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零二章 回省城,簽合同

美食從和面開始
     一連三天,關俊杰都在四方面館幫忙。

    經過幾天時間相處,他也逐漸適應了面館的節奏。

    而且跟大家相處得都很好。

    特別是馮衛國,兩人真有點相見恨晚的感覺。

    馮衛國開過大飯店,對后廚管理和店面管理都有著自己獨到的經驗。

    而這些經驗,正是關俊杰所需要的。

    每個人經營飯店的方式不一樣。

    魏君明和老爺子都側重讓飯菜說話。

    用菜品的質量味道來打動顧客,使得他們成為店里的鐵桿粉絲。

    其他方面諸如運營推廣宣傳之類的,全都沒做過。

    質量高到一定地步的時候,顧客會自發幫忙宣傳,作為店老板,只管把飯菜做好就行了,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

    至于管理方面,老爺子依靠的是他在店里的強大威信。

    員工不聽話?

    徒弟不好好干活兒?

    直接收拾東西給我滾蛋!

    就這么簡單粗暴,但是卻很有效果。

    哪怕他脾氣再不好,趕走的人再多,也不斷有人慕名而來拜他為師。

    廚藝高,沒得辦法。

    而魏君明,在管理方面更傾向潤物細無聲的原則。

    通過日常點點滴滴,逐漸改變對方的毛病。

    這樣的管理方式雖然效率有些低,但是效果卻很好。

    因為他是從根兒上改變了一個人。

    不過這兩種管理方式,都不太適合關俊杰。

    甚至可以說不適合現在這個時代。

    以前訓斥徒弟跟家常便飯一樣,甚至還有打徒弟的現象。

    現在你敢訓斥一句,人家立馬辭職走人。

    很多人寧愿去送外賣,也不愿受氣的。

    而且沒有強大的威信,敢隨便訓斥別人,說不定對方惱羞成怒暴打自己一頓呢。

    至于魏君明的管理方式,也不太適合。

    年輕人強調的就是個性,你能隨隨便便改變人家嗎?

    另外,現在的年輕人很沒有耐性。

    假如連著幾個月見不到成績,不用你跟他談心,他自己就會換別的工作去了。

    想要改變他?

    你根本就沒這個機會。

    關俊杰這兩年一直在學習管理。

    但是效果卻……

    他報過幾個管理類的培訓班,但是只學到的都是一些理論上的東西。

    在實際的應用中很少能用到。

    也主動去找別人請教過。

    不過得到的也是泛泛之談。

    沒有切實的利益,誰會跟你掏心窩子啊。

    而且就算掏心窩子,也不一定適合自己。

    所以在管理方面,

    關俊杰一直在摸索著適合自己的路。

    現在遇到馮衛國,他算是找到了組織。

    兩人在管理后廚和經營飯店方面,有很多相似之處。

    當年馮衛國在大同那個煤老板扎堆的地方,能夠混的風生水起,確實有一套自己的經營理念。

    而他的飯店那么多年沒出過什么狗屁倒灶的事兒,一直穩居口碑第一名,跟他的管理也是密不可分的。

    更讓關俊杰佩服的是,在馮衛國覺得自己干不動的時候,直接把店面轉讓出去,然后拂袖而去。

    這份豁達和灑脫,在圈內真是少找。

    要是鄭光耀有他一半的豁達,鄭家怕是也不會有那么多事兒了。

    在林平市這幾天,關俊杰從飯店經營到員工管理,向馮衛國請教了無數問題。

    馮衛國非但沒覺得煩躁,反而很來勁。

    天見可憐,自己終于也有裝逼的機會了。

    這幾天兩人交流了很多。

    大有相見恨晚的架勢。

    等到四天后關俊杰離開,馮衛國甚至主動提出要去機場送他。

    順便他還想看看徐拙盤下來的那個店面。

    之前馮衛國跟老爺子打賭,徐拙要是去省城的話,他主動投資一百萬。

    現在,到了兌現承諾的時候了。

    幾人剛坐上車,陳桂芳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兒砸,價錢談好了,總價三千萬,條件是現金全額支付,正好你奶奶已經湊夠了資金,你來了就能簽合同。”

    一下子談下了四百萬?

    這么牛批的嗎?

    不過認真想想,倒也挺正常的。

    現在還不到正月十五,根本沒人會買房子,樓市比較冷清。

    而且年初原本就是淡季,這么大的一幢生意,對方肯定不想錯過。

    在說現在的房價,多少都有些虛高,等有人賣的時候再打個九八折之類的進行優惠,跟雙十一前漲價再打折一個道理。

    另外,根據陳桂芳的介紹,這家地產公司好像資金鏈出了問題。

    現在急需大量現金。

    所以有個能提供幾千萬現金的客戶,他們自然就得好好把握住了。

    其實要是再磨幾天的話,價錢或許還能再降一些。

    不過陳桂芳擔心有競爭對手出現。

    這房子盯著看的人不少,大家都等著降價呢。

    可不能為他人做嫁衣。

    “我正好要去機場,等會兒就能到省城了。”

    掛斷電話后,徐拙扭臉問關俊杰:“關師兄,你幾點的飛機來著?”

    關俊杰笑笑:“下午三點的飛機,既然你房子談妥了,正好帶我們一塊兒去參觀參觀唄。UU看書www.uukanshu.com ”

    車上坐著的馮衛國魏君明以及關俊杰都還沒見過新店的位置,所以這會兒有些心動,想去見識見識。

    畢竟是三千萬的總價啊。

    有錢人真好,開飯店直接買下來。

    就算飯店生意不好,投資房產也有不小的收入呢。

    保證能夠立于不敗之地。

    “小關,在四方面館這幾天,有什么感受?說說看。”

    在車上,魏君明擰開茶杯喝了口茶,看著關俊杰隨口問了這么一個問題。

    車上沒外人,魏君明也沒打算隱瞞什么。

    他這次喊關俊杰過來,就是為了敲打敲打他。

    省得他的路子走歪。

    關俊杰揉了一下發酸的肩膀,笑著說道:“這幾天我明白一個道理,讓我覺得這一趟來得挺值的。”

    “什么道理?”

    “什么歪門邪道勾心斗角,都是閑出來的毛病,真忙起來根本顧不上考慮這些。這幾天,我過得挺充實的,像是又回到了當學徒的那些年……”

    魏君明點點頭,對這個回答很滿意。

    不過接下來,關俊杰的話卻讓魏君明淡定不下來了。

    “師父,我想拜馮老爺子為師,跟他學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