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七十二章 夜游珠江

美食從和面開始
     酒席結束后,這會兒休息還有點早,眾人閑著沒事,打了兩臺出租車,去花城廣場看燈去了。

    路上,老爺子看著徐拙問道:“你想學浙菜?”

    剛剛吃飯時候,徐拙跟于培庸的對話,他聽得一清二楚的。

    現在這么問,讓徐拙有些忐忑。

    老爺子不會又該說浙菜只是花架子,不如魯菜之類的話吧?

    結果老爺子笑著說道:“老戴確實有真本事,跟他學也不錯,至少知根知底,而且浙菜確實也有值得學習的地方。”

    嗯?

    這么開明的嗎?

    有點不像逼王的風格啊。

    今天自從見到于培庸,老爺子就像是換了個人一樣。

    不錯不錯,希望能繼續保持。

    結果徐老板正想著的時候,老爺子又開口了。

    “不過刀工就算了,老戴的刀工忒差,你可別跟他學,免得把你帶溝里……”

    得,嘴巴依然這么毒。

    真是本性難移啊。

    不過于培庸對老爺子的話倒是很贊成:“你爺爺說得沒錯,戴震霆的刀工確實很一般,不然當年也不會做鄭光耀的副手了。”

    花城廣場的燈光很漂亮,配上周圍建筑的燈光,加上廣州塔上燈光的變化,看得幾人眼花繚亂的。

    大家紛紛拿出手機,拍攝著各種漂亮的照片和視頻。

    逛到海心沙亞運公園的時候,徐拙掏錢買了幾張船票,請一群老頭夜游珠江。

    徐拙一邊逛,一邊發朋友圈,順便定一下自己的位置。

    省得小丫頭再找錯地方。

    不過想到小丫頭那路癡的樣子,

    一個春熙路都搞不定,花城廣場怎么大,估計大概率還是會給自己打電話求助。

    坐船在珠江中閑逛,這燈光璀璨的羊城夜景,讓徐拙很是直觀的感受到了南方經濟中心的繁華。

    中原省城跟人家一比,真是個弟弟。

    經濟發達,菜系自然也會向前發展。

    如今粵菜能夠把其他菜系甩在身后,跟粵菜地區的經濟水平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怪不得系統把京城當成四方面館的目標呢。

    魯菜只有在京城才能繁榮發展。

    才能找到最厲害的對手。

    能夠在這些對手的夾擊下存活下來,那么四方面館絕對能夠脫穎而出,成為魯菜的門面,甚至成為魯菜的旗幟。

    不光徐拙感慨羊城的經濟條件好,幾個老頭也是感慨連連。

    要不是魯菜在這邊吃不開,老爺子甚至都想把徐家酒樓搬到這邊來了。

    這么好的經濟條件,不僅能增加店面的利潤,而且還能增加知名度。

    “老鄭的鄭粵樓就是借著經濟復蘇的春風才把咱們幾家的店面拋在身后的,換做是咱們在這,也能做到鄭粵樓這種程度。”

    老爺子剛說完,于培庸就打斷了他的話:“咱們幾個都不行,鄭師傅能成功,跟他的個人追求有關。”

    閑著沒事,他開始分析在場幾人的性格。

    首先是老爺子,除了裝逼之外,對名利的追求不是很大。

    而且到現在徐家酒樓都不開分店,也不搞加盟,更不迎合市場,就守著自己的小店這么討生活。

    放在羊城的話,老爺子或許會開一家名氣很大的卻很小眾的酒樓,但是絕對沒法跟鄭粵樓比。

    因為鄭光耀這人比較鉆營,而且跟大多數廣東人一樣務實。

    能賺一百就絕對不賺五十。

    這種人哪怕放在北方,也能把生意做很大。

    而趙金馬,雖然有分店,也搞加盟,但是自身的管理有瑕疵,這么多年被老爺子壓在頭上卻無計可施。

    從經營者的角度上來講,無疑是失敗的。

    馮衛國倒是跟鄭光耀有些類似,他這人比較活泛,會來事。

    但是他沒有特別強的事業心,對自己苦心經營的飯店更是說拋就拋,換他是鄭光耀的話,估計鄭粵樓早已經易主。

    所以,馮衛國也不行。

    至于魏君明,也是如此。

    拋掉苦心經營多年的蓉城味道,跑到林平時開個川味小館,隱居心思太強,放在羊城也最多撈一筆走人。

    這么分析一圈之后,于培庸開始說自己。

    他這些年越來越像個書生,對于生意啥的根本不上心。

    所以把年輕時候的于培庸跟鄭光耀互換一下位置,或許也能做到鄭粵樓這樣,但是鄭光耀絕對會把第一樓弄得比現在的要大得多。

    最后他得出結論:“像要把生意做強做大,除了運氣之外,更多的還是掌舵人的選擇和追求。咱們之所以會偏安一隅,不僅僅是環境不行,主要是還是咱們的性格和自身的缺陷。不過,我覺得以后小拙會比咱們走得更遠……”

    徐拙原本就是聽幾個老頭瞎比叨叨,完全沒想到于培庸會把話題扯到自己身上。

    突然被一群老頭盯著看,讓徐老板有些不自覺。

    結果老爺子還火上澆油的說道:“小拙打算以后把四方面館開到京城去呢,希望我能熬到那一天……”

    趙金馬笑笑:“你肯定能熬到那一天的,畢竟是禍害遺千年……你干嘛?我不會游泳,你再這樣我跟你翻臉啊徐濟民!”

    剛剛趙金馬正說的起勁時候,老爺子突然推了他一把,嚇得趙金馬大驚失色,嘴里的話也咽了回去。

    于培庸看著徐拙問道:“真準備去京城搏一搏嗎?”

    “對,京城有你們的青春回憶,我奶奶也經常嘮叨你們在京城那些年歲的往事,所以我想努努力,UU看書 www.uukanshu. 去京城開個飯店,再買個四合院,讓你們重新搬到京城去。”

    于培庸用力在徐拙肩膀上拍了一下:“好孩子!”

    說完他看著老爺子說道:“你可真培養了個好孩子。”

    老爺子干笑兩聲:“那必須的,吃我做的飯長大,絕對不會跟老鄭家和蓉城老張家的孩子那樣,盡做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船靠岸后,一行人熱熱鬧鬧的上了岸。

    剛出碼頭,徐拙突然發現,穿著白色羽絨服的小丫頭就站在不遠處,一手拿著手機,一手看著珠江對岸的廣州塔在作對比。

    徐拙走過去,揉了下她的腦袋:“厲害厲害,你用什么方法找到這邊來的?”

    小丫頭一下子撲進了徐拙懷中:“嘻嘻,當然是氪金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