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一十八章 可憐的人

美食從和面開始
     “沒身份證?”

    徐拙有些詫異,這都什么年代了,還有沒身份證的人。

    他不用手機嗎?

    他不坐車嗎?

    沒有身份證,可以說寸步難行。

    崔勇嘆了口氣:“他的戶口被他那個狗日的后媽以失蹤的名義給注銷了,所以辦不了身份證。”

    靠!

    還有這種人?

    一個戶口能有啥影響?

    “家里要拆遷了唄,戶口上沒有石磊的名字,他就沒法去分錢,加上這孩子也沒什么文化,不懂怎么辦理戶籍和身份證,所以就一直是黑戶。”

    好吧,這么一說,那人還真有點可憐。

    一直在旁邊聽著沒說話的鄭佳問道:“他不是有個表哥嗎?那表哥就不能幫幫他?”

    “那個狗逼表哥更不是東西!”

    孟立威又把他那個表哥數落了一通。

    以前在飯店當學徒時候,石磊的那個表哥說說石磊年紀小,怕他的錢被人騙了,所以那幾年石磊的工資全都他保管著。

    后來承包窗口,他表哥說石磊是合伙人,也是老板,所以不用發工資,以后掙錢了直接分錢。

    除了平時給石磊一些零花錢之外,別的錢全都由他把持著。

    上周,那個炒涼皮的店被學校清理后,石磊的表哥就迅速搬回老家。

    租的房子也退了,把石磊一個人扔在了林平市。

    電話打不通,找也找不到。

    任由石磊自生自滅。

    這下,徐拙算是理解石磊為什么砸玻璃了。

    要不是自己抖機靈讓孟立威他們去做直播。

    現在石磊應該還在醫學院當他的黑戶廚師。

    雖然沒啥收入。

    但是最起碼有飯吃,有零花錢。

    讓他賠錢是指望不上了,徐拙拿著手機給陳桂芳打個電話,讓她通過那家裝修公司,幫忙預定一塊玻璃。

    這玻璃暫時還能用。

    不過裂得跟蜘蛛網一樣,還是趕緊換掉比較好。

    省得哪天刮大風弄顧客一身碎玻璃渣子。

    打完電話后,徐拙看著崔勇問道:“現在石磊沒工作,也沒錢,他在哪住啊?”

    胖哥說道:“在解放橋下面的橋洞里跟幾個流浪漢一塊兒住呢。剛剛我在我妹夫那個賓館給他開個房間,讓他好好洗個澡,崔勇給了他幾百塊錢,這幾天應該不會餓肚子了。”

    雖然他的行為挺可恨,但是大家都不是鐵石心腸的人。

    能幫一把就幫一把唄。

    平時看到微信朋友圈有人眾籌還捐個一二十塊錢呢。

    現在活生生的可憐人站在面前,表示一下善心就再正常不過了。

    想想石磊也真是可憐。

    要擱以前,他還能去工地打個工啥的。

    但是現在去工地也得有身份證。

    石磊這種情況比較難辦。

    “這孩子明天不過來就算了,要是過來的話,我想幫幫他。”廚房門口,馮衛國聽完眾人的討論,愛心開始泛濫了。

    徐拙剛想說他小心被沾上。

    突然轉念一想,這老頭還有個收徒弟的任務沒有完成呢。

    而石磊這種情況,好像挺符合馮衛國的要求的。

    沒有父母干預,也不會半途而廢。

    馮衛國可以隨意按照自己的想法指點他。

    這不僅僅是個徒弟,更像是收養了個孩子一樣。

    甚至以后他還會給馮衛國養老送終。

    徐拙越想越覺得這事兒挺合適。

    甚至可以說,沒有比石磊更適合的人選了。

    想到這里,徐拙說道:“明天他要來的話,咱們幫他去打聽打聽,先把身份證的問題給解決了。”

    石磊沒什么文化,從小到大不是被后媽欺負,就是被表哥哄騙。

    他自己估計也沒勇氣去派出所問身份證的事兒。

    所以大家能幫忙就幫忙。

    先把戶口和身份證解決了,其他方面可以慢慢引導。

    當然了,他明天要是不來,那就任他自生自滅。

    大家忙活一通,這會兒也都餓了。

    徐拙回廚房做菜,讓他們留下來再喝點。

    他回廚房之后,胡大寶掏出一千塊錢遞給鄭佳:“那個啥,我……我辦張會員卡……”

    鄭佳白了他一眼:“就你那點散碎銀子,還是算了吧,有事兒就直接跟我們老板說,不用不好意思。”

    自從上次胡大寶主動幫徐拙做香油,鄭佳就再把他放在對立面。

    雖然這人不怎么樣,但是他挑釁四方面館已經受到了教訓,現在已經改行做香油,跟四方面館沒了沖突。

    就不用再用敵視的態度對他了。

    大姜也說道:“你有事兒直接跟徐拙說就行,你那個香油店投資也不小,錢該省就省,跟徐老弟沒必要這么生分。”

    很快,徐拙就做了幾樣小菜。

    大家坐在一起,吃吃喝喝之后各自散去。

    崔勇叫了他店里的學徒來開車,把他和大姜拉了回去。

    胖哥倒是省事兒,也不回家了,把車扔到四方面館門口,自己溜達著去他妹夫那個賓館住了。

    胡大寶臨走前,把他的難處給徐拙說了一下。

    徐拙說道:“正好這兩天又該做香油和芝麻醬了,這次去你那邊做,正好把你那邊的機器和設備都調一下試試,你再跟著做一遍。”

    胡大寶這才心滿意足的騎著車走了。

    下班后,徐拙用力按了按那塊滿是裂紋的玻璃,發現沒什么問題。

    只要不刮大風,這玩意兒就依然好使。

    清晨,徐拙開車,和老爺子一塊兒來到店里。

    剛下車就看到門口蜷著一個人。

    徐拙嚇了一跳,還以為哪個流浪漢病倒在自己店門口呢。

    結果跑過去一看,居然是石磊。

    這會兒才六點,天都沒亮。

    他居然這個點兒就來了。

    這么積極的嗎?

    “喂,醒醒!別睡了,穿這么少也不怕感冒。”

    徐拙把石磊推醒,他茫然的四處看看,認清是徐拙之后,UU看書 www.uukanshu.又歉意的低下了腦袋。

    昨晚崔勇他們跟石磊聊了差不多一個小時。

    方方面面都談了。

    這也讓石磊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

    現在見到徐拙,石磊想道歉,但是張開嘴,卻不知道該怎么說。

    徐拙用鑰匙把門打開。

    一股熱氣撲面而來。

    讓石磊有點不適應。

    建國買菜來得早,他把菜搬到店里之后就開著空調在小隔間睡覺。

    所以屋子里很暖和。

    徐拙把身上的羽絨服脫下。

    看著手足無措的石磊問道:“來這么早做什么?怎么不多睡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