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四十三章 揚州第1樓

美食從和面開始
     第一樓位于古運河畔,是一座始建于清朝中期四層小樓。

    樓房很漂亮,有著強烈的蘇派建筑特征。

    外墻與飛檐上那精致的裝飾,無不顯示著蘇派建筑的典雅。

    “這座樓以前是廢棄的,后來是我媽帶人重新修繕,成了受保護的古建筑,走走走,咱們先進去吃飯。”

    步入第一樓,里面的裝潢古香古色,各種字畫和擺件,看似毫無規律,卻處處都透漏著文雅。

    這種擺放,不像是暴發戶那樣什么都擺到明面上。

    而是不顯山不露水,讓人有種不經意間發現的小驚喜。

    從門口進來,短短幾步路的距離,就讓人忘記了饑餓,注意力全被不經意間發現的字畫和擺件所吸引。

    這會兒不是飯點兒,沒啥顧客,倒是可以盡情欣賞這些字畫和擺件。

    看完這些之后,幾人跟著于長江,踩著木質樓梯來到了樓上。

    樓上的擺設依然新奇別致,處處都透露著古典美。

    而恰到好處的古琴音,和若有似無的檀香味兒。

    讓人心里不自覺就放松下來。

    來到一間包房中,里面已經擺上了冷盤。

    包房的面積很大,中間擺著一張圓桌,角落里擺著盆栽,墻上掛著在這包房吃過飯的名人手跡。

    這古香古色的房間,配上窗外風景秀美的古運河,讓人仿佛置身于古代一樣。

    落座后,幾個服務員依次進來,手中端著托盤,上面放著一條熱乎乎的毛巾,供顧客擦手擦臉。

    擦手之后,又進來幾個服務員。

    她們端著茶壺,給大家一人倒了一杯桂花茶。

    等端起茶喝進嘴里,服務員就會捧著一個茶盅湊過來。

    嗯,這茶不是讓喝的。

    而是漱口用的。

    要不是剛剛于長江說了一聲,幾人怕是都要出丑。

    用茶水漱口,不僅能消除口腔的異味兒,還能讓味蕾得到充分放松,這樣可以更好的品嘗出菜品的滋味兒。

    洗漱完畢后,依然不能下筷吃飯。

    因為要先喝湯。

    先喝湯再吃菜,這樣才能養生。

    而且有熱乎乎的湯水下肚,吃冷盤就會避免出現腸胃不適。

    很快,服務員送來了一盅盅的熱湯。

    跟小茶碗差不多,一大口就能喝完。

    用潔白的瓷器盅盛著,蓋子蓋得嚴絲合縫。

    掀開蓋子,誘人的鮮味兒才飄散出來。

    根本不用嘗湯的味道如何,光這股鮮味兒,就能讓人沉醉進去。

    可惜,總有不和諧的聲音出現。

    “哎呀,怎么又是文思豆腐?好煩。”

    小丫頭看到湯盅里的湯水,失望的放在桌子上,用筷子夾著桌上的水晶肴肉吃了起來。

    我擦……

    這么好喝的湯居然還嫌棄。

    你個敗家娘們!

    徐拙微微嘆息一聲,低頭觀察著湯盅里的文思豆腐。

    這道號稱刀工巔峰的湯品,名氣之大,連老外都知道。

    不過要不是小丫頭說,徐拙真沒看出來,湯盅里那細得跟頭發絲一樣的細絲,居然是切的豆腐絲。

    這道菜的做法不難,只要有清雞湯就行。

    不過操作起來難度卻很高。

    因為這道菜不僅需要把豆腐切成頭發絲一樣的細絲,還要把竹筍、雞胸肉和火腿也切成同樣的細絲。

    而且切出來的細絲要均勻,長短一致。

    刀工不出眾的人,根本就別想做這道菜。

    湯盅里的文思豆腐,像是藝術品一樣,讓徐拙不忍下嘴。

    不過忍不住下嘴也得吃,因為這會兒肚子餓得咕咕叫,等吃飽了再裝風雅也不遲。

    他拿著勺子,舀了一勺湯水送進嘴里。

    頓時一股鮮美的熱流在口腔中彌漫開來。

    這股鮮美仿佛是催化劑一樣,讓饑餓的感覺更加強烈。

    徐拙端起湯盅,三兩口把文思豆腐喝完。

    味道真美啊!

    就是分量有點少。

    要是給他來一盆,他甚至能一口氣喝飽。

    “文思豆腐以前就是前菜時候喝的,為的是把味蕾打開,這樣品嘗別的菜品的時候,口腔里會有股淡淡的鮮味兒。”

    刀工難度那么高的菜,居然只是開胃用的。

    真不愧是淮揚菜。

    逼格就是高。

    甚至連魯菜都沒法比。

    魯菜中也有一道上桌前先喝的湯,就是徐拙得到的那道烏云托月。

    但是烏云托月跟文思豆腐相比,總覺得差了點意思。

    不過想想倒也能理解。

    淮揚菜是文人和富商裝逼用的。

    逼格自然越高越好。

    魯菜卻不講究逼格,講究中正平和。

    帝王菜嘛,人家已經超越了裝逼的境界。

    追求的是四海升平國泰民安的大道。

    裝逼什么的就太Low了。

    喝完文思豆腐后,徐拙拿著筷子,開始吃桌上的涼菜。

    淮揚菜中的涼菜有不少,最著名的就是水晶肴肉。

    這道菜不僅做法講究,擺盤更是充滿了藝術性。

    水晶一樣的肉塊切成四方塊,整齊的擺放在盤子中。

    要不是旁邊有一碟香醋和姜絲,徐拙真會把這上半截透明下半截紅潤的肉塊,當成麻將塊。

    在于長江的指點下,每道菜都沒多吃。

    因為等下熱菜就來了。

    涼菜一般是喝酒用的,現在既然不喝酒,那就直接吃熱菜。

    沒多久,有服務員進來,把桌上的冷盤撤掉,然后端來一份份的熱菜。

    這些菜都用蓋子蓋得嚴絲合縫。

    既看不到樣式,也聞不出味道。

    直到幾樣菜全都擺上桌,服務員撤掉盤子上的蓋子,徐拙這才看清。

    第一道是松鼠桂魚。

    這道菜跟魯菜的糖醋鯉魚一樣。

    不過人家淮揚菜多了改花刀的步驟,所以有了炸的蓬松的松鼠尾巴。

    那紅潤的顏色和酸甜的味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不用吃,光聞就讓人胃口大開。

    松鼠桂魚旁邊,是淮揚菜中的經典素炒——香菇油菜。

    這道菜其實是一道家常菜,做法倒是不難。

    不過淮揚菜的師傅們,卻把這道菜做得很高端。

    整顆炒好的油菜依次擺放在盤子里,菜葉向內,菜梗朝外。

    這么擺放一圈之后,再放上用豬油炒出來的香菇。

    香菇的香味兒會順著油脂浸入到油菜葉中。

    讓油菜充滿香菇的滋味兒。

    挨著香菇油菜的,是上次老爺子做過的平橋豆腐羹,豆腐羹旁邊是松仁玉米、清炒蝦仁和糖醋排骨。

    接著,是淮揚菜中的看家名菜——大煮干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