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六十九章 你已經暴露啦

美食從和面開始
     吃飽喝足,大家端著茶杯,小口小口的抿著羅漢果泡茶,這感覺真好。

    徐拙剛準備問于培庸有沒有坐上車,謝海龍突然提著一個行李箱推門走了進來,后面跟著風塵仆仆的于培庸。

    徐老板扭臉看了一眼自家老爺子。

    名場面啊名場面。

    居然這么不經意間就來了。

    倆相愛相殺半輩子的老頭,終于湊到了一塊兒。

    不知道會不會上演一出天雷勾……

    “小拙,愣著做什么呢?趕緊給你于爺爺倒茶啊!”

    老爺子推了徐拙一下,讓徐老板從臆想中清醒過來。

    徐拙看了一眼老爺子,再看看已經坐下來的于培庸。

    這么平靜的嗎?

    他提著茶壺給于培庸倒了一杯:“于爺爺,不是說戴爺爺跟你一塊兒來嗎?他怎么沒進來?”

    于培庸看了老爺子一眼:“你爺爺在這,他會進來嗎?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幾十年,但是戴震霆還記得這事兒呢。”

    說完,他拿著筷子,開始吃桌上的茶點。

    “午飯在機場吃的,一點都不貼胃,味道也很差,這會兒還真有點餓了。”

    徐拙趕緊把一些比較熱的茶點端到他面前。

    “于爺爺,你還想吃什么,我給你要去。”

    于培庸擺擺手:“不用了,我對付兩口就行,快到晚飯的飯點兒了,不能吃太多。”

    徐拙剛坐下來,發現老爺子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起來,這會兒正在給于培庸盛艇仔粥。

    臥槽!

    徐拙看著這一幕,心里有些后悔。

    剛剛把手機架起來多好,

    正好能把這一幕拍下來。

    真是不容易,老爺子居然會主動給于培庸盛粥。

    而于培庸也一臉平靜,像是完全不意外一樣。

    不過老爺子的話,卻還是那么不好聽。

    “喝點粥再吃,萬一噎出個好歹來,我還得出錢隨禮。”

    于培庸:……

    “接下來什么安排啊?”趙金馬打破沉默,岔開了話題。

    于培庸邊吃邊說道:“接下來先在樓上住下,房間好像都安排好了,下午五點半的時候,開始晚宴,給大家接風洗塵。明天中午,正式舉行金盆洗手儀式。”

    他雖然來得晚,但是對流程卻是最熟悉的。

    因為于培庸明天還有個任務,他要擔任鄭光耀金盆洗手的見證人。

    所以幾天之前,他就清楚了整個活動的流程。

    老爺子喝了口茶:“真是閑的沒事兒干了,退休就退休,非得把大家都喊過來給他喊666,早知道我也辦個這種儀式了。這樣既能打廣告又能收禮,兩全其美。”

    他正嘮叨著的時候,于培庸說道:“算啦算啦,畢竟是咱們的老廚師長呢,少說兩句吧。”

    要是趙金馬或者馮衛國這么對老爺子說。

    他非但不閉嘴,反而會說得更來勁。

    但是于培庸這么一說,老爺子立馬便安靜了下來。

    嘖嘖……

    等于培庸吃飽喝足后,幾人離開包房,上樓上的客房準備入住。

    大酒樓就是大酒樓,連餐飲帶客房全都有。

    在前臺登記后,徐拙領到了自己的房卡。

    先把行李收拾一下,然后把身上的厚褲子也換掉,這樣才更加爽利。

    接下來,徐拙躺在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跟群里的人閑聊著。

    店里一切都好,醫學院的一些學生已經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家過年了。

    雖然考試成績還沒出來,但是回家的心情卻非常迫切。

    甚至已經有人打算提前回家了。

    李浩倒是不著急。

    他這會兒回去家里也沒人。

    還不如留在林平市,這邊不僅有女朋友,還有那么多好吃的。

    每年這個時候,李浩的家人都在忙著跟各個醫院核對賬目。

    他們不是在要賬,就是在去要賬的路上。

    反正不會在家里過年。

    所以,李浩不僅沒著急回去,反而還在微信上約徐拙和小丫頭一塊兒泡溫泉。

    美其名曰,忙活了一學期,好好放松一下自己。

    其實打的什么主意,大家心里都門兒清。

    徐拙沒有拒絕,而是說道:“這事兒等我從羊城回去再說吧,還不知道在這邊呆幾天呢。”

    大家繼續聊天。

    徐拙剛開始沒覺得有什么,但是看著在群里一直發言的孫盼盼李浩孟立威和周雯,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小丫頭怎么沒在群里說話?

    他特意翻了一下聊天記錄,從下午三點開始,考試結束之后,她就沒在群里冒過泡。

    這很反常。

    因為以前群里一直都是小丫頭在水群。

    什么事情都要在群里得瑟一下。

    怎么今天這么安靜?

    不對勁!

    徐拙翻到鄭佳的電話,給她打了過去。

    “鄭佳,你確定可可買的是明天早上的高鐵票?”

    “對啊,她買完之后還讓我看了一眼,而且還囑咐我千萬別跟你說,有事兒嗎老板?”

    “她下午考試結束后,去過店里沒?”

    “沒,連午飯都沒回來吃,不知道在忙什么。”

    ……

    掛了電話后,徐拙打給了小丫頭。

    結果電話響了好幾遍也沒人接。

    “她肯定是坐著高鐵過來了,現在應該是睡著了。可惜,不知道她坐的哪一班,只能等她主動打電話找我了。”

    找了一圈,最后問了小丫頭班里的同學,有幾個人說小丫頭考試的時候是背著背包去的,考試結束后就背著背包匆匆去校門,打車離開了。

    徐拙看了看列車時刻表,小丫頭應該九點半到這邊。

    但是他也不確認是不是這班車。

    只能等她睡醒了之后再問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他給小丫頭發消息,讓她看到后回話,就把手機揣進衣兜里,跟魏君明出去逛上下九步行街去了。

    而于培庸則是留在自己房間,跟老爺子不知道在聊什么。

    馮衛國和于培庸傳花蝴蝶的在各個房間中流竄,都是認識多年的熟人,相互打個招呼,聯絡一下感情。

    高鐵上,小丫頭看著手機上發來的消息,完全沒有回復的意思。

    “哼!就不讓你猜到我的行蹤,我要好好的監督一下,看你有沒有做對不起我的事情。”

    說完,她在一個小群里發了條消息:“大家都要替我保密,不然我就跟你們翻臉!”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就是因為大家太保密,導致被徐拙發現了端倪。

    于可可,你已經暴露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