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二十五章 有錢人的快樂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一小時后,熱氣騰騰的卷尖出鍋。

    出鍋之前,徐拙已經做好了吃卷尖用的蘸料。

    這蘸料做法倒是不難,把大蒜切成蒜末,倒入生抽和一點點蠔油,吃辣的話可以在里面放點切碎的小米辣,最后再淋入一些小磨香油。

    攪拌均勻后,就是吃卷尖最地道的蘸料。

    剛出鍋的卷尖味道最鮮美。

    切一塊拿在手中,一邊吹著氣一小口的吃著,味道非常鮮美。

    而且蛋皮筋道有口感,肉餡軟嫩鮮香,這味道別提多美了。

    不過這么拿著吃雖然過癮,但是容易膩,所以還是切片蘸著料汁比較好。

    徐拙把熱乎乎的卷尖切成厚片擺在盤子里,再擺上兩根香菜葉,這盤卷尖就立馬顯得美觀了不少。

    金黃色的蛋皮配上紅潤的肉餡,這卷尖一看就非常饞人。

    端出來之后,趙金馬甚至都想跟老爺子小酌兩杯了。

    可惜被老爺子無情拒絕:“下午還有事兒呢,現在喝什么酒,七老八十了一點都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得,趙金馬一臉無奈。

    原本還打算趁機讓徐濟民給自己倒杯酒呢。

    看來只能等下次了。

    “小拙年后準備搬到省城?真的假的?”

    趙金馬一聽到這個消息就激動了起來,連卷尖都顧不上吃,打開騰訊地圖就開始幫徐拙物色新店面的位置。

    “具體還不知道呢,這邊啥時候拆遷我啥時候才搬走。”

    趙金馬笑笑:“那也得提前準備,等你拿到賠償款再找位置,再加上裝修啥的,至少得等好幾個月,太耽誤時間了。”

    不過他對省城的店面位置不是很清楚,表示回去會讓家里幫忙問一下。

    趙金馬太希望徐拙去省城了。

    這樣他就能偷偷摸摸沒事去找徐拙串門。

    而不是現在這樣,想見見這孩子還得坐一個多小時的車。

    另外徐濟民現在寸步不離的跟著,想指點一下徐拙的廚藝都沒法辦。

    等他去了省城就方便多了。

    不管自己去徐拙店里還是徐拙回自己店里,問題都不大。

    吃了卷尖后,趙金馬謝絕徐拙留他吃晚飯的請求,坐車回去了。

    畢竟徐拙搬家的事兒比較重要。

    他正好回去找人問問。

    趙金馬是省城的地頭蛇,人脈很廣,由他出面的話,徐拙找店面就比較順利了。

    至少不會只從房產信息中找房子。

    趙金馬臨上車時候,正好碰到來店里玩兒的孟立威。

    孟立威很好奇,這老頭怎么突然來店里了?

    他中午在這吃飯的時候趙金馬還沒過來呢,就睡了個午覺的功夫,趙金馬又要回去。

    這是什么情況?

    來串門的?

    “對啊,他就是來串門的,讓自己的司機開車拉著他跑一個多小時來林平市串門,完事兒后再坐一個多小時的車回省城。”

    孟立威有些不解:“這是圖啥?不累嗎?”

    徐拙笑笑:“有錢人的快樂,你根本想象不到。”

    孟立威無奈的點點頭,確實想象不到。

    跑這么遠只為串個門。

    不過想想徐拙曾經的表現,孟立威就釋然了。

    當年上大學時候,徐拙沒事兒就趁著周末飛到羊城喝早茶。

    想吃烤鴨或者涮羊肉了就飛到京城。

    那會兒班里的人都特別羨慕他。

    現在想想,這或許就是有錢人的快樂吧。

    “想要體驗有錢人的快樂,就努力把自己變成有錢人。對了老孟,你現在有名氣有收入的,不準備談個對象嗎?”

    今天鄭佳月休,所以徐拙打算趁機套套孟立威的話。

    看他對鄭佳到底是個什么態度。

    這樣自己心里也有底了。

    孟立威笑著搖搖頭:“我這剛離婚沒多久,沒想過談對象的事兒,而且就算談對象,也得等買了房子啊。咱這個年齡,不能再靠甜言蜜語哄女孩子了,得拿出真本事。”

    所謂的真本事,就是房子唄。

    對很多人來說,有房子才有資格擁有愛情。

    孟立威現在也是這個態度。

    他這么一說,弄得徐拙說不下去了。

    既然人家現在沒找對象的心思,那再扯鄭佳的話就有點突兀。

    還是算了吧。

    他倆的緣分讓他倆去經營。

    自己就別摻合了。

    三天后,崔勇他們終于回到了林平市。

    剛到店里,崔勇就拍著桌子喊徐拙做吃的:“快點快點,鹽煎羊肉多來點,連著吵了幾天架,都把我給吵瘦了。”

    正說著,大姜推了他一把。

    崔勇這才想起石磊就在身邊。

    石磊倒是神色如常,他走到徐拙面前,從包里掏出一萬塊錢遞了過來:“徐拙哥,上次砸你的玻璃是我不對,聽說換玻璃那天店里的生意還停了,這是一萬塊錢,連換玻璃的錢帶店里的誤工費……”

    徐拙有些詫異:“我不是說了不收你的錢嘛,還有,你這錢是哪來的?”

    崔勇走過來,揉了揉石磊的腦袋:“這是我們幫他要來的撫養費,你拿著吧,不然他老覺得欠你什么,反正以后是你的員工了,你給他加工資不就完了嘛。”

    徐拙這才收了下來。

    馮衛國帶著他租房去了。

    崔勇胖哥和大姜這才有機會把去的經過給徐拙講了一遍。

    剛開始去的時候,因為不熟,加上需要石磊的家人雛菊石磊的死亡證明啥的,崔勇被石磊的親爹和后媽訛走好幾萬塊錢。

    不過為了石磊能有戶口,這事兒崔勇忍住了。

    等石磊重新回到他們家戶口本上之后,崔勇開始發飆了。

    幾人在縣城找了個律師,帶著警察,直接去石磊的父母家,要他的撫養費,另外關于這次拆遷的資金,也得給石磊一份,不然就告他們不撫養孩子。

    這么一通嚇唬,UU看書 .uukanshu.com 還真把石磊的父母給嚇到了。

    不過他們只愿意把訛崔勇的錢還過來。

    撫養費和這次的拆遷費,一分都不會給。

    崔勇自然不會答應。

    雙方展開了拉鋸戰。

    各種罵街推搡每天都在村里上演。

    崔勇這個二流子舌戰群儒,不僅把石磊的父母罵的啞口無言,連對方請來的親戚也一并罵了個遍。

    最后在村委會和派出所的調解下,石磊的父母把訛詐崔勇的錢還回來之后,又出了八萬塊錢,同時答應幫石磊的戶口遷走。

    “果然,惡人還需惡人磨啊!”

    (今天五更,有推薦票的投幾張推薦票,讓這一章加更名正言順一點,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