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三十五章 赴約

美食從和面開始
     “老孟,你不看電影就出去玩手機,別影響大家看電影。”

    徐拙見孟立威拿著手機杵在原地,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作為一個強迫癥患者,看電影的時候最煩有人玩手機。

    哪怕開夜晚模式了,依然能夠看到亮光,這很影響觀影體驗。

    雖然今晚的電影是典型的爆米花電影,而且影院中大部分人都沒把心思放在電影上面,但是徐老板卻不這么認為。

    好不容易看場電影,不能就這么馬馬虎虎過去。

    至少得值回票價。

    孟立威把手機收起來,心里還在猶豫到底去不去。

    說起來,王鐵柱這個人除了沒事兒就調戲自己之外,別的方面都很不錯。

    不僅幫忙維持群里和直播間秩序,遇到有別的主播的粉絲來直播間搗亂,他立馬就帶人殺回去。

    進對方的直播間,連主播帶粉絲挨個兒懟。

    被封號就換個帳號進去繼續罵。

    就算是鐵粉,也未必能做到這一步。

    所以,孟立威很想去見見這位傳奇粉絲。

    但是王鐵柱在群里和直播間的言行,又讓他很忐忑。

    對方真要是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把自己給那個了,這特么往哪哭去?

    說出來大家非但不同情,反而還會帶頭笑話自己。

    自己已經被綠了,可不能再被肛。

    這兩樣,至少得保住一樣才行。

    正胡思亂想的時候,手機傳來了震動。

    孟立威悄悄掏出來一看,王鐵柱發來個地址,是胡桃里酒吧,而且還有一張胡桃里酒吧的一張照片。

    正對舞臺的一張桌子,上面擺著兩杯雞尾酒。

    看款式,是那款純爺們愛喝的“莫斯科騾子”。

    上次孟立威去胡桃里做直播時候喝過,這酒勁兒沖得真像是被騾子踢了一樣,再加上主料是伏特加,所以才有了莫斯科騾子這個名稱。

    看到這酒,孟立威更加確定,對方肯定是別有所圖的。

    這種酒對喝不慣的人來說,幾口就能喝到不省人事。

    這個王鐵柱果然沒安什么好心。

    不過既然是在胡桃里,孟立威倒是放下心來。

    王鐵柱真要對他胡來的話,就大喊救命,反正今晚胡桃里人多。

    打定主意后,徐拙悄悄對徐拙說道:“我先回去了,就不在這給你們當電燈泡了……”

    徐拙笑笑:“記得戴套,別弄一身病。”

    孟立威打了他一下,貓著腰出去了。

    小丫頭小聲問徐拙:“他干嘛去了?”

    徐拙笑笑:“肯定找人約會了唄,這騷年現在名利雙收,也該考慮找個對象了。”

    說完,兩人手拉著手,繼續看電影。

    孟立威離開影院后,懷著忐忑的心情,打車前往胡桃里酒吧,自始至終,他都沒想起來,為什么王鐵柱知道他在吃狗糧。

    今晚看電影的事兒,他既沒在群里說,也沒在朋友圈得瑟。

    可惜,孟同學一想到王鐵柱的言行就有點緊張,就忘了這一茬。

    今晚胡桃里的主題就是浪漫圣誕夜。

    來的人很多,也很熱鬧。

    剛進門,動聽的音樂就傳進了孟立威耳中。

    一個女主唱正在握著話筒唱《如果有來生》。

    去大草原的湖邊

    等候鳥飛回來

    等我們都長大了

    就生一個胖娃娃

    他會自己長大遠去

    我們也各自遠去

    我給你寫信

    你不會回信

    就這樣吧

    ……

    作為一個被綠過的人。

    孟立威聽到大草原幾個字就不自覺的聯想到一望無際的綠色。

    然后心里就開始發堵。

    狗日的,這首歌還真特么會捅刀。

    他找了個服務員,把王鐵柱訂的桌號報了出來。

    服務員領著孟立威,向舞臺前走去。

    孟立威看了看,舞臺前的座位除了一張空桌之外,別的全都已經坐滿。

    而空著的座位上,靜靜的放著兩杯莫斯科騾子,里面的冰塊已經稍稍有些融化。

    服務員把他帶到那個位置后剛準備離開,孟立威便拉住了他,湊在他耳邊問道:“兄弟,這桌的顧客長啥樣,是男是女?”

    服務員搖搖頭:“不太清楚,我剛在樓上做服務。”

    說完,他便離開了。

    孟立威看著空蕩蕩的桌子和桌子上擺著的兩杯莫斯科騾子,不知道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就是過來讓自己喝兩杯酒嗎?

    這酒勁兒很沖,兩杯下肚的話,自己鐵定會不省人事。

    到了那時候,究竟是被怎么對待,就不好說了。

    所以,絕對不會上當。

    今晚過來他就是來看看王鐵柱長什么樣,最好能交個朋友,但是絕對不想跟他發生任何關系。

    孟立威脫下身上的羽絨服坐下來,掏出手機給王鐵柱發了條消息:“哥們兒,我到了,你還要繼續裝神秘嗎?”

    發過去兩分鐘對方也沒回復。

    孟立威倒也不急,悠哉悠哉的坐在座位上,看舞臺上的女歌手表演。

    《如果有來生》已經唱完,現在舞臺上的歌手正在唱黃小琥的《沒那么簡單》。

    沒那么簡單

    就能找到,聊得來的伴

    尤其是在,看過了那么多的背叛

    總是不安,只好強悍

    誰謀殺了,我的浪漫

    沒那么簡單

    就能去愛,別的全不看

    變得實際,也許好也許壞各一半

    不愛孤單,一久也習慣

    不用擔心,誰也不用被誰管

    ……

    歌曲唱得很好聽。

    要不是離得近,孟立威甚至都懷疑,店里是不是放的原版。

    聽著這優美的歌曲,孟立威端著桌上的雞尾酒,輕輕抿了一口。

    這里沒有粉絲,沒有直播的攝像頭。

    甚至沒有一個認識的人。

    終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

    繁華都市中,就得有這么一個休閑放松的地方。

    聽聽音樂,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喝點小酒。

    讓疲憊的大腦徹底得到放空。

    正聽著音樂讓大腦放空的時候,孟立威突然發現,自己身邊的座位上不知道什么時候坐下一個女人。

    她的頭發很長,長得很漂亮。

    不過盯著對方的相貌看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孟立威沒敢多看,他敲敲桌子:“朋友,你是不是坐錯位置了,這是我哥們兒……鄭經理?”

    等對方扭過臉,他才看清,眼前這個漂亮得不像話的女人,居然是鄭佳。

    她怎么在這兒?

    鄭佳看著孟立威笑笑,端著桌上的酒杯喝了口酒:“你應該叫我的另一個名字。”

    “啥名字?”

    “王鐵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