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二十章 做涼皮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上午店里關門歇業,但是后廚卻沒放假。

    整整一上午,大家都在準備下午要用的食材。

    所以下午后廚的壓力就小了很大,大家甚至可以抽空睡個午覺。

    徐拙這會兒也不困,閑著沒事打算回后廚做涼皮。

    想要炒涼皮,得先把涼皮做出來。

    這樣炒出來的涼皮才好吃。

    不過做之前,徐拙得打電話問問崔勇啥時候回來。

    剛剛系統通知的是石磊拿到了身份,說明事兒已經結束。

    要是他們這會兒往回趕的話,天黑之前絕對能回到林平市。

    結果電話打過去后,崔勇告訴徐拙,估計還得兩天才能回去。

    因為石磊的戶籍雖然已經弄好,但是卻落在了老家的戶籍上。

    但是石磊不想跟老家的人牽扯那么多,他想把戶口遷出去,需要開一系列證明,總之挺繁瑣的。

    而且石磊的后媽也像是發現了商機一樣。

    把家里的戶口本藏了起來。

    想要用戶口本就先拿五千塊錢。

    把石磊心中最后的那點情分也消耗殆盡了。

    這樣也好,以后各走各的,誰都不影響誰。

    “老弟啊,你是不知道,那一家子人沒一個好東西,張口閉口就是錢,在他們家上了個廁所還收了我五塊錢,比特么景區都黑!”

    哇日,徐拙真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情況。

    不過想想也正常。

    能把一個十二歲的孩子趕出家門,這心思確實夠狠。

    他們估計自己也沒意識到,這種舉動,已經毀了石磊的一生。

    石磊在最該接受教育的時候在外混跡,

    現在甚至連智能機都用不好,微信支付寶什么的更是不知道該怎么操作。

    他的家人,負有很大的責任。

    假如沒有被趕出家門,現在石磊應該已經考上大學,正在絞盡腦汁想著怎么約中意的學姐出來過圣誕節。

    可惜,人生沒有返回鍵。

    只希望石磊今后的生活會光明起來。

    掛斷電話,徐拙開始做涼皮。

    涼皮需要用小麥淀粉,也就是澄面來做。

    農村人做涼皮,更喜歡用洗面筋水。

    這樣涼皮面筋都有了,吃起來更過癮。

    而且很有儀式感。

    不過今天徐拙不想這么麻煩,直接用的澄面。

    把澄面攪拌成稀面汁之后,徐拙又往里放了點鹽,攪拌開放在一邊醒發一會兒。這樣也能把澄面中的一些面疙瘩泡開。

    趁著這個時間,他開車去買了兩個專門做涼皮用的涼皮鑼。

    有的地方叫涼皮羅羅或者涼皮鑼鑼。

    這玩意兒跟做腸粉用的那種盤子差不多,都是把面汁澆上去,然后放在燒開的鍋里隔水蒸制。

    不過涼皮鑼更大,做涼皮的效率更高。

    而且有兩邊有專門用的提手,很方便。

    徐拙回來后先在鍋里燒水,然后把兩個涼皮鑼認真清洗一下。

    等水開后,徐拙拿著刷子,蘸了一些花生油均勻的涂抹在涼皮鑼上,然后舀一勺面汁澆上去,轉動一下,讓面汁均勻的鋪在涼皮鑼的底部。

    然后放在鍋里,蓋上鍋蓋。

    趁著這個時候,把另一個涼皮鑼也刷上油,把面汁弄好。

    兩分鐘過后,徐拙掀開鍋蓋,涼皮鑼里的面汁現在已經凝固,而且也變成了透明狀態。

    他把涼皮鑼從鍋里端出來,放在一個盛有冷水的大盆中。

    用這種方法能讓涼皮鑼快速冷卻,很容易就能揭下來。

    不過這會兒不著急弄涼皮,得先把另一個涼皮鑼放進鍋里,再蓋上鍋蓋。

    然后徐拙走過來,先用刷子往涼皮上抹一層熟花生油,用手指順著涼皮鑼的底部刮一圈,讓涼皮的邊跟涼皮鑼分離。

    接著他輕輕順著一個邊,把涼皮從涼皮鑼上揭下來,擺放在籠屜上。

    之所以用籠屜,是因為籠屜上下通風,涼皮擺上去更容易放涼。

    而且有通氣孔在,涼皮不會因為熱氣散不出去而發黏。

    就這樣,徐拙一個人在廚房忙活。

    差不多忙了一個多小時,做了幾十張涼皮。

    這種純粹用澄面做出來的涼皮非常筋道,而且幾乎是透明的,讓人很有食欲。

    做完之后,徐拙沒急著做炒涼皮。

    而是趁熱把涼皮卷起來,像是切手搟面一樣把涼皮切開。

    抖散之后放在碗里,澆上芝麻醬和辣椒油,再來點老陳醋和生抽,攪拌開之后迫不及待的吃上一口。

    嗯,這味道真美!

    還是自己做的涼皮好吃。

    小時候徐拙很喜歡吃涼皮。

    不過有一次,他跟著徐文海去面粉廠找人。

    看到面粉廠里面有個大池子,里面全都白色的面粉水,發出陣陣腐敗的惡臭味道。

    有幾個人站在池子邊,正拿著大號塑料壺灌裝那些面粉水。

    當時徐拙很好奇,還以為這些人是運回去喂豬。

    結果徐文海告訴他,這些面粉水是加工涼皮的原材料,那些人是專門來面粉廠買這種水的,因為比面粉便宜好多。

    從那以后,徐拙再也沒吃過涼皮。

    不是不想吃,是不敢吃。

    現在吃著自己做的涼皮,他甚至有些激動。

    靠!

    早知道做涼皮這么簡單,夏天那會兒就該在店里賣涼皮的。

    這玩意兒的利潤跟涼面不相上下,而且味道更好。

    “吃什么呢?涼皮兒?”

    老爺子睡完午覺,聽到廚房有動靜,還以為有老鼠了呢,沒想到徐拙正在里面吃涼皮,而且看蒸籠上那厚厚的一摞,貌似還沒少做。

    “可可想吃炒涼皮,我就做了一些,用澄面做的味道真是好,而且還很薄。爺爺,你要不要也嘗嘗?”

    老爺子倒是沒拒絕:“那行,UU看書 www.uukanshu 你也給我弄一碗吧,正好這會兒肚子有點餓了。”

    徐拙又給老爺子做了一碗。

    大冬天的,爺孫倆在廚房吃涼皮,看上去挺滑稽的。

    涼皮味道很好,而且因為沒添加任何添加劑,比賣的涼皮吃起來好了不少。

    不過因為太匆忙,沒放黃瓜絲和焯好水的綠豆芽,也沒放面筋塊,吃著多少有些膩。

    老爺子吃完后,笑著問徐拙:“孩子,你會做炒涼皮嗎?”

    徐拙原本想說會的,但是一看老爺子這架勢,他改進改口:“不是很熟,爺爺,您教教我唄。”

    老爺子逼氣十足的微微一笑:“沒問題,這玩意兒比喝涼水還簡單呢……”

    (月票不到二百,就用推薦票的名義加更了,下午低血糖了好長時間,今天就四更了,爭取明天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