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五十八章 你想學徽菜?

美食從和面開始
     出現一次那是意外,出現兩次那是巧合。

    但是連著三次都出現,要是里面沒別的事情,徐拙是堅決不信的。

    難道說,剛剛應該直接把乾隆白菜升級了不成?

    但是這道菜受眾不算高啊。

    就算有人吃也是偶爾在菜單上看到,覺得名字比較新穎才點的。

    和店里的鹽煎羊肉黃燜雞之類的菜品沒法比。

    可惜這次出現的可選菜品中沒有鹽煎羊肉,不然徐拙還會選擇這道菜,畢竟是店里價錢最高的硬菜,級別得弄得高高的。

    他看了看四樣菜品,乾隆白菜、麻醬豆角、潮汕腸粉、蓑衣黃瓜。

    腸粉沒啥用,到了羊城也用不上,所以徐拙首先把這個排除掉了。

    至于乾隆白菜和麻醬豆角,徐拙想了想,決定將錯就錯。

    人嘛,就得有一條道走到黑的決心。

    所以,他選擇了蓑衣黃瓜。

    上次蒜泥白肉升級為李莊白肉的時候,徐拙就放棄了蓑衣黃瓜一次。

    這次,他決定把上次的遺憾彌補回來。

    四方面館裝逼的菜品很多,但是要說最裝逼的,依然是這道蓑衣黃瓜。

    這道菜不僅會迷糊到顧客,有時候服務員也會上當,把剛洗好的黃瓜錯認為是做好的端給顧客。

    害得兩個顧客用筷子拽都沒拽開。

    要不是徐拙發現不對勁,給兩人把菜換了過來,他倆還覺得是徐拙的刀工更加出神入化了呢。

    這道菜升級后,做出來的黃瓜應該更好吃。

    雖然沒多大用,但是蓑衣黃瓜是魯菜的菜品,不管去哪,只要把蓑衣黃瓜做出來了,就代表著這是魯菜的傳人。

    聯想到即將到來的羊城之行,

    徐拙覺得把這道菜升級了比較好。

    到時候炒個C級招牌菜的炒涼皮,再做個D級招牌菜的油爆雙脆,最后再弄個D級招牌菜的蓑衣黃瓜。

    里子面子全都有了。

    老爺子也可以盡情的裝逼。

    完美!

    選完之后,服務員推門走了進來,有顧客預訂了這個包間,這會兒快十一點了,她們進來再進行整理一下。

    徐拙閑著沒事,選擇了離開。

    完全忘了之前關于乾隆白菜和麻醬豆角的事兒。

    來到廚房,于培庸老遠就聞到了徐拙身上的味道:“咋回事兒?身上怎么這么臭啊?龐世杰拉著你喝酒了?”

    徐拙自己沒覺得那股子臭味兒,但是別人卻聞了出來,而且味道還很明顯。

    于培庸以為是龐世杰硬拉著徐拙喝酒,剛準備去說他兩句,被徐拙攔下了。

    “于爺爺,是我自己想嘗嘗的,嗜臭不是徽菜的特點嘛,所以我打算嘗嘗,以后萬一有機會學徽菜,現在也算是有了適應的基礎。”

    一說到這個,于培庸就來勁了:“以前在京城時候,后廚有個技藝高超的徽菜師傅,但是我跟你爺爺對臭味兒都沒多大興趣,所以跟他交情不是很深,也不知道他還在不在世。有機會的話,我幫你打聽打聽,能跟他學就跟他學。”

    徐拙一愣,有這個必要嗎?

    他只要找個合格的徽菜師傅,用潛心好學的技能把臭鱖魚學到手就行,什么老師傅不老師傅的,完全沒啥用啊。

    于培庸指了指后廚門口掛著的一副木刻的對聯沖徐拙說道:“念念這上面的字。”

    徐拙在后廚進進出出好幾次,也沒注意到這副對聯。

    這會兒順著于培庸的目光,他認清了這副對聯。

    “習其上者能得其中,習其中者僅得其下。”

    嚴格來說,這不是對聯。

    因為既沒有平仄,也沒有對仗。

    這兩句話出自唐太宗《帝范》卷四:“取法于上,僅得為中,取法于中,故為其下。”

    南宋詩論家嚴羽在《滄浪詩話》也有過類似的言論:“學其上,僅得其中;學其中,斯為下矣。”

    意思很好理解。

    跟著優秀的人學習,再不濟也能學到中等水平。

    但是跟著中等水平的人學習,只能學到下等水平。

    “明白什么意思了嗎?”

    徐拙點點頭:“明白了,多謝于爺爺進行點撥。”

    于培庸笑笑:“我歲數大了,別的忙幫不上你,但是只要你想學,八大菜系我都能給你找到最頂級的老師。”

    這話聽著真讓人感動。

    徐拙剛準備說兩句感謝的話,于培庸拍拍他的肩膀:“回去換換衣服,等會兒后廚要忙了,你也跟著做點什么。”

    “好的,我這就回去換衣服。”

    徐拙來到前臺,打算讓于長江陪他回去換一下衣服。

    他喝了酒,沒法開車,不然就自己回去了。

    結果于長江正在前臺忙,這會兒訂餐的人太多,很多老顧客都找他訂餐,根本走不開。

    想了想,于長江把小區通行卡和別墅的鑰匙給了徐拙:“你打車回去吧,我在實在是忙不開,我大舅子也是的,沒事拉你喝什么酒啊,真是有毛病。”

    來到別墅,徐拙開門的時候,聽到廚房有動靜。

    什么情況?家里有人?

    這個時間段,老太太應該在揚州大學,小丫頭母女倆差不多剛到上海。

    家里不應該有人的。

    難道家里有賊?

    徐拙酒勁兒上來,抄起門口防著的衣架,慢慢向著廚房走去。

    越往廚房走,聲音就越清晰。

    這讓徐拙很好奇,好不容易來人家家里偷東西,這小偷鉆廚房做什么?不應該上樓翻找家里的金銀首飾嗎?

    難道餓壞了想先吃點東西?

    來到廚房門口,UU看書 www.uukanshu.com徐拙掄起手中的衣架,一腳把門踹開,廚房的人嚇了一跳,手中的盤子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徐拙一看廚房中忙活的人,頓時放下了手中的衣架:“奶奶,您怎么……您不是去學校了嗎?”

    昨晚老太太就說今天課業比較多,中午就在大學食堂吃了。

    沒想到這會兒在廚房忙活。

    害得自己鬧出了個大烏龍。

    老太太倒是很淡定,拿著掃帚開始打掃地上的碎渣:“上午的課取消了,所以我回家來歇會兒,躺床上那會兒想起你做的芝麻醬不錯,想做點乾隆白菜嘗嘗,沒想到你回來了……”

    她還沒說完,系統的提示音就在徐拙腦海中響起。

    “有新的支線任務產生,詳情請點擊任務面板查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