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六十七章 我跟他不熟

美食從和面開始
     快到羊城南站的時候,徐拙把手機收起來,脫掉身上的薄毛衣,露出了里面的短袖。

    “小拙,穿這個有點冷吧?”

    “我這還有外套呢。”

    徐拙說完,從包里拿出一件薄夾克套在身上,然后將羽絨服和薄毛衣全部塞進背包中,等待著列車進站。

    幾個老人也差不多是同樣的打扮。

    來之前,徐拙特意查了一下這邊的天氣和適合穿的衣服,甚至專門拉個群,給大家說了一下該帶什么衣服。

    列車到站之后,幾人隨著人群慢慢向著出站口走去。

    “有車接咱們嗎?”

    “有,謝叔叔在出站口等咱們呢。”

    來到出站口,徐拙老遠就看到了戴著墨鏡穿著薄羽絨服的謝海龍。

    臥槽,將近二十度的天氣還穿羽絨服,這么夸張的嗎?

    謝海龍見到幾人的打扮,也是忍不住臥槽了一聲。

    “今天溫度還不到二十度,凍得要死,你們穿這么少不冷嗎?”

    ……

    南方人和北方人對冷的理解真是兩個概念。

    不過徐拙經歷過東北雪鄉的嚴寒,也感受過珠江河畔的濕冷,對物理傷害和魔法攻擊都有著很深的理解。

    他挺同情冬天部供暖的南方,晴天還好,遇到陰雨天,空氣中的陰冷直往骨頭縫里鉆,凍得人渾身發抖。

    “走,我帶你們去停車場,把你們送回去之后,我還得去機場接揚州的于培庸先生和杭州的戴震霆先生。”

    馮衛國一聽戴震霆這個名字就來勁了:“好多年沒見過戴師傅了,不知道他現在啥樣子,當年我們山西菜能夠在杭州美食節大放異彩,他提供了不少便利呢。”

    趙金馬也陷入了回憶中一般:“算算時間,

    我也差不多有十五六年沒見過他了。徐濟民,你跟戴震霆熟不熟?”

    老爺子搖搖頭:“不熟。”

    不過他嘴上嘴說著不熟,但是表情卻變得非常奇怪。

    像是小孩子遇到了渴望很久的玩具一樣。

    徐拙一看他這副表情就知道,老爺子怕是對這個戴震霆沒懷好意。

    上了車,馮衛國和趙金馬開始給老爺子科普戴震霆過去的事跡。

    畢竟都是一個圈子里的人嘛,熟絡一下,也好相處。

    兩人從戴震霆當過國宴主廚開始說起。

    甚至連戴震霆的性格脾氣啥的全都說了個遍。

    正在說戴震霆擅長的菜品時候,一直閉口不言的老爺子突然說道:“他刀工不行,胳膊上沒力氣。”

    “嗯?徐大哥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馮衛國有些不懂的看著老爺子,不明白他為什么突然說這個。

    老爺子笑笑:“戴震霆的右臂小時候應該斷過,接骨的人也沒幫著接好,所以導致他右臂落下來后遺癥,用不上力氣,刀工自然就變得很一般了。”

    趙金馬也來了興趣:“你怎么知道?”

    “因為我……揍過他!”

    車內一片死寂。

    “呼……你不是說跟他不熟嗎?我倆還叭叭的說了半天,徐濟民你這人真是太損了,從沒見過你這么損的人。”

    趙金馬很生氣。

    我們巴拉巴拉說了半天,結果你不僅認識他,還揍過人家。

    這不是擺明了想看我倆出洋相嘛。

    老爺子聳聳肩:“打過他就代表很熟嗎?當年我第一天上班,他跳出來在我面前裝老資格,你說我能不揍他嗎?沒多久老鄭離開,他也跟著走了,我跟他真不熟……”

    馮衛國張了張嘴,他正要說等會兒介紹戴震霆給老爺子認識認識呢。

    結果沒想到兩人還有過這種往事。

    “呃……徐大哥真是個……性情中人。”

    他愣了半天,才說出了這么一個詞。

    趙金馬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這次戴震霆來羊城,說不定就是找你尋仇的,你倆要是打起來,我可不會幫你。”

    老爺子嗤笑一聲:“就他?敢在我面前晃蕩,我就再揍他一頓,年輕時候我不怕他,現在老胳膊老腿的,我更不怕了。”

    不過他也只是說說過一下嘴癮。

    等車里安靜下來之后,老爺子說道:“老戴這個人喜歡生悶氣,心里有事兒不喜歡說出來,喜歡讓人猜,所以他這種人啊,容易腦卒中,我還是離遠點比較好,省得他一頭栽倒在我面前,到時候鬧起來,有理也說不清。”

    很快,車子就到了一個大酒店前面。

    “到了,這就是鄭粵樓的總店,我師父他們都在里面。”

    下車后,謝海龍領著幾人向店里走去。

    鄭粵樓在羊城的酒樓中,算是比較年輕的,因為這是八十年代中期才創立的酒樓,跟那些民國時候就有的品牌完全沒有可比性。

    但是在這短短的幾十年中,鄭粵樓不僅成為了廣式酒樓的頭名,甚至還風靡整個東南亞。

    不少外商來到羊城,第一件事就是來鄭粵樓吃飯。

    這里的各種新式粵菜和融合菜,讓人流連忘返。

    步入大廳,里面沒有常見的那種金碧輝煌的裝潢,也沒有高大的水晶吊燈等裝飾品。

    整個店面的裝潢風格顯得很樸素,但是樸素中,又蘊含著幾分回歸自然的意境。

    趙金馬打量一圈贊嘆的說道:“真不愧是鄭粵樓,這裝潢暗含了粵菜的追求,清淡平和,貼近自然……”

    他還沒說完,老爺子就嘁了一聲:“老鄭就會整這些有的沒的故弄玄虛。”

    正說著,一個身穿唐裝的老者在一群廚師的簇擁下走了過來。

    他不算高,有點胖乎乎的,走路虎虎生風,他手中雖然拄著拐杖,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但是卻像是裝飾品一樣,根本沒起啥作用。

    “濟民,歡迎歡迎,咱倆有幾十年沒見面了吧?”

    不用說,這老頭就是鄭光耀。

    從他把拐杖當成裝飾品的做派上來講,老爺子還真沒說過,鄭光耀確實有點喜歡故弄玄虛。

    老爺子跟他握了握手。

    不過根本沒和他寒暄,張口就問道:“下午茶時間到了吧?有啥吃的沒?高鐵上沒吃飽,這會兒有點餓了……”

    ……

    周圍的的人都一臉的驚訝。

    這老頭也太不把自己當外人了吧?

    不過鄭光耀倒是沒覺得多意外:“你怎么還那副欠打的德行?走走走,我親自陪你去喝下午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