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二十三章 鄭光耀的邀請

美食從和面開始
     “趙老二,你來做什么?”

    老爺子一見到趙金馬,那股莫名的優越感就表現了出來。

    趙金馬白了他一眼:“我比你大四歲呢,當著孩子的面,能不能叫一聲哥?”

    或許他也知道老爺子不會這么叫他,緊接著就說道:“就算不叫哥,能不能喊我一聲趙師傅或者找老板?最不濟的,你直接叫我名字也行……”

    老爺子點點頭:“好的老二,我記住了。”

    得,剛剛那通話算是白說了。

    最后,還是徐老板打破了這份尷尬:“我們準備做卷尖呢,趙爺爺,您聽說過卷尖嗎?”

    趙金馬一聽,微微嘆了口氣:“孩子,看來你真沒去趙記私房菜吃過飯啊,不然怎么會不知道你,我們趙記私房菜的其中一道招牌菜,就是卷尖呢?”

    嗯?

    這么巧的嗎?

    老爺子倒是知道這事兒:“對,趙老二做的卷尖味道確實不錯……”

    這話說得趙金馬頓時眉開眼笑,甚至都沒跟老爺子計較喊他趙老二的事兒。

    結果老爺子又說道:“你奶奶養的那只貓特別愛吃,同樣都是卷尖,趙老二做的它就喜歡吃,從其他地方買的,它連嘗都不嘗。”

    這么神奇的嗎?

    不過這么夸人,總覺得怪怪的。

    徐拙看了一眼趙金馬,發現他臉上也掛著苦笑。

    唉,弱小就是原罪啊。

    嘆了口氣,趙金馬對徐拙說道:“最好用前腿肉,因為前腿肉更緊致,口感更好,而五花肉,更適合做紅燒肉之類的。”

    這基本上就是專家的話了。

    徐拙不再反駁,抓著一把剔骨刀,去冷庫中切肉去了。

    老爺子看了一眼趙金馬:“說吧,來做什么的?”

    “噢,

    我來就是通知一聲,元旦過后,咱們一塊兒去羊城一趟,鄭師傅打算金盆洗手,所以想把認識的廚師都請過去,一塊兒做個見證。”

    “切!鄭老頭就會搞這些虛頭八腦的東西,矯情。不想干就不干唄,搞什么金盆洗手啊,以為自己是黑幫老大嗎?”

    不過說歸說,老爺子還是答應了下來。

    “行,我到時候帶著小拙一塊兒去,狠狠打一下鄭老頭的臉。”

    這話讓趙金馬有些意外:“打他的臉?用什么打啊?”

    老爺子端著徐拙剛剛做的那份炒涼皮遞給他:“這是小拙做的,你嘗嘗味道。”

    其實這種干炒類的食物,剛出鍋那會兒是最好吃的。

    也就是趁著有鍋氣的時候吃,味道最美。

    不過現在徐拙已經做好十來分鐘了。

    已經做過了最佳食用時間。

    趙金馬接過來,拿筷子夾起一口嘗了嘗,眼神中滿是詫異:“這真是小拙做的?”

    老爺子點點頭:“以前鄭老頭說咱們北方人炒菜沒鍋氣,這次我就讓他看看,北方人做的炒涼皮,不比他們的干炒牛河遜色。”

    其實以前鄭光耀說的是魯菜,并沒有說北方。

    原話是明明是魯菜創造了爆炒,結果卻沒有發揚光大,反而被粵菜學到了精髓,現在那些年輕的魯菜師傅,沒幾個人做菜有鍋氣,甚至根本不懂什么叫鍋氣。

    這話很中肯,也是實話。

    偏偏老爺子有種咽不下這口氣的感覺。

    為了讓趙金馬也加入自己的陣容,他故意把魯菜說成北方。

    果然,趙金馬一聽,有些不高興了:“鄭師傅這話就有些過分了啊。”

    老爺子奸計得逞,笑得很開心。

    為了防止趙金馬細究,他趕緊轉移話題:“老趙,這次都誰去啊?要是去一群小輩,我可不跌這個份。”

    “人不多,都是咱們這個歲數的人,有你我馮老弟,還有揚州的于師傅,都是咱們的熟人。”

    這樣挺好的。

    老爺子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到時候讓徐拙跟鄭光耀的某個徒孫比一下干炒牛河。

    哼哼,當年那句話怎么說的,你就怎么撿回去。

    徐拙拿著一塊前腿肉過來的時候,發現老爺子對趙金馬的態度變了。

    最直觀的就是,他對趙金馬的稱呼,從趙老二變成了老趙。

    什么情況?

    剛剛兩人背著我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嗎?

    徐拙也沒敢問,開始處理這塊前腿肉。

    而趙金馬則是找出紅薯淀粉,抓了好幾把放進盆里。

    接入一些清水進去,進行浸泡。

    “等會兒做肉餡的時候,要放些淀粉進去。你先剁餡兒,等你弄好了,這淀粉正好能用。”

    徐拙先把肉清洗一遍,洗的時候還不停地擠壓肉塊,盡可能的把里面的血水清洗出來,接著去掉豬皮。

    把肉皮放進冰箱中凍起來,下次做皮凍時候可以摻進去。

    然后開始剁肉餡。

    這活兒有些累人。

    不過對徐拙來說,難度卻不大。

    一來建國買的豬肉品質比較好,肉質很嫩,不是冷凍肉。

    另外徐拙剁之前,先把肉切成了肉丁。

    他現在沒有掌握到剁的刀法,所以只能用切的形式把肉切成丁,然后再剁餡兒。

    肉餡不用剁成肉泥,最好把肉剁成綠豆大小的小粒就行,這樣吃起來口感最好。

    他用菜刀剛把肉餡刮進盆里,趙金馬就剛剛泡好的淀粉端了過來。

    “先把肉餡摔打幾遍,等起膠之后把這些淀粉水倒進去順一個方向攪打,等上勁兒后再調味兒。”

    說完,趙金馬沖老爺子說道:“你也別閑著,切點蔥姜末。”

    老爺子本要反駁,但是想想回頭還打算拉著趙金馬一塊兒打鄭光耀的臉呢,也就忍住了。

    后廚有洗好的蔥姜,直接切成末就行,不算麻煩。

    相對于老爺子那么輕松寫意,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徐拙這邊就有些累人了。

    他把盆里的肉餡連著摔打好幾次,直到盆里的肉餡越來越黏,才算是停下來。

    先用手把盆里那些已經泡開的紅薯淀粉抓一下,做成濃稠的芡汁,然后倒進肉餡中。

    倒了差不多有一碗的量。

    在趙金馬喊停的時候,徐拙便停了下來。

    接著他開始用手攪打盆里的肉餡。

    用手把肉餡按照同一個方向攪動。

    剛開始的時候,因為有芡汁的緣故,肉餡很容易就能攪動起來。

    但是攪著攪著,盆里的肉餡不知不覺就變得粘稠起來,那些淀粉,也逐漸融入到了肉餡中。

    “好了,接下來就可以調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