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章 古怪的4方面館

美食從和面開始
     第二天一大早,徐拙剛做好早飯,魏君明就帶著關俊杰來到了四方面館。

    徐拙今天做的是丸子湯配炸油餅。

    油餅是老爺子今天早上做的。

    而丸子湯里的丸子,則是前幾天馮衛國閑著沒事,去市場上買了兩根蘿卜和綠豆面,炸了整整一大盆。

    這樣的蘿卜綠豆面丸子用酸湯一煮,非常開胃。

    而且綠豆面丸子在鍋里不管怎么煮,都不會粉,也不會糯,依然保持筋道的口感。

    喝著酸辣爽口的熱湯,嚼著筋道美味的丸子,開啟美好的一天。

    不過今天馮衛國不在這兒,徐拙沒做酸湯,而是偷懶直接用羊肉湯做的。

    在丸子湯圈子里,一直有這樣一個規矩。

    肉丸子配素湯,素丸子配肉湯。

    這樣搭才是絕美的搭配。

    今天用羊肉湯煮了丸子之后,徐拙總算是明白了這話的含義。

    素丸子沒啥味道,單獨吃起來的話很一般。

    甚至稍稍有些難以下咽。

    但是跟肉湯配起來,卻很搭配。

    因為丸子正好能解掉肉湯的油膩。

    “吃了沒?沒吃的話一塊兒吃。”

    魏君明說道:“沒呢,就是沖你做的早餐才來的。”

    丸子在冰箱里挺占地方,徐拙煮的時候,特意多煮了一些,盡快吃完,這樣也能把冰箱騰出來放別的。

    這會兒多了兩人,正好不用再做了。

    徐拙在碗底放上蔥花香菜,然后把丸子和羊肉湯一股腦盛進去。

    曹坤把老爺子把炸好的發面油餅切一下,裝在筐里端出來,開始吃飯。

    徐拙建國老爺子曹坤石磊薛明亮,再加上魏君明和關俊杰,八個人正好把一張大桌子坐滿。

    徐拙給幾人介紹了一下關俊杰。

    其實也不用怎么介紹,關俊杰是曹坤的大師兄,有這一句話就夠了。

    店里的人雖然不認識關俊杰,但是跟曹坤都很熟。

    所以一頓飯吃下來,大家就成了熟人。

    關俊杰對于店里做早餐的事兒有些驚訝。

    別的飯店,根本不會提供早飯,就算提供了也是隨便做點吃吃。

    絕對不會像徐拙這樣,每天變著花樣做早餐。

    這不增加成本嗎?

    而且自己吃就算了,還讓員工一塊兒吃。

    這幾人光吃早飯,一個月也得不少錢吧?

    從經營者的角度上來講,這一步無疑是失敗的。

    不過徐拙是老板,他并沒有多說什么。

    而且其他人好像也已經習以為常,完全對這事兒見怪不怪。

    不過吃過飯后,曹坤他們開始忙活今天要收拾的食材時候,關俊杰又傻眼了。

    這會兒才七點多,距離四方面館規定的上班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他們怎么提前開始工作了?

    店里給獎金嗎?

    吃一頓早飯就多干一小時的活兒,從員工的角度上講,這有點虧啊。

    這要在蓉城味道,那些人怕是早就摔掉工作服辭職走人了。

    而曹坤他們仿佛習以為常一樣,完全沒覺得有什么不好。

    這家伙,也太傻了吧?

    關俊杰心里微微嘆息,對曹坤這個師弟滿是失望。

    不管在哪打工,都要確保勞動方的利益。

    不然到頭來吃虧的還是自己。

    蓉城味道那邊,不管后廚還是前臺的服務員,只要沒到上班時間,天塌了都不會管。

    再看看這幾人,關俊杰覺得這幾個人都太傻了。

    這么白干活兒,回頭能分點錢還是咋?

    他有心提醒一下曹坤的。

    但是想想徐拙的身份,還是忍住了。

    自己是來參觀的,還是少說話為好。

    雙方都得罪不起,也沒必要得罪,還是看看就行了。

    “徐拙,我準備好了。”

    就在關俊杰觀察店里的一舉一動的時候,薛明亮突然喊住徐拙,說了這么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不過徐拙卻一臉驚喜:“真的?可不要勉強啊。”

    薛明亮笑著點點頭:“其實年前我對鮮血就沒什么過敏反應了,不過那會兒咱們店里忙,我也有些不確信,所以就沒說。”

    這次回家過年,薛明殺了好幾只雞,村里殺豬的時候,他還特意去接了盆豬血。

    而且每天都在看比較血腥的重口味電影。

    別說暈血了,他現在見到鮮血,居然有些小興奮。

    既然薛明亮一臉篤定,徐拙也就放下心來:“建國,去買點鮮豬肝過來,今天明亮哥要做暈血測試了,等會兒大家都見證一下。”

    建國拿著車鑰匙就跑了出去,不到十五分鐘,就開車回來,手里提著好幾斤還在滴血的豬肝。

    測試的內容很簡單,就是薛明亮把豬肝切片,然后做成一盤生爆豬肝。

    中間沒有任何停頓的或者不適的話,就算通過。

    假如有頭暈目眩之類的情況出現,這事兒就叫停。

    之所以用豬肝而不是用別的食材,主要是鮮豬肝中有大量的血液,或許外表看不出來,一旦切開,鮮紅的血液就會涌出來。

    這種突如其來的沖擊感,可比直接盯著豬血看來得刺激。

    關俊杰有些詫異,拉著曹坤問了之后,才知道薛明亮來店里的前因后果。

    不過他不理解的是,徐拙為什么要幫他找教授治療暈血?

    這種事兒不是盡量不讓他治好,不過稍微有些起色,吊著薛明亮讓他繼續在店里干活兒嗎?

    怎么還真的幫他把暈血的毛病給治好了?

    治好暈血可是要給他漲三千塊錢的工資呢。

    這錢又不是大風刮來的。

    徐拙應該避免才行的。UU看書 www.uukanshu.com

    另外,曹坤和建國石磊都很高興,這讓關俊杰更加不理解了。

    同行是冤家,特別是同事之間,薛明亮要是成功了工資會漲三千,這會兒不是應該下絆子阻止他成功嗎?

    怎么他們比自己漲了三千塊錢的工資還高興?

    這個四方面館,可真是古怪。

    老板不像老板,員工不像員工。

    偏偏生意好得很,連自己的師父魏君明都贊不絕口。

    這點,他真是想不通。

    原本應該階層對立的兩撥人,現在居然真的跟一家人一樣。

    不行,自己得多在林平市呆幾天,觀察觀察這個四方面館。

    太詭異了。

    從沒有見過這樣的員工。

    也沒有見過這樣的老板。

    難道現在最流行的管理模式。

    是像一家人一樣相親相愛嗎?

    ————————

    趕緊投票哈,不要讓加更追上你們!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