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三十六章 表了半截的白

美食從和面開始
     見孟立威徹底呆住,鄭佳撩了一下自己的頭發:“我就是一直在你直播間和粉絲群活躍的王鐵柱……你怎么一臉失望啊?真想被人肛嗎?”

    孟立威這才干咳兩聲,端著桌上的酒杯給自己灌了一口酒。

    他是真沒想到,鄭佳就是直播間那個上竄下跳的王鐵柱。

    再想想王鐵柱之前說的那些調他的話。

    孟立威甚至還有些不好意思。

    平時鄭佳在店里的時候,都穿著工作衣,頭發扎起,畫著淡妝,完全一副職場女性的裝扮。

    現在面對這副女神裝扮的鄭佳,孟立威感覺眼睛快不夠用了。

    真的好漂亮。

    要說不心動那是假的。

    但是想想自己的條件,孟立威又有些猶豫。

    自己一個離婚茬,沒車沒房,甚至連個穩定的工作都沒有。

    雖然做直播挺掙錢,但是誰也不敢保證,直播行業會不會被監管,或者自己的身體出什么意外沒法再吃下去。

    現在的孟立威,既有被這么漂亮的女人喜歡而興奮。

    又有沒法給她幸福的擔憂和忐忑。

    他激動的搓搓手,不知道該怎么跟鄭佳說。

    所以又端起了酒杯。

    “咕咚咕咚……”

    孟立威把杯中的酒喝得一干二凈。

    因為喝得太快,他甚至還把杯中那些融化大半的冰塊喝下去兩塊。

    “咳咳……那個……鄭經理,我……我……”

    他剛想說自己沒車沒房,希望鄭佳不要嫌棄他。

    結果酒勁兒突然涌上來。

    孟立威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出來,

    就控制不住的桌子上一趴,醉了過去。

    這回輪到鄭佳發呆了。

    “喂!你醒醒,先把話說清楚再睡啊!老娘下班就跑到這兒占著人家的衛生間化妝換衣服,忙得不可開交,你到底答不答應給個準話啊喂!”

    不過任憑她怎么拍打呼喊,孟立威都睡得死狗一樣。

    時不時還發出一些鼾聲。

    鄭佳一臉的無奈。

    唉,早知道就不點這么烈的酒了。

    旁邊幾桌顧客看著這一幕,吃吃的笑了起來。

    不過看到鄭佳那殺人的眼神之后,幾人趕緊扭過臉,忍住聲音。

    “這家伙睡得死沉死沉的,該怎么把他弄走呢?”

    鄭佳看著趴在桌上的孟立威,有些發愁接下來該怎么辦。

    要是女的醉倒,跟她一塊兒來的男的會忍不住竊喜。

    但是男的醉倒,鄭佳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孟立威雖然不胖,但是也不算瘦,差不多有一百五十斤,憑鄭佳的身板,是絕對沒法攙著他離開的。

    “唉!真是造孽啊!”

    影院中,電影進入精彩部分,徐老板看得正起勁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手機發出一了震動。

    他悄悄拿出來一看,是鄭佳。

    原本不想接的,但是想到剛剛孟立威突然出去,說不定就是去找鄭佳的。

    他便彎腰從影院出來,這才點了接聽鍵。

    “喂,鄭佳,老孟是不是找你去了?”

    徐拙一個月前就知道鄭佳就是直播間的王鐵柱,只不過一直沒說破而已。

    “是找我來了,不過……”

    鄭佳還沒說完,徐老板的八卦之心就開始了:“你表白了嗎?你倆今晚是不是要在一起了?老孟呢?讓他接電話,他不會在洗澡吧……”

    酒吧門口,鄭佳滿頭黑線的拿著電話。

    老板,你啥時候變得這么八卦了?

    “呃……孟立威喝醉了,我搬不動他,你能不能和李浩過來幫幫忙?”

    “什么?他喝醉了?那你倆到底成沒成?”

    徐拙站在影廳門口,忍不住樂了。

    真是沒想到,孟立威居然會喝多。

    這是他被綠之后第一次有人表白,這么不懂得珍惜嗎?

    “我……我也不知道,因為他一看到我就咕咚咕咚把酒喝完,然后就醉倒了……老板你趕緊來,我現在快尷尬死了,就在胡桃里一樓大廳啊,就這樣,我先掛了。”

    鄭佳生怕徐拙再問下去,所以趕緊掛斷了電話。

    回到座位上,看著依然沉睡的孟立威,鄭佳再次嘆息一聲:“操!以后再也不整這些虛頭八腦的浪漫了。”

    徐拙把手機放回衣兜里,悄悄回到影廳,拍了拍正跟孫盼盼起膩的李浩:“走走走,跟我去胡桃里一趟。”

    說完他沖三個小丫頭三人說道:“你們繼續在這看吧,我們倆去去就回來。”

    等出去后,徐拙才把鄭佳表白孟立威的事兒說了出來。

    這讓李浩很是驚訝:“不是吧?佳佳姐就是王鐵柱?這……哎呀你怎么不早說呢,我以前沒事還念王鐵柱那些搞笑的話給佳佳姐聽呢……”

    兩人開車來到胡桃里,這會兒臺上唱歌的人已經換成了一個男歌手,正坐在椅子上,抱著吉他唱《南方姑娘》。

    南方姑娘

    你是否習慣北方的秋涼

    南方姑娘

    你是否喜歡北方人的直爽

    ……

    徐拙看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鄭佳,再看看睡得死豬一樣孟立威,覺得跟《南方姑娘》這首歌很應景。

    孟立威這個南方的姑娘有沒有適應北方的秋涼他不知道,反正對北方的烈酒明顯還有點不適應。

    “來來來,咱們把這位南方姑娘弄出去。鄭佳,你拿著他的羽絨服。”

    徐拙和李浩一左一右的架著孟立威往外走,兩個服務員在旁邊幫忙。

    來到外面,兩人把孟立威塞到車上。

    李浩笑嘻嘻的問鄭佳:“佳佳姐,現在去哪?要不給你們定個酒店吧?”

    鄭佳提著自己的衣服,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把孟立威的羽絨服裹在身上,鉆到了車子后排:“去什么酒店啊,今晚酒店價格都好貴,去孟立威租的那個公寓就行。”

    李浩“啊”了一聲:“老孟都這樣了你還不打算放過他啊?”

    鄭佳這才反應過來李浩是什么意思:“想什么呢,把他送回去后我還得回家,今晚丟死人了,看到他我就忍不住想揍他一頓。”

    為了今晚表白,她提前幾天進行安排。

    甚至還特意跟自己的小姐妹學化妝。

    結果到頭來卻換來這么一個結果,而且孟立威到底答沒答應還兩說呢。

    所以她就很生氣。

    都說女追男隔層紗,怎么自己的這層紗這么難突破呢?

    難道自己和孟立威之間隔著的,是鋼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