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七十四章 北方的廚師這么拼的嗎?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上午十點,金盆洗手的儀式正式開始。

    儀式其實也不復雜。

    原本就是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熱鬧熱鬧而已。

    大家先是一塊兒拜了廚神像,然后由幾個老友介紹鄭光耀這一生的閃光點。

    這個素材倒是好找,幾年前,名人出書熱的的時候,鄭光耀也跟風找人給自己寫了本自傳。

    現在直接從上面摘錄一些經典事跡說給大家就行了。

    臺上幾個老頭在對鄭光耀商業吹捧的時候,小丫頭正盯著前面擺著的廚神像發呆。

    “木匠拜魯班,商人拜財神,廚師拜的這位是誰啊?”

    徐拙端詳半天,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廚師有三個祖師爺,一個是彭祖,一個是伊尹,一個是易牙。

    但是究竟拜誰,到現在也沒個具體論述。

    以前的廚師比較功利,當官兒的心思比較重,所以喜歡拜易牙。

    畢竟人家易牙靠做飯的手藝成了齊桓公身邊的寵臣。

    這位毀譽參半的廚神,為了討好齊桓公,甚至不惜把自己的孩子做成菜貢獻出來,讓齊桓公感動不已。

    不過現在,易牙把兒子做成菜成了他洗不掉的污點,廚師們更喜歡拜伊尹或者彭祖。

    特別是喜歡做湯追求長壽的南方人,更是對彭祖文化推崇不已。

    而伊尹雖然更牛逼,但是人家身份也多啊。

    不僅是廚師,更是夏末商初政治家、軍事家、思想家、商朝開國元勛、道家學派創始人之一……

    這些頭銜放在一起,讓廚師這個身份就顯得暗淡了不少。

    而且伊尹最著名的就是那句治大國若烹小鮮,但是人家只是個比喻而已,并不能證明他會做菜。

    所以在三個廚神中,

    伊尹的存在感很低。

    拜這位跟蹭熱度一樣,說不定會招來伊尹的反感,還不如拜彭祖來得實惠。

    雖然彭祖的僅在于傳說中,但是人家能活八百多歲,這就表明做菜比較養生,是廚師們的追求。

    商業互吹結束后,金盆端了出來。

    說是金盆,其實就是一個黃色的銅盆。

    小丫頭舉著DV好奇的問道:“開始了么?”

    徐拙搖搖頭:“應該沒有。”

    自己還沒上臺表演呢,怎么能洗手這么早?

    果然,主持人說道:“為了讓鄭老安享晚年,他的第二代和第三代徒弟準備上臺進行表演廚藝,讓鄭老放心。”

    嘖嘖……

    鄭光耀可真會給自己臉上貼金。

    不過這是人家的追求嘛。

    就跟自家老爺子喜歡裝逼一個道理。

    得盡量滿足。

    鄭光耀一步三搖的走到臺上,沖徐拙這邊說道:“徐老弟,你孫子不是也來了嗎?來來來,讓他也上來,讓小輩們切磋切磋。”

    接著,他又點了幾個老廚師的名字。

    一些是帶著小孫子來見世面的,有些是帶著小徒弟來給鄭光耀捧場的。

    反正今天的主角是鄭光耀和他的徒弟們,所以其他人只要略遜一籌輸掉就行了。

    今天的劇本就是這樣。

    可惜徐老板并沒有打算按劇本來。

    老爺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上去吧,不要管別人,做好你自己的事就行。”

    這邊距離前面的臺有點遠,老爺子生怕徐拙受委屈,在徐拙起身后又拉了他一下:“誰要是說風涼話什么的,你記住他的相貌,等會兒指給我看,看我不罵哭他!”、

    他的聲音不小,讓身邊的人忍不住側目。

    不過認出來是老爺子,便都明智的閉上了嘴巴。

    人的名,樹的影。

    看來老爺子早些年給這些同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啊。

    有了老爺子的話,徐拙頓時底氣很足。

    他來到臺上,要用到的食材都已經準備好了。

    鄭光耀裝模作樣的走過來,看了一眼泡在水里的豬肚和雞胗:“哎喲,這是打算做油爆雙脆嗎?這可是魯菜的當家菜品,我等會兒可得好好嘗嘗。”

    這話有點膨脹啊。

    就這么迫不及待想打老爺子的臉嗎?

    徐拙也不說話,開始動手準備。

    他沒選擇做油爆雙脆,而是且了點牛肉,準備做炒涼皮。

    對,牛肉炒涼皮。

    炒涼皮這個技能升級到C級之后,就變成了牛肉炒涼皮,跟干炒牛河非常相似,但又有不同。

    干炒牛河用的是米漿做出來的河粉,油潤爽滑。

    而炒涼皮的主料,是澄面做出來的涼皮,口感干爽筋道。

    準備好配料后,徐拙發現周圍那些年輕的粵菜師傅,選的都是干炒牛河。

    喲,這是針尖對麥芒嗎?

    那正好,也省得做對比了。

    徐拙看了一圈之后,開始制作。

    小丫頭拿著DV和三腳架興沖沖跑過來開始拍攝。

    炒涼皮需要猛火快炒,跟干炒牛河的思路一樣,不過因為涼皮的水分比河粉更少,所以炒制的時候,需要淋入一些料汁進去。

    這樣炒出來的涼皮味道會更好。

    徐拙動手操作的時候,坐在一邊的戴震霆看了一眼,微微嘆了口氣。

    “所謂的炒涼皮,是北方人對比干炒牛河比葫蘆畫瓢模仿的,就算味道再好,也不回超過干炒牛河。所以,這比賽根本就不用看……”

    鄭光耀更是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條縫,做好了奚落老爺子的準備。

    而老爺子,這會兒正在專心致志的……

    逛B站。

    他閑著沒事,甚至還給自己做菜的視頻刷了一堆彈幕。

    嗯,上次吃過徐拙做的炒涼皮之后,他就知道自己的孫子能夠立于不敗之地,所以沒啥好看的。

    等會兒直接去打臉就行。

    人生啊。

    就是這么乏味。

    炒涼皮跟干炒牛河的時間差不多,UU看書 www..com 所以十來個人,幾乎同時做好了各自準備的菜品。

    除了那幾個故意當托的之外,剩下五個鄭光耀的徒孫把自己做的干炒牛河裝進盤子里,還很裝逼的擺出了花型。

    結果他們用譏諷的眼光看向徐拙做的炒涼皮時候,頓時呆住了。

    “臥槽,這是什么造型?”

    徐拙因為有擺盤技能在手,所以裝盤時候稍稍費了點心思。

    他讓每根涼皮都卷成了卷,中間包裹著炒涼皮用的面筋豆芽和牛肉塊,這樣層層疊疊的擺放在一起,看上去居然莫名的想讓人嘗一口。

    “炒個涼皮也擺這種復雜的造型,現在北方的廚師都這么拼的嗎?”

    ————————

    求票啊,推薦票月票都要,票越多加更越猛,大動動手指趕緊投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