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五十章 揚州早茶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有點不知道該怎么往下說。

    他萬萬沒想到,丈母娘那么大歲數的人了,居然喜歡這種卡哇伊的睡衣。

    難道說歲數越大的人,越喜歡裝嫩?

    不是很懂現在的中年人啊。

    小丫頭見徐拙不說話,剛準備要發作,徐拙卻岔開話題問道:“明天想吃什么?我都給你做,正好也展示一下我的手藝。”

    小丫頭想了想:“想喝點湯,隨便什么湯都行。剛才你洗澡的時候,我舅舅也想問你會做什么湯呢,他說魯菜師傅燒湯水平一流,不知道你的水平怎么樣……”

    喲,看來是時候讓烏云托月出場了。

    正好用烏云托月當引子,看看龐世杰和于培庸明天做什么菜。

    好久沒用過潛心好學的技能了。

    明天得找一道逼格高的菜模仿一下。

    為羊城之行做準備。

    第二天一早,徐拙鄭佳孟立威龐世杰和于培庸坐著于長江的車去店里。

    而于家的三個女人,則是繼續睡懶覺。

    嗯,于家的女人,不管老太太還是龐麗華,亦或者是小丫頭,都有睡懶覺的習慣。

    老太太睡懶覺是于培庸慣的。

    龐麗華睡懶覺是于長江慣的。

    至于小丫頭睡懶覺,則完全是從小沒人管她,所以就習慣性的睡到自然醒。

    “廚房給她們幾個留了粥,餓不著她們的。”

    于培庸見徐拙一臉擔憂,還一以為徐拙擔心小丫頭餓肚子呢。

    徐拙倒是沒擔心小丫頭能不能吃飽,今天這丫頭要去上海,就算暫時餓一會兒,到了上海肯定不會委屈自己的嘴巴。

    他現在想的是,怎么讓于培庸和龐世杰在自己面前展示一下廚藝。

    得找個話題引出來才行。

    不過這會兒不急,等會兒到了店里,一邊喝早茶,一邊慢慢討論這事兒。

    正好可以找個由頭先把烏云托月做出來。

    徐拙正想著找個話題的時候,龐世杰突然問道:“徐拙,現在手藝怎么樣,都會做什么湯啊?”

    這個問題,一下子撓到了徐老板的癢處。

    “我就是瞎比劃,還沒入門了,做湯的話,也僅僅只會一道華而不實的烏云托月,不知道舅舅有沒有喝過,沒有的話,我等會兒可以做一下,就當是班門弄斧了。”

    作為一個廚師,龐世杰自然知道魯菜中的烏云托月難度不低。

    他怎么也沒想到,徐拙居然會做這道菜。

    而且也想不到現在的年輕人這么實誠。

    他就是找個話題問問而已,沒想到徐拙不僅表示自己會做烏云托月,甚至還打算做出來讓自己嘗嘗。

    不錯不錯,這孩子挺懂事的。

    比自家那兩個孩子強得多。

    怪不得于老爺子這么滿意呢,要是自家有個女兒的話,肯定也希望找個這樣的女婿,到時候拉著他一塊兒吃東陽的特產。

    一想到這里,龐世杰心里就美滋滋的。

    他看了一眼孟立威,這小伙子各方面都讓他很滿意。

    可惜他已經有對象了。

    不然真的想在東陽那邊的親戚中幫他找個媳婦兒。

    讓他成為一個真正的東陽人。

    來到第一樓,這會兒來店里喝早茶的顧客差不多已經坐滿。

    于培庸領著幾人上樓,找了個包房后開始點早茶。

    喝早茶是揚州人的習俗。

    所謂早上皮包水,說的正是早茶。

    “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第一次來揚州,孟立威對這兩句話很是好奇,不是很懂這是什么意思。

    于長江笑笑:“這話有兩層含義,第一層是面食層面:皮包水,在食物中指的是灌湯包,水包皮,則指的是面條之類的湯飯。”

    “第二層含義,指的是揚州人的生活狀態,早上喝早茶,灌一肚子水,所以是皮包水,晚上揚州人喜歡去泡澡,捏捏腳啥的,那叫水包皮。”

    作為一個地道揚州人,于長江對這些就太了解了。

    甚至可以說,他能把第一樓經營得風生水起,就是因為太懂揚州,太了解揚州人的生活方式了。

    于培庸根本不用看菜譜,直接對服務員說道:“先泡一壺綠楊春,再來一份燙干絲、一份水晶肴肉和醬菜什錦,徐拙昨天帶來的那些醬菜也盛一些過來,不過不要太多。另外千層油糕、雞絲卷、雙麻酥餅、燒麥、腰片湯都一樣來點,包子之類的讓他們看看都吃什么,讓這幾個年輕人都點兩樣。”

    服務員走到了徐拙身邊,把菜譜遞給了他讓他選茶品。

    徐拙看了看,選了個蟹黃包和一個蟹黃蒸餃。

    孟立威則是點了獅子頭和三丁包。

    鄭佳挑選半天,什么都想嘗嘗,但是又不知道點什么好。

    于長江湊過來說道:“女孩子可以嘗嘗我們這的翡翠燒麥,味道很不錯,另外蟹黃包和蝦籽餛飩也值得一試。”

    等大家都點了之后,服務員先拿來茶具泡菜。

    喝早茶,茶可不是配角,而是絕對的主角。

    早茶吃得好不好,跟茶水有很大關系。

    泡上綠楊春,一人先喝了一杯暖暖肚子。

    然后服務員才開始把大家點的茶品一一端上桌。

    最吸引徐拙的還是那個碗大的蟹黃湯包。

    透明的包子皮甚至能看清里面的蟹黃湯汁,擺在盤子里,端起來的時候顫巍巍的,然而卻不灑不漏,非常結實。

    自己的面點水平啥時候能達到這個地步呢?

    徐拙有些眼熱。

    他以前試著做過,但卻有點不盡人意。

    也能做成這么薄,UU看書 .uukanshu.com 卻沒法做這么大。

    究其原因,應該是和面和揉面的技能只是高級,應該等再次晉級后,才能做出這么大的湯包。

    不過沒關系,反正自己不是白案師傅,沒必要在這方面下功夫。

    想吃湯包的話,回頭找個面點師,用潛心好學的技能,把做湯包的技能學習就行了,簡單得很。

    對!就算和面和揉面的技能受到限制,但是菜品技能是隨時都能學的。

    掛逼嘛,就是這么為所欲為。

    美滋滋的自我陶醉一番之后,徐拙拿著服務員送來的吸管,開始吃……開始喝蟹黃湯包了。

    把吸管戳進湯包中,徐拙低頭輕輕一啜,一股鮮美的湯汁就進入了口腔中。

    然后……

    “咳咳……好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