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七十五章 鄭光耀,慌了!

美食從和面開始
     鄭光耀一步三搖的走了過來。

    他剛剛因為光顧著關注那幾個徒孫,沒注意徐拙操作。

    不過沒注意就沒注意吧,根本不用看就能知道這場比試的結果,炒涼皮能跟我大廣東的干炒牛河比嗎?

    絕對不可能的。

    鄭光耀打算根據炒涼皮和幾個徒孫做的干炒牛河,講一下鍋氣。

    這也是所有粵菜師傅都喜歡強調的一點。

    哼!徐濟民不是老說魯菜是最強菜系嗎?今天就讓他好好看看,連自己的孫子都不懂鍋氣,還怎么恬著臉說魯菜最強。

    粵菜,才是中餐的最強菜系!

    而我鄭光耀,則是粵菜最厲害的廚師。

    所以,我才是中餐第一人!

    他覬覦這個稱號已經很久,在自己職業生涯即將落幕的時候,終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把這個稱號安在自己頭上了。

    而且通過跟徐濟民的對比,也能讓這個稱號來得名正言順。

    昨晚已經跟幾個老伙計通了氣,等會兒大家一塊兒把這事兒坐實了,這樣,哪怕自己告別廚壇,也能留下一段傳說。

    人活著,無非就是名利二字。

    現在金錢已經對他沒什么吸引力了。

    只有名聲和榮譽,才能讓自己能夠精神抖擻。

    剛剛看幾個徒孫操作的時候,鄭光耀已經打好了腹稿。

    其實也不用怎么打腹稿,因為這些年來,被各種媒體采訪了無數次,也拍過數不清的美食紀錄片。

    該說什么不該說什么,他心里比誰都清楚。

    不過第一次當著這么多同行的面說話,而且還是一群廚藝跟自己不相上下的人,他微微有些激動。

    雖然這是他最后一次站在鄭粵樓,

    這個自己一手創立的酒樓中。

    而且以后不定在哪個養老院過活呢。

    但是此時此刻,他卻沒想那么多。

    這是他人生的高光時刻,一定要好好享受這個過程。

    至少,也得把中餐第一人的稱號拿到手。

    這樣的話,不管以后過得怎么樣,反正這輩子是死而無憾了。

    這一刻,他心潮澎湃,想得很多。

    瞥了一眼徐拙做的菜,鄭光耀心里呵呵一笑。

    這是什么造型?

    如來佛祖頭嗎?

    他剛準備以此為切入點批評一下北方廚師,但是突然又愣住了。

    誒,不對!

    這……

    這好像是脆皮干炒牛河的擺法。

    這種擺法非常不常見,也就在影視劇中出現過而已。

    但是不能否認,這種擺法不僅賞心悅目,而且方便夾取,能直觀的品到鍋氣。

    這孩子怎么……

    不對勁啊。

    這下,鄭光耀才算是重視起徐拙這個年輕人了。

    他看了一下幾個徒孫做的干炒牛河,再看看徐拙做的炒涼皮。

    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為徐拙做的炒涼皮不光賣相好,而且香味兒好像也更加濃烈。

    他有些慌了。

    對,慌了。

    打了半天的腹稿,甚至連怎么打徐濟民的臉都想好了。

    結果……

    結果這孩子做的炒涼皮,硬是壓了幾個徒孫的干炒牛河一頭。

    要是勉強高一線也就算了。

    但是這炒涼皮明顯高出一大截啊。

    哪怕自己下手做干炒牛河,也只能達到旗鼓相當的水平。

    這倒不是他夸張,主要是系統牛逼。

    系統給的D級菜一般都是十到十五年的經驗,而C級菜的經驗都在二十年到三十年。

    現在徐拙得到的這個炒涼皮,已經是炒涼皮的最高水準。

    能達到這個地步的大廚少之又少。

    除非只做這一道菜,連著做三十年,才有可能超越徐老板現在的水準。

    但是大廚,怎么只會做一道菜?

    所以現在這種情況,有點無解。

    最糾結的還是鄭光耀,不僅準備好的一肚子話說不出來,而且還影響他得到中餐第一人的稱號。

    畢竟徐拙用一道炒涼皮壓住了粵菜的精英們,這會兒再說粵菜比魯菜強,稍微有些不要臉。

    盡管鄭光耀臉皮挺厚,但是也做不出這種事情。

    所以……

    他現在只能硬著頭皮夸徐拙。

    臺下坐著的人不明白鄭光耀這是怎么了,看到幾樣成品菜,臉上居然數度變化,這是什么情況?

    戴震霆輕咳一聲,示意鄭光耀趕緊說。

    這幾樣都很講究鍋氣,出鍋超過三分鐘味道就全變了。

    不能再愣神了。

    “嘿嘿,老鄭傻眼了,讓你看不起我們北方菜,現在臉疼不?”

    老爺子翹著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端著茶杯抿了口熱茶,看著臺上的鄭光耀,心里別提多舒暢了。

    不光他心情舒暢,連趙金馬馮衛國也臉上有光。

    兩人不僅是北方廚師,還是徐拙的長輩,所以看到徐拙居然能壓過鄭光耀的徒孫們,都與有榮焉。

    于培庸雖然沒有笑出來,但是心情也很愉悅。

    這孩子,真給自己這群老頭子長臉。

    也不知道徐濟民這家伙怎么教出來,太讓人眼紅了。

    “哎呀,真不愧是濟民的孫子,這孩子的手藝真是沒得說,我先替大家嘗嘗味道。”

    鄭光耀拿著筷子嘗了一口徐拙做的炒涼皮,徹底說不出話來了。

    不光味道還是口感,亦或者是香味兒,都恰到好處。

    十分完美!

    自己從一兩百的徒孫中挑選出來的高手,原本以為這事兒十拿九穩。

    結果沒想到被這孩子攪了局。

    早知道就不喊他了,隨便找其他幾個人帶來的小輩上來表演一下不更好嘛。

    現在好了,有點騎虎難下。

    他干笑兩聲:“味道真是不錯,大家有興趣的可以上來嘗嘗,孩子,我真替你爺爺高興。”

    說完,他還裝模作樣的拍了拍徐拙的胳膊。UU看書www.uukanshu.com

    嗯,原本想拍肩膀來著,但是有點夠不著。

    徐拙笑笑,覺得裝逼完畢,應該可以下去了。

    現在站在臺上被一群老頭盯著,有點不自在,特別是鄭光耀夸自己做的味道好的時候,臺下老頭的眼神,頓時像癡漢一樣。

    這眼神讓徐拙心里發毛。

    不由得后退兩步,男孩子出門在外,可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啊。

    結果他剛準備下去,鄭光耀又說道:“不過雖然味道好,但這畢竟是主食,不是炒菜。我們粵菜最拿手的其實是小炒,不知道小徐想不想跟他們切磋一下……”

    徐拙停下了腳步。

    嗯?

    還嫌臉不夠疼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