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四十二章 有錢人的教育方式

美食從和面開始
     商務車上,小丫頭撅著嘴。

    對拿著水果向她示好的龐麗華視而不見。

    副駕駛上的徐拙扭過來,拍拍小丫頭的手:“乖,別鬧脾氣。”

    回想起剛剛丈母娘勸自己再考慮考慮那一幕,他搖頭笑了一下。

    龐麗華的心思徐拙多少能看出來點。

    覺得自己長得太帥,以后說不定會做出始亂終棄的事情。

    所以與其禍害自家的閨女,還不如禍害人家的。

    當父母的嘛,總是擔心自己孩子受委屈。

    這點無可厚非。

    龐麗華也是怕徐拙變得跟這邊的富二代一樣。

    今天搞大一個女孩的肚子。

    明天包養個小模特。

    弄得圈子里人盡皆知。

    偏偏這些二世祖們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甚至湊在一起還比較誰玩過的女孩兒數量更多。

    要是徐拙也是這種人。

    自家閨女要受很多委屈的。

    不過她那句考慮考慮,讓小丫頭立馬炸毛了。

    有這種當媽的嗎?

    不問問自己閨女滿不滿意,反而讓人家考慮考慮。

    我就這么拿不出手嗎?

    小丫頭氣鼓鼓的,不愿搭理自己老媽。

    這娘倆兒估計經常鬧別扭。

    所以龐麗華對哄小丫頭特有經驗。

    “春節咱們去巴黎購物好不好?坐頭等艙,機票錢我出,

    所有花費我包,你想買什么就給你買什么……”

    她一項一項的說著自己的條件。

    小丫頭猶豫半天,最終還是選擇向金錢屈服。

    龐麗華說的這些消費,加起來怎么也得有六位數了。

    所以……

    小丫頭被說服了。

    “說好了啊,可不許反悔。其實,錢不錢的無所謂,主要是你是我媽,我怎么能真的跟你翻臉嘛。”

    小丫頭歪著腦袋,開始計算春節時候該買點什么東西。

    好不容易找到了個人形錢包,可不能就這么放過。

    到時候要多買幾個包,送徐媽媽一個。

    上次她在普吉島給自己帶了個包,自己還沒還禮呢。

    還有干爹干娘和徐爺爺徐奶奶,都要帶一份禮物。

    過年嘛,不能空手的。

    另外再給自家帥哥老板買只手表。

    他手腕上空蕩蕩的,怎么看怎么別扭。

    龐麗華發現小丫頭的眼神不太對,當即說道:“不能超過三十萬,不然你就繼續生氣,正好我也省錢了……”

    小丫頭冷哼一聲,三十萬就三十萬。

    總比沒有強。

    就這樣,娘倆兒達成了不生氣協議。

    此時,車子剛好開到了橫跨鎮江和揚州的潤揚長江大橋。

    所以,這個協議被小丫頭命名為潤揚協議。

    為了防止龐麗華不認賬,她還特意拿出手機,對著龐麗華拍了段小視頻,讓龐麗華把剛剛的協議又重復了一遍。

    拍完后,娘倆徹底和好如初。

    小丫頭甚至還拿著手機,讓龐麗華看她和徐拙的合影。

    這波操作,把后排坐著的孟立威和鄭佳看得呆愣愣的。

    生氣一次三十萬。

    怪不得有錢人都那么有涵養。

    原來跟這種家庭教育的方式有關系。

    孟立威覺得,以后也可以用這種方式教育自己的孩子。

    不過想想成本……

    算了,還是打吧。

    這樣比較省錢。

    “徐拙,過去這座長江大橋,就是煙花三月下揚州的揚州城了。估計你們都餓了,老爺子正在第一樓那邊在給你們準備吃的呢,等會兒就到。”

    徐拙接觸到的中年人,不管是徐文海還是魏君明,亦或者是謝海龍等人,因為都是廚師,所以大家話都不多。

    包括馬志強這個醫學院的副教授,也沒太多話。

    現在碰到一直說個不停的于長江,徐拙還真有點不適應。

    不過于長江的口才不錯,從鎮江到揚州的這段路,他甚至把這邊的歷史講了個遍。

    景點之類的更是挨個兒進行評價。

    “這幾天想在揚州玩的話,我帶你們去,不過瘦西湖就別去了,沒什么意思,還是看園林比較好,有幾個園子比蘇州那邊的還經典呢。”

    徐拙點點頭,說實話,他還真想看看園林。

    剛接觸烹飪的時候,不管老爺子還是徐文海魏君明,都給他說,要想學一道菜,就去菜品的發源地。

    等真正感受到了人家的文化和風俗,才能做出人家的味道。

    現在既然來到了揚州,肯定要好好感受一下揚州城的風雅,這樣對淮揚菜才有更好的理解。

    淮揚菜號稱文人菜,講究雅致。

    為了達到這個地步,淮揚菜不僅注重刀工和搭配,還注重時令和節氣。

    所謂不時不食,就是淮揚菜的標準。

    當然了,得益于塑料大棚和水產養殖的普及,現在淮揚菜很少講不時不食了。

    因為一年四季,想吃什么時令蔬菜和河鮮都能買到。

    不過也有必須講究時令的菜。

    比如大閘蟹。

    車子下了潤揚長江大橋之后,徐拙為了讓于長江的嘴歇會兒,指著后排的鄭佳說道:“于叔叔,她是我店里的經理,也是我好哥們的女朋友,這次是專門來向你學習管理的。”

    于長江一聽,從后視鏡上看了鄭佳一眼:“做餐飲不容易,你要想學的話這幾天就別出去玩了,先跟著第一樓的前臺經理做幾天,自然就懂了。”

    鄭佳趕緊道謝:“謝謝于總。”

    于長江哈哈一笑:“什么總不總的,也喊我于叔叔就行,我們家沒那么多規矩,不用拘束和緊張。”

    于家的管理方式跟徐家相反。

    于家因為有個美學教授的存在,UU看書.uukanshu.com 比較注重個性的發展。

    所以才有了這么跳脫的于長江和古靈精怪的小丫頭。

    所以小丫頭可以用生氣敲詐龐麗華。

    而徐家,是典型的家長制,老太太管著老爺子,老爺子管全家。

    就造成了徐文海那種有些唯唯諾諾的性格。

    倒不是不好,只是跟于家相比。

    徐家多少有點壓抑。

    車子七拐八拐的來到老城區,最后停在了一幢灰白色的古建筑前。

    “好了,到了,這座樓就是百年建筑——揚州第一樓。”

    于長江一邊說一邊沖門口的保安擺手:“來,把后備箱里的香油和芝麻醬搬進去。老爺子呢?給孩子們準備的飯菜好了沒?他們一路上沒怎么吃東西,這會兒早餓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