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五十二章 于培庸教做魯菜

美食從和面開始
     龐世杰聽完徐拙的介紹,輕輕嘆了口氣:“跟魯菜比起來,其他菜系還真就是個弟弟,這么好的湯水居然只是漱口用,暴殄天物啊!”

    菜系味道的不好說,各人有各人的口味。

    但是從講排場和奢華程度來講,魯菜還真一騎絕塵。

    別的菜系想在奢華和排場方面追上魯菜,有點難。

    別說魯菜的全部菜品了,單單一個孔府宴,其奢華和排場就超乎想像。

    孔府宴禮節周全,程式嚴謹,是中國古代宴席的典范。

    清朝以來,孔府為招待皇帝和欽差大人的“滿漢宴“,又稱“滿漢全席“,是清代國宴規格的宴席。

    滿漢宴需餐具404件,每件餐具又分兩層。

    全席要上196道菜,有滿族的全羊燒烤,漢族的駝蹄、熊掌、猴頭、燕窩、魚翅等,還有全盒、火鍋、湯壺等。

    十個人需整整吃四天,才能將196道菜品嘗完。

    這套銀質器皿,現在還在曲阜孔府中陳列著,記錄著當年乾隆入孔府時候,招待宴席上的盛況。

    但是這事兒的真假卻有待考證,因為一些史學家認為,滿漢全席是揚州做的。

    滿漢全席中的菜品,有不少淮揚菜,甚至還有廣東菜和福建菜在其中,根本不是孔府能夠做出來的。

    不過不管真假,孔府菜都非常講究。

    除了頗受爭議的滿漢宴之外,孔府還有壽宴、喜宴、家宴、便宴等類別,在飯菜的品位上也有各種不同的名堂,規格上還有高、中、低之分。

    有燕菜全席、魚翅席、如意席、全索席、四十大碗席、三大件席、十大碗席等。

    孔府宴不光講究色、香、味、形,還得加上個“器“。

    “器“就是美食也需要美器,孔府宴的檉具器皿,都是整套定做的,器皿有瓷的、金的、銀的、銅的、錫的。

    形狀更是有方的、圓的、元寶形的、八卦形的、云彩樣的,盛魚的是魚的形狀,盛鴨是鴨的形狀,反正是菜隨器具變形。

    而孔府宴所用到的禮節,更是細致入微,儀式感非常強。

    反正就是怎么排場怎么來,什么奢華怎么做。

    把奢華和排場講究到了極致。

    當然了,現在很少有人會這么講究。

    因為正了八經吃做一桌孔府宴的話,至少得提前半個月準備,而且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

    一桌菜算下來,怎么也得六位數起步,甚至達到七位數。

    所以沒有一定身家的人,是吃不來孔府菜的。

    而有身家的人,現在都非常注重養生,根本不會再吃這些濃油赤醬的菜,他們一般喜歡吃清淡的淮揚菜或者粵菜。

    所以發展到現在,孔府菜已經逐漸落伍,跟不上大佬們的需求了。

    感慨完畢后,

    龐世杰看著徐拙問道:“說吧,你想吃什么,浙菜和蘇菜你隨便點,我跟于老爺子作為回禮,也給你做一次。”

    畢竟是喝了烏云托月嘛,自然要回禮的。

    于培庸嘗了口徐拙做的烏云托月,心里有些感慨。

    幾個月前,他第一次見到徐拙的時候,這孩子連個湯都不會做,是自己教他做了紫菜蛋花湯。

    沒想到幾個月過去,他的廚藝進步這么快。

    居然都能做烏云托月這種高端湯品了。

    這天賦,果然讓人喜愛,也怪不得徐濟民那個老流氓囂張,有天賦這么好的孫子,怕是做夢都會笑醒。

    整個圈子里的廚師,大部分后代都沒有繼承手藝,一般都會轉向金融或者管理方面。

    這是正常現象,畢竟家里已經積累起了財富,沒人會愿意再鉆進廚房中,和鍋碗瓢盆柴米油鹽打交道。

    只有少數真正喜愛廚藝,愿意在這一行發揚光大的后輩選擇繼承衣缽,學習廚藝。

    而在這些人中,徐拙的天賦是遙遙領先的。

    真的很好奇,徐濟民這個老流氓到底用了什么法子,才培養出了徐拙這個后輩。

    太讓人眼紅了。

    在于培庸感慨的時候,徐拙卻正處于激動和興奮的喜悅中。

    可以點菜了。

    不錯不錯。

    從昨晚盼到現在,終于盼到了這個環節。

    只不過做什么菜呢?

    可選的菜品實在是太多了。

    淮揚菜中的揚州三頭:清燉蟹粉獅子頭、拆燴鰱魚頭、扒燒整豬頭,以及三套鴨、軟兜長魚、大煮干絲等名品,他都想學一下。

    而浙菜中,也有他感興趣的西湖醋魚、蜜汁火方、冰糖甲魚、叫花雞、東坡肉、火踵神仙鴨、西湖莼菜湯、油燜春筍、蝦爆鱔背等菜品。

    這么多菜,讓徐老板有點挑花眼。

    見徐拙一直沉默不語,龐世杰問道:“要不,讓于老爺子給你做個文思豆腐?拿一道烏云托月換一道文思豆腐,不虧。”

    于培庸笑著搖搖頭:“憑徐拙的刀工,做文思豆腐應該不難,要不我給教他做一道油爆雙脆吧。”

    油爆雙脆?

    這不是魯菜嘛?

    徐拙和龐世杰都愣住了。

    于培庸不做淮揚菜,怎么開始琢磨魯菜了。

    不過徐拙隨即便明白了過來。

    自家老爺子沒事兒就做淮揚菜撩撥于培庸。

    現在人家也開始反擊,做魯菜了。

    可惜小丫頭不在,UU看書 www.uukanshu.com 沒法給于培庸錄視頻,這多少有點遺憾。

    沒法讓老爺子看到于培庸的回應了。

    但是于培庸不像是個喜歡裝逼的人啊,他教自己做菜,難道是為了應付不久之后的羊城之行?

    他還真猜對了,于培庸就是這么想的。

    到時候萬一老爺子真的讓徐拙做一道菜顯擺孫子,徐拙可不能做淮揚菜或者浙菜。

    因為老爺子是魯菜師傅,甚至可以說是魯菜泰斗,他孫子要是做別的菜系的菜品,臉往哪擱?

    這種情況別說打人家的臉了。

    自己的臉就先被徐拙這個不孝孫子給打了。

    所以為了老基友的面子,于培庸打算教徐拙做油爆雙脆。

    油爆雙脆的食材并不復雜,甚至多少有點上不得臺面,主料用的是下腳料的豬肚和雞胗或者鴨胗。

    但是這道菜做法極難,對火候的要求極為苛刻。

    欠一秒鐘則不熟,過一秒鐘則不脆。

    是中餐里制作難度最大的菜肴之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