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五百七十六章 不死心?那就繼續唄

美食從和面開始
     眼看就要把中餐第一人這個稱號拿在手中了,鄭光耀自然是不甘心的。

    他覺得徐拙既然炒涼皮這么好,做其他菜的水平肯定不高。

    所以,再跟他比試一次。

    只要自己的徒孫能夠穩壓他一頭。

    那么事情就能按照原計劃繼續進行。

    到時候大家一陣商業互吹,中餐第一人的稱號不就唾手可得嘛。

    只要通過媒體把這事兒宣傳出去,加上在場的這些廚師的分量,就算有人提出質疑也不影響大局。

    名聲嘛,就是這么來的。

    這也是鄭光耀為什么請這么多人來見證他金盆洗手的原因。

    只要在這的名廚,只要參加了這次的金盆洗手儀式,都自動被鄭光耀綁到了自己的戰車上。

    現在他們認不認可自己中餐第一人這個稱號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這事兒傳出去之后,在場的所有人,都會被默認支持自己。

    國人講究人情世故,只要不是生死仇敵,沒人會跟鄭光耀撕破臉來論證這個稱號的含金量。

    花花轎子人人抬嘛。

    只要通過媒體發出去,這稱號就十拿九穩不會更改了。

    可惜,他不該打徐逼王的臉。

    或者說,他不該從徐拙這邊下手,打徐逼王的臉。

    逼王和掛逼的組合豈是這么容易打破的嗎?

    徐拙留在了臺上,不過這會兒還不能做菜。

    因為一群老頭擁簇上來,品嘗臺上做好的這幾份干炒牛河,不過眼神,卻一直在瞄那道鄭光耀甘愿服輸的炒涼皮。

    直接吃炒涼皮鄭光耀的面子上會過不去。

    所以得先嘗嘗干炒牛河,

    然后再吃炒涼皮。

    以示尊重嘛。

    干炒牛河馬馬虎虎,味道不錯。

    嘗完之后,他們會沖著鄭光耀的幾個徒孫夸幾句,說點勉勵的話。

    然后拿著筷子,再來到徐拙做的炒涼皮面前,先用審視的目光看一眼徐拙,再觀察一下盤子里的炒涼皮。

    嗯,擺盤確實不錯,但是真有鄭光耀說的那么好吃嗎?

    他們有所懷疑,很想問問鄭光耀這是什么意思。

    昨晚不是說得好好的嘛,怎么流程全都改了?

    早知道比不過這孩子,干嘛還讓他上來呢?

    平白無故多了一些波折,難道想捧殺?

    不過這些人也就心里想想,可不敢表現出來。

    雖然他們不認識徐拙,但是徐濟民的大名還是聽說過的。

    據說當年在國宴后廚,第一天上班就把老戴打了一頓。

    而且這些年來,他罵過不少廚師。

    現在敢透露出鄙視他孫子的意圖,不定怎么罵自己呢。

    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還是別給自己找不自在了。

    思索完畢后,伸出筷子夾一口炒涼皮,大蒜送進嘴里嘗嘗味道。

    嘗完之后,這些老頭眼前一亮,隨即用驚訝的目光再打量一下徐拙,這才帶著滿足的笑容走下臺去。

    當著鄭光耀的面夸獎徐拙有點說不過去,所以大家都沒怎么說話。

    不過每個人都很清楚,徐拙這是壓倒性的勝利。

    鄭光耀的幾個徒孫手藝不差,但是徐拙的手藝更好。

    這孩子小小年紀,炒出來的涼皮也太地道了。

    徐濟民可真教出來一個好孫子。

    想到這里,再抬頭看看坐在后排的徐濟民。

    怪不得人家能裝逼呢。

    看看人家的孫子,再想想自家那個不成器的玩意兒。

    唉!

    “誒,那孩子做的炒涼皮味道真不錯,趁著這會兒還沒被搶完,你們幾個不去嘗嘗?”

    一個跟老爺子他們做得很近的老頭走回來,看到幾人無動于衷有些好奇。

    馮衛國學著老爺子的樣子端著茶杯呷一口:“我們就不去了,天天吃這孩子做的菜,都吃膩了。”

    ……

    看到幾人驚訝的眼神,馮衛國心里一陣舒爽。

    裝逼的感覺,爽!

    老爺子笑笑,沖身邊坐著的趙金馬和于培庸說道:“看來老鄭還有點不死心呢,居然還想比試,等會兒假如小拙做得不好,他說什么過分的話,你倆可別拉著我。”

    別看老爺子在笑,但是這會兒心里已經有些生氣了。

    你想弄什么稱號你就弄,拉著我孫子是什么意思?

    非得踩我兩腳才舒服嗎?

    于培庸心里也有些不痛快。

    他知道鄭光耀想做什么,也不反對把中餐第一人的稱號安在鄭光耀頭上。

    但是這么咄咄逼人,就有些過分了。

    明明徐拙做的炒涼皮很到位,這個時候說兩句軟話讓他下來就行了,結果來一句粵菜最拿手的是小炒。

    還想繼續比試。

    看來不把徐拙踩在腳下,是不打算罷手了。

    “小拙做得很順暢,沒有什么大的瑕疵,應該不會輸,在場的都不是外行,都知道油爆雙脆這道菜有多難。”

    于培庸讓老爺子放寬心。

    別徐拙菜還沒做好呢,這邊已經壓不住火開罵了。

    雖然鄭光耀有些過分,但畢竟是他金盆洗手,不能跟他一般見識。

    另外,徐拙不一定輸呢。

    暫且等等。

    萬一徐拙贏了,不就可以裝一波了嘛。

    他安慰老爺子幾句,看著臺上的人都走了下來,便正襟危坐,看徐拙做油爆雙脆。

    油爆雙脆這道菜,難度很大。

    所以當徐拙拿著豬肚和雞胗準備動刀的時候,前面幾排的老頭都驚訝了。

    坐在第一排的戴震霆詫異的看著徐拙:“孩子,你打算做油爆雙脆?這可不是個好主意。”

    嗯,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上來講,這會兒徐拙隨便做個比較簡單的小炒,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就能穩穩拿下頭名。

    不過徐拙選擇油爆雙脆,就有些冒失了。

    因為這道菜一旦失手,就沒了補救的余地。

    所以能不選擇這道菜,就別選擇。

    戴震霆雖然希望鄭光耀拿下中餐第一人的稱號,但也不想看到徐拙出丑,因為這孩子居然能繼承老一輩的廚藝,光這一點就讓人喜歡。

    “誒,老戴,你怎么?”

    戴震霆旁邊一個老頭用手肘碰了碰他,有些不解戴震霆這是什么意思。

    不是被徐濟民打過嗎?怎么還這么提醒他孫子?

    戴震霆指了指一直在旁邊拍攝徐拙做菜的小丫頭,對身邊的人說道:“她是于培庸的孫女,兩人現在在處對象,我是看在老于的面子上提醒兩句,跟姓徐的沒一點關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