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五十五章 耍小聰明的下場

美食從和面開始
     徐拙不吃了。

    五萬塊錢啊,雖然彌補不了這次來揚州的花費,但也差不多能收回一小半。

    反正是小丫頭的舅舅,自己肯定不客氣了。

    他放下筷子,跑去冷庫拿豬肚和雞胗,準備做油爆雙脆。

    龐世杰看著這一幕,看著于培庸問道:“他真的能做出來?”

    于培庸搖搖頭,又點點頭:“他要是別人,或許沒可能,但他是徐濟民的孫子,這就不好說了。”

    龐世杰有點沒聽明白:“徐濟民的孫子怎么了,又沒長三頭六臂。該不會還照樣不會,我不信第一次看到這道菜的人,會立馬做出來。”

    于培庸笑笑:“誰告訴你他是第一次看這道菜?說不定從小就吃這道菜,不然剛剛咱倆誰都沒提醒他,他怎么知道半分鐘后開始吃味道更好?”

    龐世杰想了想,確實是這樣。

    剛才他原本打算提醒徐拙半分鐘后再吃的,結果因為徐拙說大話,自己光顧著不忿,忘了這一茬。

    結果等半分鐘后,在沒人提醒的情況下,徐拙拿著筷子便開始大口吃。

    這不得不讓人懷疑,這孩子怕是沒少吃油爆雙脆。

    說不定跟自家吃臭味菜那樣隨意呢。

    想到這里,龐世杰便收起了跟徐拙打賭的心思。

    他知道,徐拙就算做出來完美的油爆雙脆,也能做出個大概。

    這賭局,他現在已經輸了。

    想了想,龐世杰拿著手機,找到小丫頭的聯系方式,給她轉了五萬塊錢過去:“乖丫頭,到了上海跟媽媽好好逛街,想買什么就買什么,錢不夠就問舅舅要。”

    這讓剛剛坐上高鐵的小丫頭有些詫異。

    這個一毛不拔的舅舅,今天怎么突然這么大方了?

    她原本不想要的。

    但是想想那句長者賜,不能辭。

    嗯,作為一個聽話的乖乖女,可不能忤逆了長輩的意思。

    所以,她就快樂的點了收款。

    五萬塊錢到手。

    “你那個大帥哥男朋友給你發什么消息了?笑得這么猥瑣,讓我看看。”

    龐麗華湊過來,看到龐世杰的轉賬消息,有些詫異:“你舅舅這是怎么了?這么多年,每次來揚州都只帶自己吃的東西,今天怎么突然給了你五萬塊錢?”

    不過隨即,她拿著手機,找到了龐世杰的微信號。

    “哥,可可那五萬塊錢是怎么回事?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問問,我這個當妹妹的,是不是在你心里就沒一點地位?”

    就這樣,龐世杰在另一個支付平臺,給她也轉了五萬塊錢。

    把錢轉過去之后,他看這正在快樂的收拾肚仁的徐拙,心理有些不是滋味兒。

    自己這是圖什么嘛。

    徐拙會不會做,跟自己都沒一毛錢的關系。

    結果在徐拙不知情的情況下,自己居然砸出去了十萬。

    早知道直接給徐拙五萬不就行了,耍這種小聰明做什么?

    唉!

    回去又得編個理由才行。

    不然孩子他媽那關,不好過啊。

    想到這里,龐世杰就心里發苦。

    現在他只想就著帶來的那些美味,灌自己兩杯老黃酒。

    “舅舅,咋這副表情啊?你放心,我不要你的錢,等會兒你給我做一道菜就行了,這愁眉苦臉的,不知道還以為出啥大事兒了呢。”

    徐拙把肚仁的花刀切好后,直起身打算歇口氣,結果一抬頭,就看到了龐世杰那沮喪著的臉。

    聯想到剛剛龐世杰說的賭約,徐拙以為他心疼那五萬塊錢。

    趕緊表示不要錢,讓龐世杰放寬心。

    不過他越這么說,龐世杰心里就越難過。

    很快,徐拙就像模像樣的把一道油爆雙脆給做了出來。

    但是跟于培庸做的相比,徐拙還有不小的欠缺。

    現在他做的這道菜,最多跟當年剛剛入門的龐世杰一個水平。

    入門級別。

    潛心好學的技能,現在能學到的菜品也就是這個級別。

    真希望潛心好學這個技能升下級,要是能直接學會招牌菜就萬事大吉了,可惜啊可惜,這事兒估計只存在自己的臆想中。

    于培庸對徐拙的手藝倒是贊不絕口。

    沒想到徐拙會做得這么好。

    他沖還在傷心難過的龐世杰說道:“可比你第一次做這道菜強得多。小拙的廚藝,已經快到出師的地步了。”

    以前魯菜考核就是吊湯和做油爆雙脆,徐拙之前已經展現出了吊湯的手藝,現在油爆雙脆也做得像模像樣,真是讓人感嘆后生可畏。

    “于爺爺你可別夸我了,我只不過是以前經常看我爺爺和我爸爸做這道菜,所以才有了點經驗,在魯菜中,我的水平還差得遠呢。”

    徐拙也想裝逼,但是想想自己還有那么多技法,那么多技能沒有掌握住,所以不自覺就心虛了起來。

    現在他的廚藝,還欠缺不少。

    別的不說,徐拙現在連糖醋里脊都做不好,更別說魯菜中的那些高端菜品了。

    所以還是低調為好,免得再刺激到龐世杰。

    因為心情不好,龐世杰也沒給徐拙表演浙菜,而是一個人坐在包間中,擺出他帶來的那些“美味佳肴”,配著黃酒自斟自飲。

    每喝一口,他的表情就自動化為苦酒入喉心作痛的表情包。

    “我真傻,真的……”

    徐拙推門進來的時候,龐世杰還在那喃喃自語。UU看書 .uukanshu

    他不是心疼這十萬塊錢,而是覺得自己快五十歲的人了,做事居然還這么不經大腦。

    “徐拙,來來來,過來陪我喝兩杯。”

    徐拙站在門口沒敢進去,因為屋子里滿是臭味兒。

    “舅舅,你好歹開一下窗戶啊,這味兒被空調里的暖風一吹,半個酒樓都是臭味兒。”

    徐拙和于培庸都不知道龐世杰給小丫頭母女打錢的事兒,還以為龐世杰不高興是因為被徐拙這么輕松把油爆雙脆做出來受了刺激。

    龐世杰也沒好意思說。

    他起身,不由分說的把徐拙拉進了屋子里。

    他把徐拙按在座位上,胡謅著說道:“來來來,嘗嘗,都嘗嘗,聞臭才能知香,多聞聞對你有好處。”

    徐拙剛準備說有個屁的好處,腦海里突然響起了系統的提示音。

    “宿主身處臭味環境中超過一分鐘,獲取指定菜品升級一次的獎勵,更多獎勵請宿主自行摸索……”

    ————————

    你們猜,徐拙到底能獲得多少獎勵?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