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四十六章 于家的規矩

美食從和面開始
     龐麗華掛了電話后,繼續帶著大家往景區走,絲毫沒提龐世杰到底帶了什么吃的,讓徐老板很是好奇。

    不過既然龐麗華沒說,他也沒好意思問。

    跟著大家一塊兒往景區走。

    因為已經是冬天,加上不是周末,景區看著空蕩蕩的。

    孟立威掏出手機,開始做直播。

    因為人氣越來越高,他直播的內容也越來越寬泛,并不會局限于吃東西。

    其實現在孟立威已經有意想要擺脫大胃王這個標簽了。

    沒事就在網上看段子啥的,盡量讓自己的語言幽默風趣一些。

    還專門買了套麥克風和直播專用的聲卡,私底下也練習過唱歌,盡可能的開拓自己的事業版圖。

    當然了,主業暫時還不能丟的。

    最多間隔兩天,他就會做一次大胃王的直播,穩定一下老粉。

    這會兒在景區閑逛,反正閑著沒事,他拿著自拍桿,舉著手機開始做直播。

    這種時候,直播的內容很隨意。

    聊天、唱歌、講段子、談理想、回憶青春,展望未來。

    什么話題都能聊。

    為了不影響其他人,孟立威舉著手機,去了湖邊。

    徐拙他們則是在附近溜達,欣賞一下美景啥的。

    轉到快天黑的時候,眾人回去。

    這會兒晚飯應該準備好了。

    沒準備好也沒事,正好可以讓徐拙展示一下他切羊肉的功夫。

    孟立威跟直播間里的人說了再見,然后摘掉耳機收起自拍桿。

    “好了,今天的直播任務已經完成大半,晚上睡覺前再唱兩首歌就行。”

    孟立威是吃播,

    所以沒啥直播限制。

    不像一些主播,為了保證時長,吃喝拉撒都要在直播間進行,不然就要扣工資。

    當然了,扣不扣工資也跟平臺有關。

    對B站來說,直播只是附帶的一項業務,管理比較寬松。

    和其他幾個直播巨頭是不一樣的。

    “老孟,現在你多少也有了名氣,別的平臺沒人來挖你嗎?現在的大胃王主播拿得出手的可沒幾個。”

    孟立威笑笑:“確實有,不過現在不著急跳槽,一切等年后再說。”

    看來他有自己的計劃。

    孟立威不著急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和周雯羅陽三人抱團取暖,共進退,這樣跳槽的話,分量會更重。

    三人的直播側重點不一樣,孟立威是大胃王。

    羅陽是尿毒癥患者的日常。

    周雯則是電影。

    來到于可可家,廚房那邊貌似已經準備好了。

    鄭佳洗了手剛準備去幫忙,就被龐麗華給拉住了:“不用去,在我們家,女人是不允許進入廚房的。”

    哎喲,還有這種規矩?

    徐拙有些好奇。

    不過想想小丫頭每次做飯都弄得像是災難現場一樣。

    這個女人不準進廚房的規定,是為了保護餐具吧?

    不過既然有這個規定,徐拙便挽起袖子,進了廚房。

    銅鍋木炭都已經準備好,這會兒于培庸正在切羊肉,于長江則是在準備涮菜。

    “于爺爺,讓我來,正好你看看我的基本功怎么樣。”

    于培庸笑笑:“你的基本功根本不用看,我見過的年輕廚師中,你的基本功應該是最扎實的,也不知道你爺爺是怎么教你的……”

    想起老爺子教自己做飯的經歷,徐拙就欲哭無淚。

    當時爺倆湊一塊兒,除了吵架還是吵架。

    至于基本功就更別提了。

    他連單手打雞蛋都不會,有個屁的基本功。

    要不是系統附體,現在徐老板應該還是那個混吃等死的老樣子。

    也不知道于長江從哪買的羊肉,品質非常不錯。

    跟陳桂芳批發的錫盟羊肉很相似,但是還稍稍有些區別。

    因為這羊肉沒有錫盟的羊肉肥。

    稍稍有些柴,不過瘦肉部分切著很筋道,明顯不是圈養的羊。

    “這是正了八經的寧夏灘羊,通過熟人買的,羊肉的品質很不錯,但是產量有限,只供應幾個高檔餐館。”

    每個飯店都有自己的供貨渠道,第一樓作為淮揚菜的標桿,食材的采購肯定也是最嚴苛的。

    當然了,能成為第一樓的供應商,利潤也非常大。

    回頭有機會的話,讓陳桂芳跟于長江聊聊,說不定有合作的空間。

    切羊肉不能著急,要順著羊肉慢慢的切,切得越薄越好。

    最適合涮著吃的,是那種肥瘦相間的羊肉,這樣的羊肉不僅吃起來更香,而且口感上也會非常嫩。

    作為一個在京城生活了幾十年的人,于培庸對羊肉的理解比徐拙深得多。

    這會兒閑著沒事,于培庸一邊用香油澥芝麻醬,一邊跟徐拙講著吃羊肉的注意事項。

    每個部位怎么吃,切成什么樣式,是涮是烤是悶是炒,都講得明明白白的。

    徐拙連著切了好幾斤羊肉,不過想想今天吃飯的人多,又拿起一塊切了起來。

    “徐拙,羊肉差不多了吧?這已經十……十二盤羊肉了,切太多的話,吃不完的。”

    于長江看徐拙切上癮了,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于培庸笑笑:“夠?差遠了,你是不知道小拙那個同學有多能吃,這些羊肉,勉強夠他一個人吃的。”

    他看過孟立威的直播,所以對孟立威的飯量有著很清晰的認識。

    于長江一聽,默默拿起菜刀,也開始切羊肉了。

    “于叔叔,明天有時間的話,讓我同學幫咱們第一樓打個廣告唄,在年輕群體中,第一樓的名氣不算很大,正好我同學是個主播,讓他幫咱們宣傳一下。”

    于長江對這些倒是不反對。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不過他沒接觸過網紅,不知道該怎么合作。

    “讓他直播一次,得多少錢啊?”

    “不要錢,讓他吃飽就行了。”

    “這個好辦,明天我給他安排一桌茶點,讓他可勁兒吃,吃過癮。”

    切了差不多十來斤羊肉,再加上其他菜品,老京城風味的銅鍋涮肉,終于可以吃了。

    餐廳中,大家圍坐在圓桌旁,中間擺著一個大號銅鍋,周圍一圈全都是切好的羊肉。

    水開后,老太太夾了片羊肉下鍋涮一下,等肉變色后夾出來,在芝麻醬中蘸一下,送進嘴里。

    吃完之后,她一臉的感慨:“就是這個味兒,以前在東單那四合院,咱們兩家每到冬天就坐在一塊兒吃涮鍋,一眨眼的功夫,幾十年就過去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