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七十一章 機會來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系統真是學精了。

    戴震霆那個任務因為把菜名說出來了,而徐拙對火踵神仙鴨沒多大興趣,所以表現得不太積極。

    然后系統就改變策略,不報菜名了。

    ……

    不過因為關系著鄭光耀,不管系統報不報菜名,徐拙都打算把這個任務完成。

    粵菜可是八大菜系的重中之重,而鄭光耀作為粵菜第一人,現在又即將卸任,淪為無事可做的境地。

    這么完美的師父,他可不想錯過。

    而且這個任務相對來說簡單一些。

    客座教授這個名譽,或許對于別的行業沒多大吸引力,但是對于廚師來說,無疑是一種巨大的榮譽。

    自古以來,廚師都不算什么光彩職業。

    庖丁嘛,下等人的活計。

    很多廚師費盡心力的努力掙錢,為的就是讓自己下一代告別這個身份。

    哪怕是現代社會,不少做廚師的人,也會教育自己的孩子,一定要努力學習,決不能當廚師。

    干這一行需要常年圍在鍋灶前,聞不完的油煙,而且還有繁重的體力活,再加上高溫的環境以及不規律的飲食。

    付出和收獲完全不成正比,真不是什么好職業。

    而且四十歲過后,各種職業病就來了。

    因為大量吸入油煙,而導致的肺病。

    因為不規律的飲食,而導致的胃病。

    因為長時間切墩,而導致的手腕疾病。

    因為長時間站立,而導致的腰腿疾病。

    因為長時間處于高溫環境,而導致的生育疾病。

    因為長時間處于高噪音的環境中,

    而產生的聽力疾病。

    ……

    除此之外,廚師還得不到相應的尊重。

    這些年來,社會上一直在歌頌教師、醫生、護士、工人、農民等職業,卻很少有人歌頌廚師。

    而且勞動人民什么的,也總是忽略這個行業。

    在這種情況下,廚師們就越發希望能夠得到社會上的認可。

    客座教授,就是個巨大的榮譽。

    這個榮譽放在別的廚師面前,估計也就心動一下。

    比如老爺子,雖然他在第一樓很裝逼的讓大家喊他徐教授,但是他卻沒去揚州大學的烹飪旅游學院申請這個稱號。

    憑他資歷,弄個客座教授還是不成問題的。

    只不過老爺子對這玩意兒真沒多大興趣,不然當年他也不會那么利索的從國宴后廚辭職了。

    但是老爺子不在乎,不代表別人也不在乎。

    比如現在正端著酒杯跟大家寒暄敬酒的鄭光耀,他這種特別在乎名譽的人,絕對不會拒絕客座教授這個稱號帶來的誘惑。

    所以,徐拙對這個任務很有信心。

    不過也得加以引導,讓鄭光耀覺得這是個天大的好事兒才行。

    萬一他覺得自己虎落平陽,淪落到去教一群不入流的小娃娃,那心態可就立馬要崩的。

    桌上的菜都是鄭光耀的徒弟們做的,味道很好。

    不過徐拙幾人兩個小時前剛剛吃了下午茶,所以這會兒不是很餓。

    只是嘗了一下自己感興趣菜品的味道,就放下了筷子。

    舀了一碗龍鳳湯,端在手里小口喝著。

    龍鳳湯是一道很典型的粵式湯品,用菜花蛇和老母雞煲成的湯水味道鮮美,特別適合體虛的人飲用。

    徐拙覺得應該帶孟立威過來。

    他比較適合喝這道湯。

    閑著沒事,徐拙輕輕碰了一下旁邊的于培庸:“于爺爺,哪個是戴爺爺啊?”

    他掃了一圈,周圍起碼坐了十幾個老頭,有頭發的,沒頭發的,還有只剩一半頭發的,各種各樣的老頭讓他都看花眼了。

    于培庸看了一圈,也有些挑花眼。

    之前還好認,不過現在大家都換上了薄衣服,加上為了顯得莊重幾乎都穿著唐裝,而老年人的唐裝就那幾種款式和顏色。

    所以放眼望去,幾乎所有的人都差不多一個樣子。

    不看正臉的話很難分辨出來。

    不過老爺子眼挺尖的,指了指遠處一個穿著酒紅色唐裝頭發全白了的老頭說道:“那個看著像大內總管的就是,眉毛比較長,一看就很陰險……”

    徐拙順著老爺子指的方向一看,那老頭正好把臉扭到了這邊。

    這老頭有些瘦弱,不過長得很白,加上那一頭白頭發和比別人長一截的眉毛,確實給人一種很陰鷙的感覺。

    要是這會兒手里再拿一把拂塵,跟影視劇上的大內總管別無二致。

    戴震霆看過來,原本想跟于培庸點頭致意的,但是看了看坐在一邊的老爺子,冷哼一聲,把臉扭到了別處。

    “于爺爺,我用不用去打個招呼?”

    畢竟是想學浙菜嘛,得把姿態放低點。

    不能等著人家主動跟自己打招呼。

    于培庸看了老爺子一眼:“不用,反正明天有你展示廚藝的機會,那個時候你再跟他打招呼也不遲。”

    徐拙長得跟年輕時候的老爺子沒什么區別,一眼都能認出來這是一家人。

    這個時候徐拙去找戴震霆打招呼,他肯定不會給徐拙好臉色。

    不過明天徐老板展示過廚藝就不一樣了。

    天賦高學習能力強,還很謙遜的年輕人少之又少,就算戴震霆不喜歡,也生不出厭煩的情緒。

    這個時候徐拙再低姿態的去打招呼,戴震霆肯定不會擺臉色。

    “明天要是我沒機會展示廚藝怎么辦啊?”

    于培庸指了指端著酒杯正往這邊來的鄭光耀說道:“放心,別看他跟你爺爺一團和氣,其實很早之前,鄭光耀就盼著看你爺爺出丑了。”

    果然,UU看書 www.uukanshu.com 等鄭光耀走到他們這一桌的時候,裝作不經意間跟老爺子說道:“濟民啊,明天我的幾個徒孫想要在我面前展示一下廚藝,要不要讓你的孫子也一塊兒展示一下?聽說他廚藝了不得,而且還自己開了個飯店呢。”

    于培庸給徐拙遞了個眼神。

    這不,機會來了。

    徐拙也沒想到鄭光耀說話這么直白。

    那行,那明天咱們就走著瞧。

    老爺子端著茶杯呷了口熱茶:“正好,我也想讓我這不成器的孫子跟你的徒子徒孫比試比試,省得他整天眼高于頂,目中無人。”

    這算是答應下來了。

    鄭光耀表情一喜,把杯里的酒一飲而盡。

    “那明天我可等著欣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