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鳥中文 > 美食從和面開始繁體版

第六百零九章 還是老爺子技高1籌

美食從和面開始
     “呼……這韭菜盒子太好吃了!”

    剛剛睡醒的建國看到徐拙做的韭菜盒子,連手都顧不上洗就拿著一塊兒吃了起來,一邊吃一邊夸徐拙的手藝好。

    “慢慢吃,這一盤都是你的。”

    徐拙貼心的把剛剛建國碰過的那盤放在了他面前,然后把另一盤端過來繼續吃。

    從過年到現在,不管家里還是店里,都吃得有些油膩。

    現在冷不丁的來上一碗紅薯小米稀飯,再加上這皮薄餡大味道鮮美的韭菜盒子,立馬就激起了幾人的食欲。

    建國就不說了,一整盤韭菜盒子全是他的。

    就連曹坤薛明亮和石磊,也都食欲大振。

    徐拙吃著這韭菜盒子,也是感慨連連。

    他自己都沒想到味道會這么好。

    韭菜脆嫩,雞蛋香濃,蝦皮鮮美,再配上吸滿湯汁的粉條,這味道別提多美了。

    徐拙一口接一口的吃,完全吃不厭。

    他覺得以后沒事了可以多做幾次。

    特別是等春天,那種農家種的韭菜下來之后,味道怕是會更好。

    所謂頭茬韭菜勝似肉,這么好的食材,就應該做韭菜盒子吃。

    今天的早飯不光韭菜盒子好吃,老爺子熬煮的小米紅薯稀飯也不錯。

    紅薯已經徹底熬化,小米也熬得很粘稠。

    喝上一口,滿滿的全是紅薯的甜香味兒,太美了!

    吃了早飯,大家各忙各的。

    十點多,徐拙剛和幾個幫廚把今天要用的燴面片做好,小丫頭突然給他發來一段視頻。

    剛開始徐拙沒在意,以為是這丫頭在家閑著無聊拍著視頻玩呢。

    結果點開一看,

    這丫頭正抱著一只肥胖的橘貓,坐在沙發上跳舞。

    她抓著橘貓的兩只前爪,讓它立起來,

    然后隨著音樂,讓這只貓做著各種舞蹈動作。

    一邊做,小丫頭還一邊大聲說:“你太胖了,得動起來,動起來才能減肥,才有小母貓愛上你呢……”

    看著那只橘貓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徐拙突然覺得有些面熟。

    這不是豬……熊仔嘛?

    它怎么跟小丫頭在一起?

    這丫頭來省城了?

    徐拙把電話打了過去。

    “你來省城了?”

    “對吖,我和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都來了呢,現在正在跟熊仔玩游戲,這只貓太有意思了,想把它偷走。”

    ……

    還真來了。

    而且不光小丫頭來了,于家一家五口全都到齊。

    那自己就不能呆著在林平市了。

    得跟老爺子開車回去。

    徐拙安排好店里的一切,帶上昨天購買的禮物,和老爺子一道開車直奔省城。

    路上,徐拙開玩笑的跟老爺子說道:“于爺爺可是沖你的藏酒來的,你不給我奶奶打電話安排一下?”

    徐拙的意思是,家里那些藏酒不收起來嗎?

    老爺子淡定的擺擺手:“從揚州回來之后,我就知道于培庸早晚會過來,年前就把家里的名酒收了起來,只剩下一般的藏酒擺在客廳里充門面。”

    ……

    不愧是逼王,做事兒滴水不漏。

    看來,這次于培庸要空手而歸了。

    來到省城之后,兩人直奔老太太家。

    今天家里很熱鬧。

    于家全家到來,徐家也全家迎接。

    兩家十口人湊在一起,還真挺熱鬧的。

    徐拙來到老太太家,就拿出了昨天買的禮物遞給了正在給熊仔拍小視頻的小丫頭。

    “這是給你的新年禮物……你小心點,這豬仔脾氣很大,特別喜歡撓人,我都被它撓好幾次了……”

    話還沒說完,小丫頭就打斷了他的話。

    “人家叫熊仔,不許喊人家豬仔,怪不得會撓你的,我們熊仔可一點也不胖,就是不愛運動而已,你說是不是熊仔?”

    小丫頭伸出手,熊仔非常配合的跟她擊掌。

    像是打成了某種共識一樣。

    徐拙發現這豬仔在小丫頭面前確實沒脾氣。

    現在乖巧得一批,完全沒有自己逗它玩的時候的暴脾氣。

    小丫頭接過徐拙的禮物,坐在沙發上,把熊仔放在自己懷里,然后打開了禮物的包裝盒,把那條玫瑰金的四葉草碎鉆吊墜拿了出來。

    “哇!好漂亮。”

    小丫頭笑嘻嘻的拿在手里拍了照片,然后伸手遞給了徐拙。

    這讓徐拙有些不解。

    “怎么了?不想要?”

    旁邊陳桂芳踢了他一腳:“可可那是讓你幫她戴上呢,你這傻狍子,怎么一點都看不明白呢……”

    說完她看著比自己矮一頭的龐麗華,自信的笑容洋溢在臉上。

    對,身高上一旦有了優勢,氣場上就能壓倒對方一頭。

    龐麗華卻沒有一點親家母的覺悟,也沒有跟陳桂芳較勁的心思。

    見到徐拙進來,就像個追星族一樣對著徐拙拍照片和小視頻。

    拍完之后還發出去炫耀:“我女兒的大帥比男朋友,感覺又帥了呢。”

    徐文海和于長江兩人坐在客廳的一角,交流著開飯店的心得。

    于長江是做菜不行,但是特別善于經營,而且口才也不錯。

    徐文海就完全相反了,一直在后廚做菜,這冷不丁的接管整個酒樓,各方面都有些不適應。

    特別是老爺子原來定下的一些經營策略,他覺得有些過時。

    但是更改的話,又不知道該從哪下手。

    這會兒碰到同齡人的于長江,徐文海就有請教的對象了。

    于長江對這事兒倒是挺有經驗,因為他接手第一樓之后,也進行了一系列的變革,這才讓第一樓徹底跟富春茶社等名聲臭了的酒樓拉開距離。

    被廣大顧客為淮揚菜中的標桿,還被授予淮揚菜博物館的稱號。

    老爺子和于培庸嫌客廳太吵,來到書房喝茶。

    說是書房,其實并沒有幾本書,倒是擺了不少老爺子收藏的美酒。UU看書 www.uukanshu.com

    于培庸很喜歡屋里有暖氣的感覺,暖呵呵的,穿著單衣都沒事。

    他喝了兩口茶之后,就有點坐不住了。

    起身在書房來回踱步。

    一邊走動,一邊觀察著書架上的那些藏酒。

    “別看了,都是很一般的酒,好酒都沒在這里……藏酒不適合放在有暖氣的房間,所以我都放在別的地方了。”

    于培庸怔了一下,微微有些失望。

    徐拙猜得沒錯,這次于培庸就是沖著老爺子的藏酒來的。

    然而,還是老爺子技高一籌……

    ————————

    感謝書友royakuma的萬幣打賞,感謝感謝,讓您破費了!