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零六章 給小丫頭買禮物

美食從和面開始
     問這些問題,徐老板的內心其實是抗拒的。

    以前看三國演義,里面的諸侯挖人或者震懾別人,動不動就帶著人家視察軍營,看完后再來個靈魂三問。

    吾兵強否?

    吾馬壯否?

    吾糧草充沛否?

    當時徐拙還在笑話這些諸侯,挖人的手段實在是單一。

    結果輪到自己挖人,琢磨半天也沒琢磨出什么好的方法。

    最后還是用了老祖宗傳下來的法子。

    當然了,徐拙沒有照搬靈魂三問。

    而是先問了問店里的氛圍如何,又問了新店怎么樣。

    這些,關俊杰都一一作了回答。

    當然了,他也聽出來的徐拙話里的弦外之意。

    “要是有機會的話,我還真想在你店里當個廚師長,正好也能經常可以聆聽馮老師的教誨。”

    他說得很委婉,既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

    跟馮衛國一樣,說話方面滴水不漏,非常圓滑。

    不過有這話就行,也不枉徐老板拐彎抹角扯那么多。

    他不強求郭俊杰馬上辭職,只是給關俊杰一個選擇而已。

    畢竟新店還得好幾個月才能開張,變數很多。

    到時候假如郭俊杰過來,那他自然熱烈歡迎。

    不來的話,自己就找別人唄。

    大不了從徐家酒樓挖一個廚師長過去。

    反正老爺子到時候肯定在新店,假如廚師長敢胡來,不用自己張口,老爺子就能把他收拾得死死的。

    對了……

    他剛才喊馮衛國的稱呼是馮老師?

    不是該喊師父嘛?

    魏君明拉了一下徐拙,

    小聲給他解釋了一下。

    在傳統行業中,可以有很多老師,但是師父,只能有一個。

    不然就是背叛師門。

    而且關俊杰拜師比較隨意,既沒有擺桌也沒有宴請圈內的人過來見證,兩人說白了就是師生關系,不是師徒關系。

    所以只喊老師就行了。

    但是稱呼上可以這樣,但是禮節上該有的尊重可不能少。

    再怎么說,人家也是個師長呢。黑科技奶爸

    吃飽喝足之后,老太太沒有多停留,后廚的廚師用烘干機做了一些無油無鹽的小魚干,老太太要送回去讓熊仔嘗嘗。

    要是熊仔喜歡吃,以后就不買那些帶添加劑防腐劑的小魚干了。

    老太太走后,徐拙他們坐在包間聊到一點半,然后開車,和魏君明馮衛國一道去機場送關俊杰。

    在安檢口,徐拙沖關俊杰說道:“關師兄,這邊兒你認真考慮一下哈,不管什么時候,兄弟我都掃榻以待。”

    關俊杰擺了擺手:“最遲到五一,我就給你準信。蓉城味道那邊,看似自在,其實曾老板一直不太信任我,想安插幾個親信到后廚……”

    他輕輕嘆了口氣,轉身進了安檢口。

    想要轉型做管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特別是老板不信任的時候。

    不過曾老板越是不信任關俊杰。

    徐拙就越覺得,

    自己得到這個人才的幾率就越大。

    目送關俊杰進去后,幾人回到機場的停車場,開車回市區。

    這會兒還不能回去,因為徐拙想趁著陳桂芳下午沒啥事兒,讓她帶著自己去給小丫頭買個新年禮物。

    人家已經買好了一只勞力士,自己多少也得表示一下。

    到了市區的時候,徐拙還沒到徐家酒樓,馮衛國突然讓他靠邊停車。

    “正好這邊有個銀行,你停下車讓我下去,我把之前打賭的錢轉給你,省得忘了這事兒。”

    徐拙笑笑:“我爺爺跟你開玩笑的事兒,你還當真了?”

    馮衛國不依,堅決要給徐拙投資一百萬。

    “以后說不定我還要麻煩你呢,別跟我客氣,趕緊停車,省得等會兒銀行關門。”

    他平時沒有大額轉賬,所以沒有開通相關的網銀。

    想要轉賬只能去銀行柜臺操作。

    不過這樣也好,挺安全的。

    徐拙把車停在路邊,把自己的銀行賬號發到了他手機上。

    魏君明閑著沒事,陪著他一塊兒去了。

    這倒是讓徐拙省了事兒。

    他直接去徐家酒樓接上陳桂芳,娘兒倆來到大衛城,開始挑選送給小丫頭的新年禮物。

    大衛城有很多奢飾品專柜,挑選一件新年禮物還是沒問題的。

    不過在挑選的種類上面,娘兒倆產生了分歧。最毒廢妃

    陳桂芳傾向于買個包,女人嘛,不管年輕大小,絕對不會嫌自己的包多。

    除了包之外,也可以買口紅。

    這兩種都是絕對沒有雷區的禮物。

    只要拿不定主意,買口紅或者包包就對了。

    當然了,顏色方面還是要注意的。

    不管包包還是口紅,都不能買那種太冷門的顏色。

    比如上次李浩送給孫盼盼一管號稱最難駕馭的淺粉色口紅,被孫盼盼好一頓捶。

    挑選包包或者口紅徐拙倒是沒在意,但是他發現,陳桂芳老挑選那種適合成shú nǚ人的顏色和款式。

    這……

    “你到底是幫可可選還是幫你自己選?”

    陳桂芳干咳兩聲:“我這不覺得可可已經是大人了,得打扮得穩重點嘛。”

    徐拙白了她一眼,決定親自挑選。

    最后挑來挑去,徐拙選中了卡地亞的一款鑲鉆的四葉草玫瑰金項鏈。

    這款項鏈因為用的是玫瑰金,顏色比較年輕化,而且那個四葉草吊墜上面鑲滿了碎鉆,在燈下閃閃發光。

    碎鉆雖然沒有整塊鉆石的那種奢華感,但是卻給人一種很青春活潑的感覺。

    挺適合小丫頭的。

    這款項鏈不到五萬塊錢,徐拙估計在免稅店三萬多就能拿下。

    可惜當時忘了這一茬,否則他就讓陳桂芳在馬累買了。

    雖然陳桂芳可能會加價。

    那也好過被別人賺了錢。UU看書 .uukanshu.com

    “這款項鏈不錯,挺適合可可的,我寶貝兒砸真是有眼光!”

    徐拙拿著項鏈看了看,示意店員打包。

    “剛才我見你一直在看古馳的那款紅色的手包,等會兒我幫你買了吧,長這么大還沒送你新年禮物呢,這次就補上……”

    剛剛進來,他就發現陳桂芳在關注那款紅色的包,所以打算買下來。

    新店的事兒一直都是陳桂芳在忙前忙后的,得給獎勵。

    而且他還惦記著一星期內把房本拿到手的任務呢。

    正好借著這個機會,給陳桂芳增加點動力。

    他只顧著看店員打包,卻根本沒注意到。

    身后站著的陳桂芳眼圈發紅,淚水隨即滑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