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五十一章 烏云托月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知道湯包的溫度很高。

    所以特意晾了一會兒才下嘴,結果還是被燙到了。

    果然,第一次吃蟹黃湯包不能心急,得慢慢來,不然就會出丑。

    于長江貼心的遞來一張紙巾:“吃這個湯包,你得先開窗,慢慢吹涼,再用吸管小口喝,不然很容易被燙到。”

    徐拙擦擦嘴,用吸管把湯包的皮扯開,端起來吹了吹,這才拿著吸管重新把里面的湯汁喝掉。

    等包子皮里面只剩下蟹黃餡兒的時候,徐拙端著香醋淋進去,再夾兩根姜絲往包子皮里面一塞,夾起來連皮帶餡兒一口吃掉。

    嗯,

    真美!

    徐拙把湯包吃完的時候,孟立威還在跟他點的那份獅子頭較勁。

    獅子頭也叫葵花大斬肉,做法極其繁瑣。

    至少現階段徐拙做這道菜還是很勉強的。

    因為這道菜所耗費的精力實在太大。

    比如,做獅子頭所用的肉,一刀不能剁,需要用菜刀先切片,再切條,最后把豬肉切成石榴籽大小的肉丁。

    然后拌入料酒食鹽生抽水淀粉等調料進行攪打。

    等肉粒起膠后,加入蟹粉蟹黃以及馬蹄碎、香菇粒等配料。

    繼續攪打均勻后,把這些肉粒用手揉成一個個的肉圓子放在清雞湯中煨燉兩小時。

    在燉的時候,要用小火,讓鍋里保持微微沸騰,將滾不滾的態勢,不然鍋里的獅子頭會散開。

    當然了,這只是大致上的做法。

    實際上這道菜做法比這些更加復雜。

    “老孟,味道如何?”

    孟立威一個勁兒的吃,根本顧不上說話:“好……好吃!”

    龐世杰喝著茶,

    嘗了嘗醬菜。

    有于培庸在,他不好意思請出他的下飯神器,所以這頓早茶吃得沒啥滋味兒。

    但是嘗到盤子里的醬菜后,龐世杰有些詫異:“這醬蘿卜干的味道……不錯誒,第一樓又換新的醬菜師傅了?”

    于長江看了一眼說道:“那應該是徐拙帶來的醬菜,我姑父做的,味道超級好。昨天我在廚房就嘗了味道,很不錯。”

    龐世杰也來了興趣:“小拙拿來的多不多?多的話讓我帶走一些,這醬菜真讓人眼前一亮。”

    于長江拿著手機,把姚美香的網店店鋪分享給了龐世杰:“想吃自己買,認準美香牌就行,醬菜泡菜味道都很好。”

    吃著茶點,幾人隨意聊著天。

    等吃得差不多的時候,鄭佳跟著于長江去第一樓前臺開始學習。

    徐拙跟著于培庸和龐世杰去了后廚。

    孟立威則是溜達著出去,打算在揚州城轉轉。

    第一次來到兼做早點后廚,徐拙總算是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第一樓的后廚跟蓉城味道的后廚很像,也細分了好多部門。

    比如專門有茶點部,也有蒸品部,所有的蒸品都在后廚進行。

    每個部門的上班時間都不一樣,比如蒸品部的人,每天凌晨兩三點就要過來開始做蒸品,為的就是讓顧客吃到的包子等蒸品味道更鮮美。

    當然了,茶點部門下班也早。

    基本上忙完早茶之后就能下班回家休息。

    下午茶跟早茶沒啥關系,下午茶是另一個團隊負責。

    “徐拙,來來來,讓我見識一下魯菜的烏云托月,說實話,這道湯品雖然聽說過很多次,但是還沒正經八百的嘗過呢,給我和于老爺子演示一下唄。”

    烏云托月很好做。

    至少在徐拙眼中,難度并不大。

    不過做這道湯品最大的難點在于要有清雞湯。

    徐拙現熬的話,起碼得忙幾個小時。

    “雞湯好辦,后廚多的是,淮揚菜離不開雞湯,什么時候都備有。”

    龐世杰經常來第一樓,對后廚很熟悉。

    他打開一口湯鍋讓徐拙看,里面果然是剛做好的清雞湯,這會兒害冒著熱氣,散發著一股誘人的鮮美味道。

    清雞湯是用老母雞用文火熬制的高湯,湯水清澈見底,無油無渣,是很多菜都必不可少的配料。

    比如剛剛孟立威吃的清燉蟹粉獅子頭,比如等會兒徐拙要做的烏云托月,以及川菜最富盛名的湯品——開水白菜,用的都是清雞湯。

    清雞湯有了,這道菜的就已經完成了一半。

    剩下的就容易了很多。

    徐拙首先接了一小盆冷水,找來紫菜泡進去。

    第一樓用的也是頭水紫菜,很容易就能用冷水泡開。

    這一步一定要用冷水,不能用溫水,更不能用開水,因為紫菜中的鮮味物質很不穩定,稍微有點溫度就能激發出來。

    紫菜泡開后,輕輕淘洗以下,把上面沾染的泥沙給清洗掉。

    不清洗的話,不僅紫菜吃起來味道不好,湯品的味道也會發苦。

    紫菜清洗干凈后,徐拙找來幾個小湯盅,依次把洗好的紫菜放下去,墊在盅底。

    接著徐拙拿來幾個鴿子蛋洗凈,又拿一個稍大點的勺子,里面接半勺水燒開,然后把鴿子蛋磕開,打進勺子里做成荷包鴿蛋。

    勺子里的水不能太多,不然做出來的荷包蛋不圓。

    等荷包蛋成型后,徐拙撇去水,小心的把荷包蛋取出來放在裝有紫菜的湯盅里。

    依次把荷包鴿蛋做好后,徐拙拿來一個湯鍋,舀幾勺清雞湯進去,再加入一些清水,燒開后往鍋里加一些食鹽和料酒。

    熬煮兩分鐘,撇去浮沫后關火,把熬好的雞湯盛入到湯盅里。

    紫菜受熱后,鮮味物質很快就融進了湯汁中,所以這道湯只需要加鹽就好。

    紫菜在碗里隨著熱水飄蕩,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不過因為紫菜被荷包蛋壓著,所以不管紫菜怎么飄蕩,都擋不住白生生圓滾滾的荷包蛋,所以這道湯品才被稱之為烏云托月。

    “嘿,你別說,還真像是在烏云中時隱時現的月亮,魯菜真不愧是皇家菜,一道菜名都這么有詩意。”

    龐世杰對徐拙做的烏云托月贊不絕口。

    嘗了兩口后,更是豎起了大拇指,紫菜的鮮味兒和雞湯的鮮味充分結合,喝起來真是好享受。

    徐拙笑笑,盡管味道很好,但是這道烏云托月卻有點上不了臺面,因為這道湯品,是進門點心的一種。

    所謂的進門點心,說白了就是漱口用的。

    魯菜的奢華和排場,可見一斑。

    ————————

    有點卡殼了,今天就這么多了,明天我多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