根據飯盒上的地址找到了四方面館,順利打卡,吃了個肚圓才回去。

    回去之后安利其他同學,然后一群人再來吃一次。

    最近幾天,不斷有大學生過來打卡。

    “另外,臨平學院和科技學院的學生想問問你,有沒有在他們那邊開通外賣的打算?”

    徐拙搖搖頭:“咱們忙不過來,還是算了吧。”

    等明年萬一這條街拆遷,四方面館就會搬到省城。

    所以徐拙不打算擴張了。

    維持現在的局面就行。

    “店里別的事兒沒了吧?”

    徐拙起身,打算去后廚找建國了解一下后廚的情況。

    結果鄭佳說道:“有事兒,那個胡大寶最近老騎著一個電動車在附近轉悠,弄得我晚上都不敢一個人回家,這幾天都是建國開車送我回去的。”

    還有這回事?

    徐拙真是沒想到,胡大寶居然還敢過來。

    崔勇當時說得信誓旦旦的,難道只是過嘴癮嗎?

    “除了在附近轉悠之外,他還做了別的事情沒?”

    “來咱們店里吃過一次熱干面,吃完就走了,就從那天開始,他沒事兒就在附近轉悠,你說他會不會受刺激之后心理扭曲,然后……”

    徐拙敲了敲桌子:“沒事兒別看那些變態殺人狂之類的電影,UU看書 www.uukanshu 哪有那么多心理扭曲的人啊。他一般都是什么時候出現?”

    鄭佳想了想:“有兩天是白天,有一天是晚上,還有一天是早上九點多我們上班時候,也不知道他干啥,每次都騎著電動車在這轉好幾圈……”

    這是啥意思?

    打算踩點嗎?

    徐拙沒處理這事兒的經驗,他想了想,還是找個這方面的專家比較好。

    他拿著手機,打給了崔勇。

    “勇哥,最近胡大寶老來我們店附近轉悠,不知道在搞什么,我擔心他……”

    還沒說完,崔勇就在電話里說道:“我跟大姜正在去你店里的路上,等我們到了再說,先這樣,前面有攝像頭,我先掛了。”

    嗯?

    他們這個點跑過來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