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二十四章 做卷尖

美食從和面開始
     趙金馬雖然不清楚老爺子為什么會突然服軟,但是既然剛剛讓他切蔥姜末他沒反對,那就得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報一下仇。

    這些年來,老爺子沒少欺負趙金馬。

    特別是今年兩人和好以后,每次老爺子見他都要擠兌幾下。

    現在抓到機會,趙金馬自然不會錯過。

    “徐濟民,蔥姜末切好了?切好了的話再弄點流水芡,這個很重要,別打馬虎眼。”

    說完,他開始指點徐拙怎么給盆里的肉餡調味兒。

    “調這個肉餡很簡單,不需要放太多調味料。”

    他一邊說,一邊開始往盆里放調味品。

    首先放了兩勺鹽。

    這個鹽不能多了,因為卷尖吃的時候,一般都是蘸著料汁吃的,就算不蘸料汁也會進行二次加工。

    所以這會兒調味,讓給卷尖餡有個底味兒就行。

    不需要放太多鹽,免得咸了。

    接著,放一勺胡椒粉,一勺五香粉,再淋入料酒,調味兒的工作就算結束。

    “越簡單的調味兒,越能吃到食材最本真的香味兒。”

    說完之后,趙金馬開始往里面放蔥姜末。

    “蔥比姜要多三分之一,這樣味道才更好,不光卷尖是這樣,餃子餡包子餡,一般放蔥姜都是這個比例。只要蔥比姜多,味道就絕對不差。”

    說完,他抓了兩把姜末放進盆里,又抓了三把蔥末放了進去。

    蔥姜的占比很高,味道應該會很不錯。

    “趙爺爺,放這么多姜,遇到不喜歡吃姜的顧客怎么辦?”

    趙金馬笑笑:“那就不吃唄,肉餡中放姜末主要為了去除異味,增加香味兒,要是不放的話,做出來的卷尖可能有腥味兒。假如遇到不喜歡吃姜但是能接受姜味兒的人,你可以做點蔥姜水打進去,味道不會太差。

    ”

    說完,他開始攪打盆里的肉餡。

    老爺子把流水芡端來的時候,盆里的肉餡也已經攪拌均勻。

    接下來的步驟,徐拙已經明了。

    因為剛剛趙金馬攪打肉餡的時候,他不知道是看得太投入還是走神了,居然觸發了潛心好學那個技能。

    說起來,潛心好學已經好久沒有觸發過了。

    徐拙原本打算把刀工或者勺工學一些的,結果一次都沒觸發成功過。

    當然了,也跟他這種急功近利的心思有關系。

    歇了這么長時間,潛心好學的技能終于又開始工作了。

    “宿主用心學習,觸發【潛心好學】技能,學會中原地方特色菜品——卷尖,恭喜宿主。”

    接下來,該用蛋皮裹肉餡了。

    趙金馬先把蛋皮從中間切開,然后拿起一張,在菜板上鋪好。

    先用手順著蛋皮的直邊淋上流水芡,再涂抹均勻。

    “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讓肉餡和蛋皮充分粘連起來,流水芡在廚房就相當于膠水。”

    說完,他用手從盆里挖了一些肉餡出來,順著蛋皮的直邊開始擺放,把肉餡做成寬四厘米,高三厘米的長條形。

    接著在旁邊的蛋皮上也抹上流水芡,推著肉餡往前打個滾,肉餡的兩側就全部裹上了蛋皮。

    繼續往前推動肉餡,讓蛋皮把肉餡全部包裹起來。

    用菜刀切去多余的蛋皮,再用流水芡把兩頭的蛋皮也裹住肉餡,一根卷尖就做好了。

    “看會了嗎?沒有的話我……”

    徐拙點點頭:“會了。”

    趙金馬正要再做一根,沒想到徐拙這就會了。

    讓他有些不適應。

    徐拙原本就覺得這玩意兒不難。

    不就是把肉餡弄成長條,然后用蛋皮裹起來嘛。

    現在技能到手,做這個就更加得心應手了。

    他拿著一張蛋皮開始制作。

    速度居然不比趙金馬慢多少。

    老爺子對徐拙這樣早就見怪不怪了。

    但是趙金馬卻大吃一驚。

    剛剛剁肉餡的時候,徐拙分明對這玩意兒很陌生。

    因為他連用什么肉都不知道。

    但是現在,只是看了一遍而已,居然就能把卷尖做了出來。

    這天賦,簡直讓人眼饞。

    這簡直就是為自己準備的徒弟。

    可是徐濟民這個老幫子就是不同意自己教他做菜。

    真是氣死個人。

    把所有卷尖都做好之后,徐拙把卷尖放進蒸盤中,打開蒸柜送了進去。

    開始蒸制后,三人從廚房走了出來。

    “馮老弟呢?怎么沒見他過來,回陜西了?”

    徐拙搖搖頭,把他去石磊家的事兒說了出來。

    這會兒閑著沒事,徐拙問出了他已經憋了好幾天的問題:“馮爺爺為什么對石磊這么上心啊?原本我是打算讓石磊拜他為師呢,結果沒想到,我這邊還沒張口呢,他已經自動進入了角色中……”

    其實還有個問題徐拙沒問出來。

    馮衛國當年好歹也是大同最大飯店的老板,為啥沒有個一男半女呢?

    甚至連個老伴兒都沒有。

    他錢不少,卻過得孤苦伶仃的。

    看著挺讓人心疼的。

    趙金馬端著茶杯喝了口茶,輕輕嘆了口氣:“他其實有個孩子,好像叫馮磊吧,好像是九零年,那孩子十幾歲,跟人去廢棄的礦井中玩兒,礦井塌方了……他老婆因此跟他離了婚。所以現在遇到那個石磊,他估計想起了自己的孩子,都帶個磊字,挺有緣的。”

    原來是這么回事啊。

    九零年,那會兒煤礦的管理都比較粗放。

    有小孩子進去玩兒也不意外。

    怪不得馮衛國對年輕人一向都是好脾氣呢。

    原來還有這種傷心往事。

    繼續喝茶聊天,話題轉到了鄭光耀金盆洗手的事兒上。

    “小拙到時候也去,好好讓那些粵菜廚師看看,鍋氣不是粵菜專屬,北方人照樣能有鍋氣。”

    老爺子對打鄭光耀的臉都快魔癥了。

    徐拙有些無奈。UU看書.uukanshu

    人家金盆洗手,徒子徒孫一大群。

    你非要打人家的臉。

    這不是拆臺嘛。

    不過老爺子這種拉轟的人,想來去哪都不會太平。

    不過想在粵菜師傅面前裝逼,就現在這手炒涼皮還不太夠啊。

    得有個拿手菜才行。

    魯菜的菜品就不說了,徐拙估計現在就算學也有點來不及。

    川菜的高端菜品不多,在粵菜面前有點不夠看。

    主要是川菜都太家常,逼格太低。

    看來,去揚州的時候得學一道淮揚菜才行啊。

    不然很有可能被人家打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